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07章 中毒了

武神主宰
     “許博長老何必如此悲觀,若是別人,或許還真治不了許博長老你這病,但本少,卻未必。”秦塵自信的笑了起來。

    “什么,你能治好師尊的病?”蕭雅第一個震驚的叫了出來。

    “就你?裝神弄鬼。”王忠則是冷哼一聲。

    而許正則眼神中露出一絲期待。

    至于許博長老,則是搖搖頭:“小兄弟,不是我不信你,而是老夫這病,整個大威王朝諸多名師,甚至連病因都看不出來,小兄弟就算是天賦再高,但要說能治好老夫這病,呵呵……”

    許博長老搖了搖頭,顯然是極為不信。

    “許博長老先別急著這么說,可否讓本少再仔細檢查一下你的身體。”秦塵淡笑說道。

    “這有何不可。”許博笑了笑,而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撤去身上真力,道:“小兄弟盡管檢查。”

    “師尊。”王忠頓時急道:“這家伙,來路不明,說不定是金源長老那邊的人,師尊你這樣撤去真力,對方若是趁虛而入,你豈不是很危險。”

    許博灑脫一笑:“老夫都已經這樣了,此子還有什么值得下手的,更何況,他是你蕭雅師妹推薦之人,當初你大師兄對他,也極為贊譽,難道連你大師兄和師妹都信不過了么?”

    “小兄弟,你盡管檢查吧。”許博躺在那,隨意說道,顯然對秦塵的檢查,并不抱希望,只是想讓秦塵死心而已。

    “那我就不客氣了。”秦塵直接來到許博床榻前,也沒什么顧忌,抓起他的手腕,便搭脈而診。

    他的精神力,隨著許博的手腕,瞬間滲入他的體內,開始緩緩的檢查。

    其次對許博的病情,秦塵之前已經有了一些猜測,只是并沒有機會完整的檢查,現在再次仔細檢查一遍,只是為了不出紕漏而已。

    只是秦塵如此隨意的舉動,讓許正期待的心微微有些失落。

    要知道,之前幾個大師,一個個都是小心翼翼,詢問大哥諸多問題,如何發病,什么癥狀,以及這些天的狀態如何,用過什么丹藥,等等,最后再進行小心翼翼的診斷,分析。

    可這秦塵倒好,直接抓起手腕就診,關鍵是還那么隨意,讓原本看到秦塵之前讓大哥狀態好轉一些,而抱著一絲希望的許正,如何不失望?

    秦塵卻不管其他人的表情,只是不斷的查探,足足半柱香之后,才收回了精神力。

    “秦塵,我師尊真的有救么?到底是什么病?”蕭雅第一個緊張問道。

    對秦塵的神奇,她是了解最深的,心中所抱有的希望,甚至比許正還要強許多。

    “小兄弟,如何?可知否老夫得了什么病?”許博也微笑問道,顯然是并不抱希望。

    沉默半晌,秦塵抬起頭,冷冽看著許博,沉聲道:“許博長老你并非得了病,而是中了毒。”

    “什么,中毒,開什么玩笑,我師尊會中毒?師尊,我就說這家伙肯定是騙子,你怎么會中毒。”不等許博開口,王忠便憤怒開口,臉上充滿了鄙視憤怒之色。

    “我中毒,不知閣下是否有依據!”

    許博長老卻并未向王忠那樣激動,而是凝重看著秦塵。

    事實上,在尋找諸多病因沒找到之后,他也曾猜測過自己是否是中了毒,只是,他在自己體內檢測不出什么毒物,所以才排除了。

    而如今秦塵如此肯定的說他是中了毒,令他也不禁好奇起來。

    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這個可能。

    “不知小兄弟知不知道老夫中的,究竟是什么毒?”

    許博忍不住開口詢問。

    秦塵沉思片刻道:“許博長老,你中的是一種叫天蟬化骨散的毒。”

    天蟬化骨散?

    許博一怔,旋即搖頭:“小兄弟,你說的這毒,老夫也聽過,乃是天下奇毒之一,但是其毒物特性,十分明顯,一旦中毒,先是渾身無力,緊接著肌肉溶解,到最后,連骨骼都會化為膿水,痛苦而死,與老夫身上的癥狀,并不相符。”

    許博身為六品煉藥師,雖然對毒不是很在意,但一些有名的毒,他還是了解過的。

    這天蟬化骨散,他還真從丹閣的某本古籍中看到過,和自己身上的癥狀,根本不相符。

    而且,他的修為高達六階中期巔峰,就算他不懂毒物,對于自己中不中毒,還是能夠分辨的。

    秦塵沉聲道:“許博長老,你說的是普通的天蟬化骨散,但閣下身上所中的天蟬化骨散,卻并非一般,而是經過特殊的改良,連其中的毒物成分,也進行的調整,通過循序漸進的方式,讓閣下中毒,并且令閣下在這段時間里,中毒越來越深。而且對方手段十分縝密,別說是閣下了,即便是一名對毒物不了解的六品巔峰煉藥師,在不了解的情況下,也休想看的出來。”

    眾人瞠目結舌,對秦塵的判斷,都充滿了懷疑。

    實在是秦塵說的太過玄乎了。

    “不對!”許博一開始還在皺眉沉思,可突然間,猛地抬頭:“且慢,小兄弟,你的意思是說我身上的毒,是別人故意下的?而且這段時間內對方還在不斷下毒?”

    “沒錯。”秦塵點點頭。

    “不可能。”這時旁邊的許正突然搖頭道:“我雖然不知道大哥身上出了什么問題,中沒中毒,但這些天,都是我在照顧大哥,但是有沒有人下毒,我還是很清楚的,沒人能在我面前對大哥下毒。”

    許正語氣十分肯定,“更何況,這段時間除了來給大哥治病的一些煉藥師外,也沒有其它外人來過這里。”

    “這就是對方的高明之處了。”秦塵淡淡一笑。

    “此話怎講?”許正十分疑惑,就連許博長老也是皺著眉頭,不甚明了。

    秦塵解釋道:“此人手段十分高明,知道對許博長老直接下毒沒有可能,所以他采用了間接下毒的方法,不但如此,他的這個天蟬化骨散,十分特殊,根據許博長老的體質而煉制,專門針對許博長老一個。也就是說,這東西對許博長老而言,是劇毒,但是弄在其他人身上,就一點功效都沒有了。”

    “更何況,這里除了你之外,也并非沒有其他人來過吧,他,不就一直在這里么?”

    秦塵突然轉頭,冷笑看著王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