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11章 疑難石壁

武神主宰
     王忠也瞬間覺得頭腦發暈,整個身子一軟,瞬間癱軟在地上,爛泥似的。

    他之前一直認定秦塵是騙子,現在看來,對方說的,很有可能都是真的,是他害了師尊,是他害師尊病情越來越嚴重,差點一命嗚呼。

    想到這里,王忠面如死灰。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面對許博等人的感激,秦塵卻是擺擺手,極為的淡定。

    “許博長老,你體內的毒素,雖然已經被我祛除了大半,但還有部分已經深入骨髓的毒素,并未被祛除,過會等蕭雅拿到靈藥之后,本少會為長老親自煉制一爐祛毒丹,長老只需將所有丹藥都服用下去,半月之后,便會痊愈,否則,長老體內的毒素,定然還會復發。”

    秦塵告誡道。

    “是,那就有勞小兄弟了。”

    許博長老心中一緊,想到自己的毒素還有復發的可能,神色顯得更加恭敬。

    他是再也不想再次經歷那種痛苦的過程了,躺在床上,漸漸的感受著體內器官衰竭,生機流逝,那種感覺,比死還難受。

    秦塵微微一笑。

    其實,以他前世的見識,根本不需要再煉制丹藥,就能將許博長老體內的毒素全都祛除。

    只是,他過會還有事需要許博長老幫忙,所謂話不能滿,在沒有達到自己目的之前,他自然不會就這么將許博體內的毒素全都祛除了。

    這倒不是他信不過許博,而是事關大家的安慰,他不得不小心。

    “呼!”

    深吸一口氣,許博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這些天衰竭的器官,竟也涌現出絲絲活力,令他忍不住驚嘆,秦塵治病的手法,太可怕了,就算是對癥的祛毒療傷丹藥,也不過如此吧。

    “小兄弟剛才神乎其技,不知施展的究竟是什么祛毒之術?”

    心中好奇,許博忍不住開口。

    許正和王忠也都凝神看來,隨便刺出幾劍,就將許博體內的毒素祛除大半,如果不是親眼見到,恐怕根本不會相信。

    “呵呵,其實很簡單,本少剛剛利用的是金針刺穴之法,用外界真力,刺激許博長老身體中的穴位,將所有毒素逼迫到許博長老的呼吸道之中,再進行排除。”

    “天蟬化骨散雖然可怕,但卻是通過血液傳遞毒素,對呼吸道,完全沒有任何損傷,而且傳播性也不大,這也是大家在這里這么久,沒有中毒的原因所在。”

    金針刺穴!

    眾人一個個狂暈,差點昏倒在地。

    金針刺穴,是傳聞中一種極為可怕的治療手段,利用細微的金針,刺激穴位,用以療傷。

    但是,金針刺穴的難度,卻極為可怕,因為穴道,是人體最為神秘的地方,一個稍有差池,便會造成巨大后果。

    所以才會用金針進行刺激,一是金針極為細微,細如牛毛,二是黃金極為柔軟,延展性極好,對穴位不會造成太大傷害。

    可這秦塵……

    回想秦塵舞動的神秘銹劍,眾人震驚的差點吐血。

    用利劍代替金針,進行刺穴,怎么聽,怎么像是天書。

    只有許博目光一凝,若有所思。

    他是親自感受到秦塵出手之人,在那一剎那,他身上的數十道穴位同時受到刺激,同時涌入一股真力,這些真力,像是有指揮一般,在他體內的所有經脈中流淌了個遍,沒有遺漏任何一個角落,這才將所有毒素祛除出來。

    這等神乎其技的手法,以及刺穴的精準度,即便是他這個六品初期的煉藥大師,也未必能做到。

    “小兄弟果然是技藝超群,老夫佩服。”

    此時此刻,許博再也不敢把秦塵當成是一個少年,而是當成了一名大師,一個不弱于自己的大師。

    “師尊。”就在這時,蕭雅從煉制室外走了進來。

    “師尊你沒事了?”

    看到許博長老神采奕奕的站在起居室中,蕭雅先是一愣,旋即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呵呵,多虧小兄弟出手,為師身上的毒素,已經被祛除的七七八八了,只有少量殘留,還需要你拿到靈藥,讓小兄弟煉制成丹藥之后,才能祛除。”許博說道。

    “太好了師尊,我就說了,塵少出手,肯定沒問題的。”蕭雅激動不已,眼淚都快流下來了,旋即她看到眾人都望向她,這才反應過來,道:“塵少,你所要求的藥材,大多數我都已經找到了,但還有兩種靈藥,比較稀少,保存難度較高,必須現采現用,所以丹閣中暫時沒有,不過我已經派人去采集了,估計兩三天內,就會送來。”

    還要兩三天?許博臉上有些失落。

    自從聽秦塵說了,他這毒素,可能復發之后,他是迫不及待想要將所有毒素全都祛除。

    只是現在看來,今天徹底祛除是已經不可能,而且好在兩三天的時間,也并非太長。

    “不急。”秦塵也笑了起來:“許博長老身上的毒素,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復發,所以等等也沒事。”

    “好。”許博長老鄭重點頭,而后看向秦塵,嚴肅道:“老夫這命,是小兄弟所救,以后不管小兄弟有什么要求,老夫定然竭盡全力。”

    “說到要求,許博長老,本少現在倒還真有一個請求。”秦塵突然道。

    “哦?”許博長老一愣,“小兄弟請講。”

    “據我所知,大陸任何一個丹閣,都擁有疑難石壁,不知這大威王朝丹閣,有沒有此疑難石壁?”秦塵詢問。

    “疑難石壁?”許博長老點頭道:“這等東西,我們丹閣自然也有。”

    “這疑難石壁上,應該也有現任閣主提出的問題吧?”秦塵又問。

    “那是自然,現任閣主卓清風,其實是來自北天域丹閣分部之人,據說在北天域也是大有來頭,只是因為犯了事,才被貶黜到我大威王朝丹閣,這些年,很少管理丹閣之事,只是一心潛修,不過他也在疑難石壁上,留下過問題,不知小兄弟問這,是為何?”

    “其實我此行來丹閣的目的,就是為了闖這疑難石壁。”秦塵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