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15章 好大膽子

武神主宰
     而現在看到是疑難石壁響起鐘聲,心中更加驚怒。

    疑難石壁,在丹閣之中,屬于極為特殊的地方,往往數十年,都不會打開一次,一旦打開,往往是有人要挑戰閣主。

    本就煉制被驚擾失敗,再加上有人要挑戰他的位置,心情可想而知。

    那陰沉的目光,仿佛帶著殺氣,令在場眾人,不敢呼吸,全都緊張看向顧勛。

    “回稟閣主,是許博長老帶著一個五國煉藥師前來挑戰疑難石壁,屬下阻攔不了,這才驚擾了閣主大人,屬下罪該萬死。”顧勛戰戰兢兢解釋,聲音聽起來都快哭了。

    卓清風會長,脾氣暴躁,行事乖張,而且往往我行我素,這從他擔任丹閣閣主,對丹閣業務卻撒手不管,從來不露面就看得出來。

    一旦惹怒了他,分分鐘擼了他這個掌閣管事都有可能,只能把責任往許博身上推。

    “許博帶來的五國煉藥師?挑戰疑難石壁?”

    卓清風眉頭皺起,怒氣郁集,冷冷看向許博。

    這是在挑戰他的位置!

    轟!

    一股恐怖的氣勢,朝許博瞬間沖來。

    許博剛剛傷勢恢復一切,如何抵擋得了卓清風的氣勢壓迫,頓時悶哼一聲,后退兩步,喉嚨口一甜,差點一口鮮血噴出。急忙解釋道:“回閣主,屬下不敢,只是我那朋友,對屬下有救命之恩,他想挑戰疑難石壁,屬下不能不答應,還望閣主大人諒解,而且,我那朋友,乃是一名天才煉藥師,他想挑戰疑難石壁,定然有他的

    打算。”

    許博心中暗暗叫苦,此時他雖然不知道秦塵為什么非要挑戰疑難石壁,但面對震怒的卓清風,只能這么回答。

    “天才煉藥師?”卓清風冷哼一聲。

    一旁,金源長老他們目光一愣,聯想到之前逸晨帶回來的消息,不由得神情愕然。

    不會吧?

    他們腦海浮現一個念頭,一個個瞠目結舌,這許博,不是把那秦塵,給擔保到疑難石壁中去了吧?

    之前還為許博傷勢好轉而陰沉不已的心情,仿佛如云散日出,瞬間一片敞亮。

    忍不住狂喜不已。

    “許博啊許博,你還真是膽大啊,這種事都干得出來,哈哈哈,這簡直就是找死啊。”

    心中狂喜之下,金源顧不得卓清風開口,急于表現的他,瞬間跨前一步,指著許博怒聲吼道:“許博,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挑戰疑難石壁,這是心中對閣主大人不滿,要取而代之么?!”

    他神憤怒,仿佛受到侮辱的是他一般,整個人因為激動,身軀都在顫抖。

    金源此話一出,卓清風臉果然再度一冷。

    的確,有長老要挑戰疑難石壁,往往是對他這個閣主不滿,要取而代之了,否則,他可提前通知他,進行商榷。

    “閣主大人,你別聽金源胡說八道,屬下沒有這個意思。”

    許博驚怒萬分。“不是這個意思,哪又是什么意思?”金源冷笑,好不容易抓住機會的他,如何舍得放棄,急忙對卓清風拱手道:“閣主大人,許博他平素里,管理丹閣諸多事務,這幾年來,幾乎把丹閣當成了他自己家,想

    來正因為如此,才覺得丹閣是他一家之地,所以想把閣主取而代之,哼,看來是早有預謀。”

    “金源,你放屁。”許博震怒,目光陰冷。

    這金源,好狠,之前下毒毒殺他,現在,竟又在閣主面前落井下石,分明是想置他于死地。

    “我放屁?”金源冷笑,“那你說說,今日你為何讓人闖丹閣疑難石壁,你別告訴我,只是你一時興起吧?”

    此時,一旁卓清風的臉陰沉的無比可怕,看著許博的目光,就如同看著一個死人。冷冷道:“五國天才煉藥師?呵,許博,看來你早有打算,連對付老夫的人都準備好了。不過,老夫來這大威王朝,也有些年頭了,從未聽過五國之說?這五國又是哪五國?莫非是我百朝之地的哪五個頂尖

    王朝,新組成了一個五國聯盟?”

    卓清風冷笑不已。

    他來到大威王朝丹閣,雖然已經有一些年月了,但是常年閉關,對百朝之地的事務,根本懶得管理,因此連西北五國都沒聽過,還以為眾人口中的五國,是某五個王朝聯盟。

    畢竟,許博既然有底氣讓對方挑戰自己,對方至少也是這百朝聯盟中,某個頂尖王朝的頂尖煉藥師,其他人物,根本連挑戰他的資格都沒有。

    “回稟閣主,我那朋友,是我大威王朝玄州境內極為偏僻的西北五國中的一個天才煉藥師,并非我百朝之地的煉藥師。”知道閣主誤會了,許博急忙解釋。

    “玄州境內偏僻之地的西北五國?”

    卓清風一愣,似乎有點印象。

    那地方,是一個極為偏僻的小地方,據說連武宗高手都找不出來一個,是那地方的煉藥師?

    “是,而且我那朋友,并沒有挑戰閣主的意思,還請閣主不要誤會。”

    秦塵說過,他挑戰疑難石壁,并非為了挑戰現任閣主,許博雖然不知道秦塵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相信,秦塵絕不會對他說謊。“沒有挑戰我的意思?那他挑戰疑難石壁是什么目的?”卓清風感覺腦袋有些暈:“等等,你說那家伙是五國的煉藥師,玄州境內的西北五國?我記得那地方的丹閣,也屬于我大威王朝丹閣管轄吧,似乎三品

    巔峰的煉藥師,就能前往該地一國擔任閣主,那現在在這挑戰的那位天才煉藥師又是幾品?”

    “敢直接闖疑難石壁,進行答題,至少也得是六品后期的煉藥師,那五國,能出得了這么強的煉藥師?”

    卓清風一頭霧水,皺起眉頭,被繞暈了。

    許博擦了擦冷汗道:“閣主,我那朋友,認證的煉藥師等階是三品,但是此人天賦極高,屬下之前還曾推薦此人作為我大威王朝這一次百朝之地煉藥師大比的選手。”“三品煉藥師,就敢挑戰我?”卓清風額頭黑線直冒,冷冷道:“許博,你是在說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