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09章 真相大白

武神主宰
     這治療的過程,都是隱秘之事,除了他們三個外,根本不可能有外人知曉,除非秦塵向所有給許博長老診斷過的醫師和煉藥師,都了解過情況。

    不過,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就算秦塵詢問過所有的煉藥師,也沒用,因為這里面有些丹藥,是許博長老自己開的,根本不會有其他人知道。

    可如今,秦塵竟然知道的這么清楚,這簡直就跟親眼所見一般。

    太聳人聽聞了。秦塵卻是微微搖頭:“其實,許博長老你身上的問題,本不是大問題,但是經過這樣的一個治療過程之后,你體內的天蟬化骨散,算是真正的成型了,這幾種丹藥中,都蘊含天蟬化骨散的材料,再加上你氣

    海和功法的原因,結合起來,便逐漸形成了一種無形的劇毒,能夠弄下這么可怕毒素之人,絕對是一個用毒專家。”

    許博長老等人不由得瞬間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秦塵所說的是真的,那對方心機實在太可怕了,利用他身上的傷勢,一點點將他引入最終的死亡之中。

    “可是,你之前所說的魔芋粉,又是怎么回事?”許博長老皺眉道。“這便是問題關鍵的地方。”秦塵沉聲道:“對方煉制的這種天蟬化骨散,為了防止被發覺出是毒素,其實是不完整的,缺少一種藥引,而那種藥引,就是魔芋粉。那毒藥,必須常常接觸魔芋粉,才會有效果

    ,否則,你身上的毒素會一點點消散,顯然,對方是將魔芋粉下在了此人身上,使得你身上的毒素,不斷的被加深,傷勢也越來越嚴重。”

    “可一旦有人來診治,因為你體內缺乏藥引,毒素和藥引分開的緣故,使得對方根本檢查不出來你其實是中了毒,哪怕是六品巔峰的煉藥師來也一樣。”

    隨著秦塵的解釋,許博等人徹底驚呆了。

    竟然是這回事?

    許博怎么也無法想象,自己并非是病倒,而是有人刻意下毒,并且下毒的手段,竟然如此隱秘,如此可怕。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是我害了師尊。”此時王忠喃喃自語,臉上帶著難以置信之,憤怒的看著秦塵道:“你別胡說了,什么魔芋粉,什么天蟬化骨散,全都是你編出來的,說,你到底有什么用心。”

    王忠怒吼一聲,朝著秦塵撲了上來。

    “住手。”

    許正冷喝一聲,連阻止王忠,眸中閃過寒芒。

    秦塵所說的,雖然詭異、蹊蹺,但是不知為何,許正心中竟有了七八成的相信。

    “王忠,你身上的味道是怎么回事?”許博也看向王忠,低喝問道。

    “師尊,我”

    “說!”

    “這胭脂味,應該是雨柔身上的。”王忠臉漲紅道。

    “雨柔?”許博和蕭雅一愣,“你是說鄔瑞鋒長老麾下的弟子雨柔?”“是,師尊,你生病之后,雨柔師妹也都很擔心,徒兒我經常要為師尊你抓藥,一個人忙不過來,雨柔師妹,便會經常幫忙尋找,所以一來二去,我們兩個就熟了,我身上的胭脂味道,應該就是雨柔身上的

    胭脂味道。”王忠紅著臉道。

    “呵呵,好一個忠心的徒弟,師尊重病,你居然還有閑情逸致和別的女人搞事情。”秦塵冷笑道。

    王忠憤怒道:“小子,你胡說八道什么,師尊,你要相信弟子,我怎么會害你,雨柔師妹也是擔心師尊你身上的傷勢而已,師尊,你別信這家伙。”

    王忠一臉焦急。

    秦塵搖了搖頭,此子到現在,居然都還不相信他師尊是中了毒。“其實想知道對方是不是有意在你身上下毒,很簡單,正常魔芋粉的功效,只能維持四五天,因此想要保持天蟬化骨散的毒,對方必須四五天在你身上下一次魔芋粉,你只需要仔細想一下,這雨柔在兩三個

    月前,是不是突然和你熟絡起來,而且四五天就要見你一次。”秦塵冷笑道。

    秦塵的這話一出,王忠身軀陡然一震,眼神中流露出驚怒之來。

    “王忠,是不是”許博看到王忠的表情,頓時冷喝道。

    “師尊,我我”王忠結結巴巴,臉徹底變了。

    許博臉上露出悲痛之,怒道:“王忠,那鄔瑞鋒長老,和我一向不對,是金源長老那邊的人,你竟然和他弟子搞在一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秦塵冷笑道:“能怎么想,想必這王忠,早就對那雨柔有意思吧,只是此人,之前不理會他,如今突然對他另眼相看,自然把持不住,呵呵,美人計,對方可是一手好算盤。”

    對方能將許博長老這邊研究的這么透徹,定然是做了大量準備,就算是沒有王忠,也定然會想別的辦法。

    “好一個金源,好狠的心,同為丹閣長老,竟然對我下如此毒手。”許博憤怒說道,氣急攻心之下,陡然咳嗽起來。

    “師尊。”蕭雅擔心的走上前,同時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是金源長老下的手。”“哼。”許博目光一寒,道:“咱們大威王朝丹閣,以前其實并沒有什么毒師,只是前段日子,冷家不知從哪里,招募來了一個極為可怕的毒師,開發出了很多新型丹藥,將我們丹閣的份額,壓縮的更加厲害了。據我所知,金源長老和冷家之間合作較密,這幾年里,金源一直想掌控丹閣,好和冷家霸占整個大威王朝的丹藥生意,我一直不同意,能對我如此了解,并且設計如此毒物之人,定然是金源和冷家搞

    得鬼。”

    秦塵一愣,他倒沒想到,金源長老和冷家之間,竟然還有合作,倒是和自己的敵人,變得一致起來。

    “塵少,你既然知道我師尊中的是什么毒,這毒有沒有解決的辦法?”蕭雅急忙看向秦塵。

    這一刻,許正、許博等人全都轉頭看來,眼神中流露出火熱的神情來。

    “呵呵,其實這毒,并非什么不治之癥,只是結合了許博長老身體特性,有些復雜罷了,既然明白了原因,想要治療,其實并不難。”

    說到這,秦塵當即寫下一張藥方,“蕭雅,你只要找到這些靈藥,我有把握,讓許博長老,立馬痊愈。”

    “好,我馬上去抓。”看了眼藥方,蕭雅臉上滿是驚喜之,立即轉身離開了煉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