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10章 金針刺穴

武神主宰
     “許博長老,雖說你身上的毒,不是什么問題,但是在服用解藥之前,最好先讓本少將你身上的毒素給逼出來,否則,如今你身體中的毒素已經深入到五臟六腑,光靠丹藥,恐怕沒有十天半個月,根本不可能排除。”

    見蕭雅離去之后,秦塵又說道。

    “逼出來?如何逼?”許博疑惑道。

    “自然是有辦法。”秦塵微微一笑:“若是許博長老信得過本少的話,本少現在就可替你祛毒。”

    天蟬化骨散在這大威王朝,算得上是最頂尖的毒物,但是在秦塵眼里,卻根本不算什么,有的是辦法祛除。

    “小兄弟既然是蕭雅推薦之人,老夫自然信得過。”許博長老倒也豪爽,毫不猶豫便道。

    “既然如此,那就請許博長老散去真力,盤膝而坐吧。”秦塵吩咐。

    “大哥,我來幫你。”許正急忙走上前。

    “不用。”許博擺擺手,自己盤膝在那,“還請小兄弟出手吧。”

    “好!”

    秦塵點頭,下一刻,他手中神秘銹劍突然出現,散發出凌冽的寒意,朝著許博一劍就刺了過去。

    “咻!”

    凌厲的劍光,瞬間來到許博身前。

    原本臉上表情還頗為期待的許正,臉色瞬間變了,倉促間驟然出手,將秦塵的劍光瞬間抵擋了下來。

    只聽“叮!”的一聲,凌厲的劍氣涌來,許正一怔,這一劍的威力,并未有他想象的那么強。

    秦塵眉頭一皺:“許正前輩,我正要給許博長老祛毒,你為何阻我?”

    “祛毒?”

    許正無語。

    看著秦塵的眼神,就像看著怪物。

    他知道秦塵說了是要祛毒,可替大哥祛毒,就是這么用劍直接刺向大哥,這也太奇葩了吧?

    當他們所有人是白癡么?

    本來大哥就身體虛弱,現在又散去真力,這一劍下去,毒沒祛走,恐怕大哥已經被一劍捅穿了吧。

    “好啊,師尊,你也看到了,此子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什么天蟬化骨散,此子說那么多,現在終于暴露了,根本就是想要殺你。”王忠也激動起來,憤怒說道。

    “閣下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解釋?”許正冷視秦塵,沉聲道。

    “許博長老,你這是信不過我了?”秦塵沒有理會兩人,而是看向許博:“若是許博長老信不過本少,那本少不出手也罷,反正毒在你身上,又不在我身上。”

    秦塵其實想用的祛毒方法,是金針刺穴,利用真力刺激許博的穴位,做到祛除毒素的效果。

    只不過,現在他身上沒有金針,便換成了神秘銹劍。

    以秦塵的修為,用神秘銹劍和用金針的效果,其實沒什么區別。

    只是對這,他卻懶得解釋,畢竟說出來,許正他們根本不會相信,反而更加麻煩。

    畢竟用劍代替金針刺穴,說給任何一個人聽,都不可能相信。

    “許正,你退下吧,我相信這位小兄弟。”許博看了眼秦塵,卻是淡淡說道。

    “大哥!”許正頓時急了。

    “放心好了,若是小兄弟想殺我,剛才有的是機會,豈會等到現在,如此光明正大?”許博長老沉聲道。

    “這……”許正猶豫了。

    “放心,不會有事的,小兄弟,盡管出手吧。”許博看著秦塵淡定說道。

    其實,身為六品煉藥師,許博也看不懂秦塵到底想做什么。

    說心中不疑惑,肯定是假的。

    但是,從秦塵的目光中,他看不到任何的陰險之意,有的只是平靜和柔和,而且,之前秦塵出劍的時候,他也沒感受到絲毫殺意。

    “好,那我可要出手了。”

    話音落下,秦塵不再猶豫,右手銹劍驟然幻化出道道劍光,唰唰唰,漫天劍光,剎那間就如同暴雨梨花一般,傾瀉向許博。

    見狀,許正在一旁拳頭一緊,一顆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緊張的呼吸都停下了。

    他體內真力凝聚到極致,做好準備,一旦秦塵若真想殺死大哥,就第一時間出手。

    但是他很清楚,秦塵真若要殺他大哥,他反應再快,也根本來不及,恐怕等他出手的時候,大哥都已經死了。

    所以現在的他,只能暗暗祈禱,秦塵是真的在替大哥祛毒。

    噗噗噗!

    只見無數劍光,如同暴雨一般,瞬間落在許博長老身上,下一刻,秦塵收劍而立,將神秘銹劍收入儲物戒指,靜靜站在一旁。

    原本緊張無比的許正瞬間愣住了:“小兄弟,你怎么不治療了?”

    秦塵狐疑的看著他:“治療?我已經祛毒完畢了,還治療什么?”

    什么,祛毒完畢了?

    一個趔趄,許正差點摔倒,就差沒哭起來了。

    大哥,你剛才隨手一晃,這就祛毒完畢了?剛才還把那天蟬化骨散說的這么恐怖,什么時候祛毒都變得這么簡單了。

    要是這么簡單,大哥這些天還用得著那么痛苦,甚至差點一命嗚嗚么?

    王忠同樣覺得憤怒無比,心中暗道:這小子,分明就是騙人,我非識破他不可。

    剛準備跳出來怒罵,就聽到一聲長長的吐氣之聲響起。

    “呼!”

    床榻之上,許博長長吐出一口氣,這一口氣,無比綿長,竟然帶著絲絲黑色,仿佛不斷吐出一道道黑色霧氣一般,同時一股腥臭的氣息,在這屋子中蔓延開來。

    而伴隨著黑氣的離開,許博的臉色越來越紅潤起來,到了最后,原本萎靡的臉色竟然變得精神奕奕起來,渾身上下散發出澎湃的生機。

    “這些黑氣,便是積聚在許博長老體內的天蟬化骨散了,不能讓這些毒素再散逸出去,害人害己。”

    秦塵上前一步,手中真力陡然燃燒成真火,將這些黑氣瞬間燒灼成虛無,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焦臭的味道。

    “多謝小兄弟救命之恩,老夫沒齒難忘。”

    片刻之后,許博瞬間從床榻上跳了起來,恭敬對著秦塵行禮道。

    他氣息綿長,舉止有力,哪里還有半點重病的模樣,仿佛煥發了第二春一般。

    “嘶!”

    許正倒吸了一口冷氣,駭然看向秦塵。

    好了,竟然真好了。

    之前困擾了大哥數個月,幾乎無法醫治的絕癥,竟然讓這個少年片刻間就搞定了?

    心中怎么也無法相信,這也太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