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08章 魔芋粉

武神主宰
     “你什么意思?”

    見到秦塵突然扯上自己,王忠臉上頓時露出無比憤怒之。

    他不是白癡,很明顯能夠聽出,秦塵這話的意思,分明是在說這段時間,一直是自己下的毒。

    “師尊對我恩重如山,我豈會對他下毒,更何況,我連那天蟬化骨散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對師尊下毒?”王忠忿忿不已:“師尊,這小子絕對別有用心,你別被他蒙騙了。”

    王忠臉漲紅,憤怒說道,就差對秦塵動手了。

    “小兄弟,你是說是王忠故意下的毒?不可能!”許博長老也是搖頭,一點都不懷疑王忠。

    “我沒說是他故意下的毒,但此毒,的確和他有關。”秦塵淡淡道。

    “你有什么證據?”王忠怒道:“你今日若不說出個所以然來,不管師尊什么態度,我絕不會放過你。”

    “證據就是你身上的味道。”秦塵淡漠道。

    “味道,什么味道?”王忠一臉狐疑。

    許博長老和許正、蕭雅他們也是狐疑看過來。

    “許博長老,你乃是六品煉藥師,難道聞不出來你徒弟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么?”

    “淡淡香味?你是說他身上的那股藥材味吧,我生病期間,很多藥,都是王忠替我抓的,他身上有藥香,也很正常。”

    “不是藥香,你再仔細聞聞。”秦塵搖頭。

    被秦塵治療了一下之后,許博長老狀態明顯好了很多,聽秦塵這么說,再度仔細的嗅了下鼻子。

    “咦”他眉頭微微皺起,“王忠身上除了藥香之外,的確還有一股古怪的香味,有點像胭脂水粉。”

    “好像是有那么一點。”

    “還真有一股特殊的香味。”

    這時許正和蕭雅在王忠身上也不斷聞著,似乎也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其實問題就出在這香味上。”秦塵冷笑道。

    “不可能。”王忠臉難看,不斷的聞著自己身上,怒道:“我身上哪有什么味道,就算是有點香味又算得了什么,大家這么多人都聞到了,也沒說出現什么問題,胭脂水粉的香味也算毒么!”

    王忠憤怒無比,臉漲紅。

    “胭脂水粉?你一個大男人也需要用胭脂水粉?”秦塵冷笑。

    “我”王忠臉漲紅,支支吾吾。

    “小兄弟,這味道到底有什么問題?”許博轉頭看來。“如果是普通的胭脂水粉,自然不會有什么問題,但是這味道中,加入了魔芋粉,魔芋粉,是一種毒物因子,香味和一般胭脂極為相似,因此普通人根本很難分辨,就算是煉藥師,若非有所了解,也不會分

    辨出來。而且魔芋粉,并非劇毒之物,普通人聞多了,也最多就會頭昏而已,更不用說是武者了,不過,這魔芋粉對閣下卻是劇毒。”

    “普通人無事,反倒是對我劇毒,這是何理?”許博長老不解。

    “許博長老,若是我沒看錯,你修煉的是某種陽性功法吧。”這時,秦塵話音一轉,突然問道。

    許博一愣,不知秦塵為何會突然轉到功法上去,但還是點頭道:“沒錯,我修煉的,是一種十分霸道剛烈的陽性功法,名為九陽灼日功。”

    秦塵點點頭:“那就沒錯了,而且許博長老你以前氣海應該受過傷,一直未能痊愈,經常需要服用滋補氣海的丹藥,進行調理。”

    “你怎么知道?”許博驚駭的看著秦塵。

    他氣海受過傷的事情,整個丹閣,知道的人極為稀少,也就一些高層有所了解,那還是他年輕時候的事情,至于他麾下的幾個弟子,也都不知曉。秦塵微微一笑:“對方的天蟬化骨散,就是利用許博長老你的這個傷勢,因為你的氣海曾經受過傷,有過損傷,再加上你所修煉的功法,是至陽至剛的路子,常年需要滋補藥物進行滋補氣海,所以對手就制

    作出了一種專門針對這類問題的天蟬化骨散,一旦許博長老你接觸到毒源,你原本受傷的氣海,就會產生反應,開始不穩,好像突然重病了一般。”

    許博此時的眼珠子,徹底瞪圓了。

    他這一次的重病,來的極為突然,但的確是從氣海還是出現的。

    “可是,究竟是誰下的毒?如果是有人下毒,我怎么會一點都感知不到?”許博此時已經對秦塵信了半分,不解問道。

    “這就是對方第二個高明之處了。”秦塵嘆息道:“對方深知許博長老你在煉藥方面,修為高深,所以并不敢直接下毒,而是不斷的循序漸進。”“其實你一開始所中的毒,并不算是真正的毒物,若是那段時間你隔離毒源,并且多加調養,漸漸的就會沒事。但是,對方料定你氣海出現問題之后,定然會有所慌亂,趕緊進行治療,于是他們把你接下來

    療傷的丹藥中,做了手腳,使你身上的毒素,不斷的加強,甚至擴散。”“如果我沒有猜錯,許博長老你在受傷之后,先是服用了穩穴丹,想要穩固穴位,后來又服用了滋氣丹,滋養穴位,以往的你,定然是這樣做的,而且很有效果。但是這一次服用丹藥之后,你卻發現,你的

    病情,非但沒能有所好轉,甚至變得更加嚴重起來,到最后,甚至全身都出現了反應。”“這個現象,應該是出現在兩三個月之前,隨后,在發現自己解決不了之后,你應該請了不少醫師和煉藥師,到底服用了那些丹藥,我并非全部能分析出,但至少,你服用過苦盧丹、青稞丹、白草丹、養還

    丹這四種丹藥,而你的病情,到了這個時候,已經變得極為嚴重,甚至臥床不起,神智有些模糊了。”

    秦塵侃侃而談。

    “你你怎么知道”

    此時許博長老和王忠、許正等人都驚駭的看著秦塵,那表情,仿佛見鬼了一般。許博長老病倒之后,就一直是他們在照顧,請醫師和煉藥師之后,服用的丹藥,也都經過他們的手,自然清楚的知道,秦塵所說的幾種丹藥,許博長老全都服用過,一個都不差,而且服用的順序,甚至狀

    況,都和秦塵說的一模一樣。這讓他們如何不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