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17章 開始答題

武神主宰
     “對了。”

    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卓清風連對著金源道,“金源長老,這里的事情,先交給你來處理,那小子出來之后,你第一時間將他拿住,等老夫回頭,再來對這些人處置。”

    話音落下,卓清風身形一晃,已然朝丹閣頂部掠去。

    看到卓清風離開,眾人臉上都露出疑惑。

    閣主大人他,這是準備去哪里,這時候,不是應該留下等秦塵出來么?

    誰都看得出,卓清風是真的震怒了,直接罷黜了兩名長老,而且還是許博這樣的實權長老,這在卓清風上任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出現。

    按照道理,卓清風應該是迫不及待等著秦塵出來,這突然間離開,又是怎么回事?

    眾人心中疑惑,金源長老內心卻是狂喜。卓清風一離開,他便冷笑著來到許博長老面前,嗤笑道:“許博長老你最近不是病了么?怎么看起來,精神不錯啊?還有閑情逸致來闖疑難石壁,嘿嘿,你若是識相一點,乖乖待在自己的煉制室,多好,非

    要出來作死,現在好了吧,得罪了閣主大人,看你以后還怎么和老夫斗。”

    金源洋洋得意,興奮不已,甚至不在乎場上還有那么多長老和煉藥師了。

    本來,因為許博重病,他已經將丹閣的權力掌握的七七八八了,同時拉攏了不少長老,現在,許博竟然還得罪了閣主,直接被暫免了長老職位,在金源看來,許博已經完全沒資格和自己交鋒了。

    “我呸,金源,你這個卑鄙小人,你等著,老夫不會善罷甘休的。”

    許博冷冷的看著金源,寒聲道。

    “呦,脾氣還不小。”金源嗤笑一聲,而后面陡然一寒:“來人,將許博長老和他身邊的人,都給我拿下了,押在這里,我倒要看看,你還如何嘴硬,如何與老夫不善罷甘休。”

    金源話音落下,立即有丹閣的長老和護衛,走上前,要擒拿許博等人。

    “你們敢動一下我大哥試試。”許正勃然大怒,渾身殺機騰騰。

    “這位,應該不是我們丹閣的人吧?”金源眼睛一瞇,陰冷笑道:“許博長老,聽說此人是你的二弟,皇城有名的冒險者?你說,他若動起手來,老夫要怎么處置他呢?”

    冷笑一聲,金源嗤笑道:“大家還愣著干什么,都給我拿下了,如有反抗,格殺勿論。”

    頓時這幫長老和護衛,再度上前。

    許正憤怒不已,正要動手,卻聽許博沉聲道:“二弟,別反抗。”

    “大哥!”許正焦急。

    “這里是丹閣,別被金源抓住把柄。”

    許博搖頭,眼眸中滿是無奈。

    他很清楚,現在閣主大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將處置權交給了金源,他們若真敢反抗,到時候金源心狠手辣之下,將他們直接擊殺,根本不會有人替他們說話。

    頓時,許博等一群人,被諸多護衛擒拿起來,押在一旁,如同犯人一般,動彈不得。

    金源眸中閃過一絲遺憾,他本來在等著許博等人憤怒之下,不顧一切反抗,就直接雷霆出手,將其格殺,誰知道對方這么孬,連反抗都不敢反抗,乖乖被擒拿,反倒是沒了出手的理由。

    一時間,眾人就只能等在這里,盯著疑難石壁的大門,等著秦塵回答問題結束,再將其擒拿。

    “對了,那小子若是在疑難石壁上解答,咱們這里能看到嗎?”

    這時人群中有人問了一句。“當然可以。”人群中一名長老點點頭:“疑難石壁的題目,正常情況下,對外人是隱藏的,只對丹閣長老級別的人開放,但若是有人闖疑難石壁,在答題結束之后,會直接在墻壁上顯現,到時候大家都能看

    到答案。”

    “要答題結束?”

    有人疑惑。“沒錯,答題未結束,說明對方還未肯定答案,還有修改的可能,所以一般會等答題結束,才會出現最終答案,但也有一個例外,在丹閣的監控室,倒是能夠看到此人答題的過程,不過能夠覆蓋疑難石壁的

    監控室,只有閣主大人一個人,才能進入”

    說到這里,那長老頓時一愣。

    閣主大人剛才急匆匆的離開,不會是去監控室看那小子答題去了吧?

    金源他們也都愣了下,彼此對視一眼,這還真有可能。

    畢竟如今丹閣之中,閣主大人是最為關心那小子會不會亂寫的人了。

    正如他們猜測那般,此時卓清風第一時間來到了丹閣的主監控室,直接調去了疑難石壁房間中的陣法監控。

    看到疑難石壁中的畫面,以及秦塵的面容之后,卓清風頭一暈,差點沒昏倒過去。

    雖然他從顧勛等人口中得知了秦塵年齡不大,但怎么也沒想到,闖疑難石壁的,竟然是這么年輕的一個少年。

    這哪里是二十不到。

    分明只有十七八歲好嗎?

    這么一個小屁孩,也來闖疑難石壁,這哪里是來答題的,分明是來搗亂的吧!

    此時卓清風已經能夠想象,總部震怒的表情了。

    唯一讓他值得慶幸的是,現在的秦塵,還沒開始答題,似乎還在觀察歷年來的諸多題目。

    而在卓清風打開監控陣法的時候。

    疑難石壁房間中的秦塵,似乎突然感受到了什么,抬頭看了眼四周的監控陣法,一絲微笑,從他的嘴角勾勒了起來。

    “陣法開啟,這是說明,這丹閣的卓清風閣主,在關注這里了么?”

    微微一笑,一直沒有答題的秦塵,瞬間開始了解答。

    他先來到其中一道題目之前,唰唰唰開始寫起來。

    這是一道煉制某種六品丹藥的題目,是數任前一名丹閣閣主面臨的難題,這一枚丹藥,只是六品中期的丹藥,但是很少有人煉制,屬于生僻類丹藥。

    但根據那一名丹閣閣主六品后期的丹道修為,煉制這一枚六品中期的丹藥,應該不成問題。

    結果是他煉制了很多次,卻詭異的發現,按照丹方進行煉制之后,每一次到了最后收丹階段便會出現紕漏,無法煉制出完整的丹藥。這個問題,困擾了他許久,直到他老去,都未能解決,于是留在了這里,成為了一個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