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06章 十個呼吸

武神主宰
     “許正前輩,你干什么,師尊都已經這樣了,蕭雅竟然還帶著人來這里搗亂,分明是不害死師尊不肯罷休。蕭雅,你究竟何仇何怨,要將師尊如此置于死地。”王忠憤怒的吼道,眼眶瞬間就紅了起來。

    “王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此子是蕭雅帶來給你師尊治病的,先聽蕭雅和這小子怎么說。”許正沉聲說道。

    此時此刻,他已經徹底冷靜下來。

    能夠三番兩次攔住自己的出手,可見秦塵雖然年輕,但一身實力,卻強的可怕。

    如果他想殺許博,之前早就有機會將他殺了,可現在大哥雖然昏睡在那,但性命卻根本無憂。

    更何況,蕭雅是大哥的愛徒,也是大哥最為欣賞的徒弟之一,許正對蕭雅,也極為了解,他不相信蕭雅會帶人來殺大哥。

    換個角度。

    就算是蕭雅真的想殺她師尊,也有很多更好的方法,根本用不著在他面前用這么直接的方法,讓自己陷入麻煩。

    “這小子給師尊治病?”王忠臉上頓時露出憤怒之意:“許正前輩,這你也信?就憑這小子,能給師尊治什么病。”

    王忠對秦塵厭惡至極。

    “蕭雅,我需要一個解釋。”許正看著蕭雅,面色冷厲道。

    蕭雅張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事實上,她也不知道,秦塵之前為什么會這么做,她唯一相信的是,秦塵根本不會害師尊,只郁悶看向秦塵。

    “這件事,我自然會給大家一個解釋,先等許博長老醒過來再說吧。”

    秦塵淡淡說道。

    有些事情,向他們解釋起來太麻煩。

    “醒過來?我大哥被你弄昏過去,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醒過來呢。”許正皺眉道,聲音冷冽。

    這些天,大哥病情加重,一次昏迷,短則一兩天,長則數天,雖然現在狀態看起來不錯,但距離下次蘇醒,還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

    “放心吧,據我估計,不出十個呼吸,許博長老就會醒過來。”

    似乎知道許正的擔憂,秦塵淡淡道。

    十個呼吸?

    王忠聽了頓時滿臉冷笑,憤怒道:“你以為你是誰?神算子?說師尊十個呼吸醒,就十個呼吸醒?許正前輩,別被這小子騙了,他這次過來,肯定別有用心。”

    秦塵冷冷掃了王忠一眼,“我能有什么用心?”

    “這就要問你自己了。”王忠憤怒無比。

    “王忠,既然此人說了大哥馬上就會醒,那我們就稍等片刻。”

    許正皺了下眉頭,沉聲說道。

    見許正都這么說了,王忠本想說什么,只能咽了回去,冷哼道:“好,你剛才說了師尊十個呼吸就會醒,那我數著,剛才已經過去了五個呼吸,再過五個呼吸,師尊若是還不醒,我決饒不了你……”

    “六個!”

    “七個!”

    “八個!”

    王忠冷冷的數著,目光冰冷看著秦塵。

    “十個!”

    十個呼吸,其實過的很快,眨眼的功夫,王忠就數到了十,而后冰冷道:“你說師尊十個呼吸就醒,現在怎么還不醒……許正前輩……”

    “咳!”

    他話音還沒來得及落下,就聽一道咳嗽之聲響起,原本躺在病床上的許博長老,猛地咳了一聲,而后蘇醒了過來。

    王忠臉上的憤怒,瞬間凝固了,而后露出愕然震驚的神情。

    秦塵說十個呼吸,沒想到師尊真的十個呼吸就醒了,一個呼吸不多,一個呼吸不少。

    許正也駭然看著秦塵,從進來到現在,秦塵給他的震驚,實在太多了。

    “大哥,你沒事吧。”許正急忙走上前。

    “二弟,我這是怎么了?”許博一開始醒來,還有些虛弱,可很快,便變得精神了一些,想起了之前的事情,皺眉道:“我記得,之前是這位小兄弟搭了一下我,然后就感覺胸口有些發悶,接著就昏過去了……”

    說著,他仔細的感知了一下身體,臉上頓時露出了驚訝之色來,“我這身體……”

    身為丹閣長老,許博本就是一名煉藥大師,對自己的身體太了解不過了,這些天,病倒之后,身體器官,不斷的衰弱,恐怕沒多少天活了。

    可現在,他的身體器官,竟然再度煥發出了活力,讓許博如何不震驚。

    “大哥,是這位小兄弟,剛才替你聊了一下傷,此人是蕭雅帶過來的,據說是西北五國的煉藥師。”許正急忙上前解釋道。

    “雅兒?”許博連看向蕭雅,語氣溫柔,而后看著秦塵道:“難道此人,就是你和冷峰推薦的那個五國天才煉藥師?”

    “師尊,就是他,他叫秦塵。”

    聽到師尊詢問,蕭雅急忙走上前,流淚說道。

    看到師尊這樣子,她心中也難過的很。

    “果然英雄少年,可惜,可惜了,你這次來,是準備代表我們丹閣參加百朝大比的吧,只可惜現在,老夫重病在身,你那名額,也已經被人奪走了,恕老夫無能為力了。”

    許博搖頭嘆息道。

    這個時候,他居然還在考慮秦塵名額的問題。

    “呵呵,許博長老,對于名額不名額,本少其實并不在乎,本少這次來,是找丹閣有事,同時聽說許博長老重病,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

    秦塵笑道。

    “幫忙?”許博長老苦澀一笑:“小兄弟,剛才是你讓老夫恢復了一些吧,用的手法連老夫也不知道,想必閣下必然得到過某位大師的真傳,可惜,我這病我自己清楚,整個大威王朝,恐怕無人能救,留給老夫的時日,已經不多了。”

    許博搖搖頭,不過語氣中,卻帶著一絲灑脫。

    雖然自己現在的狀態好了一些,但是許博很清楚,想要治好自己的病,絕非普通煉藥師能夠做到的。

    畢竟他自己就是六品初期的煉藥師,可是他,連自己生的什么病都看不出來,整個大威王朝皇城的煉藥師們都束手無策,秦塵如此年輕,就算再天才,剛才恐怕也只是用一些獨特的手法,緩和了一下他的癥狀,真說能治好他的病,許博根本不抱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