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0章 拿住他

武神主宰
     正常得到這種病的武者,基本就已經告別武王境界了。

    而那卓清風既然能跨入半步武王境界,可見其天賦還是相當可怕的,并且在北天域,背景也比較深厚,服用過不少天材異寶,否則不可能跨入得了半步武王境界。

    只可惜,就算跨入半步武王,無法將根本問題解決,同樣沒用。

    這七階武王這道坎,會像一條溝壑一般,將其牢牢擋在武王境界之外。

    而且在北天域這種偏僻之地,很難有煉藥大師能將其解決。

    “不過,先天精神力虛弱,感知有缺,倒也不是無解。”

    普通煉藥大師無法解決,但對秦塵來說,卻不是什么難題。

    前世在武域,這種病例,他見過不少,其中幾乎絕大多數,都已經被解決。

    甚至已經形成了一種固定的方案。

    抬起手,秦塵直接在疑難石壁上回答起來。

    “解決這個問題,更簡單,天生精神力虛弱,感知有缺,其實并非是精神力的問題,也不是精神海的問題,而是人體穴位有缺,經脈擁有缺陷,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如果從增強精神力、提升感知靈敏度的角度去治療,等于是治標不治本,耗費再多的心血,到最后也是白忙活一場,唯有將身體中的缺陷,進行調養,使得缺陷消失,那么問題自然迎刃而解。”“而想要解決身體中的缺陷,同樣很簡單,一般,造成精神力虛弱、感知有缺,往往有缺陷的,是腦海中的天池、百匯……等穴位,提問者所需要做的便是,先利用真力尋穴的方法,找出缺陷的穴位,再利

    用相對應的真力調養功法,對穴位進行調整,少則十天半月,多則三兩月,便可解決全部問題。”

    “以下,是真力尋穴之法……”

    在下面,秦塵簡單寫下了真力尋穴的辦法。

    監控室。

    卓清風一瞬不瞬,死死盯著疑難石壁上的回答,整個人臉色蒼白,身子甚至在微微的顫抖。“先天精神力虛弱,感知有缺,原來并非是精神力的問題,也不是精神海的問題,而是人體穴位和經脈的問題,這簡直太出乎意外了。難怪我這些年,不斷尋找秘法、天材地寶,想要增強精神力、增強感知

    ,卻始終沒有效果,竟然是這么一回事……”

    看到秦塵所寫的答案,卓清風仿佛醍醐灌頂,整個人哆嗦的不行。

    雖然還沒進行過驗證,但卓清風本能的感覺到,秦塵的這個回答,極有可能找對了關鍵點。

    “下面還有真力尋穴之法,我先試一下。”

    心神一動,卓清風立即按照秦塵在疑難石壁上所寫的真力尋穴之法,開始運轉起來。

    這一運轉,他果然感覺到,自己大腦中的幾個穴位,隱隱有些滯澀,和秦塵所說的缺陷狀態一模一樣。

    “真的,竟然是真的。”

    卓清風完全呆滯住了。

    如果說之前他還對秦塵提出來的答案,還有些將信將疑的話,那么此刻,他是徹底的相信了。

    “對了,那小子說了,只要用相應的真力調養之法,就能將缺陷徹底治愈,我看看,我這幾個穴位,應該用什么方法進行調養。”

    激動之下,卓清風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急忙看向監控陣法,卻發現,秦塵根本沒有寫下真力調養的方法,而是將答案抹去之后,早就離開了疑難石壁,不知去哪里了。

    “不好,可千萬不要起沖突了。”

    想到自己離開之時,吩咐金源長老只要疑難石壁中答題的人出來,就立即將對方擒拿的命令之后,卓清風背后瞬間冒出了冷汗。

    這么多年,苦苦研究,怎么也解決不了的問題,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如果因此自己的一個命令,得罪了大師,惹得對方生氣的話,那自己真的是萬死也莫辭了。

    當下,卓清風再也顧不得其它,瘋狂沖出監控室,朝大廳沖了過去。

    此時,在丹閣大廳之中,金源長老等人早就抬頭盯著疑難石壁房間外的墻壁半天了。

    許博長老等人也是死死盯著疑難石壁外的墻壁。

    在秦塵惹怒了閣主之后,他們的希望全都落在了秦塵身上。

    只要秦塵進入疑難石壁中,答對了一道題目,就代表秦塵挑戰疑難石壁,并非是來搗亂,閣主大人明白緣由之后,雖然生氣,自然也不會對他們太過嚴懲。

    想到秦塵之前展露出來的可怕祛毒造詣,許博等人心中便帶著一絲期盼。

    不僅是他們,其他在場的煉藥師和顧客們,都看著那墻壁,他們都想看看,那敢公然挑戰疑難石壁的五國天才煉藥師,究竟有什么水平,敢做出這樣的事來。

    只是令所有人都郁悶的是,一分鐘過去了,半柱香過去了,甚至半個時辰過去了,疑難石壁外的墻壁上,甚至連一條答案都沒有浮現。

    “這小子不會是連一條題都答不上來吧?”

    有人忍不住郁悶。

    “這還用說么?你們不會真以為,他一個五國的小子,能回答得出疑難石壁上的題目吧?真當丹閣歷任閣主,是白癡么?”有人冷笑。

    “就算是回答不出,他如此信誓旦旦的去闖疑難石壁,總得提交個答案吧?”

    “是啊,走進去,什么答案都不提交,這不是玩呢么?”

    所有人都無語的看著眼前的墻壁。

    心中郁悶萬分。

    只有金源長老心中興奮,秦塵越是什么都不回答,越是代表了,對方是故意來這里搗亂,到時候閣主震怒之下,許博焉有好果子吃?自己對秦塵出手,也更加的順理成章,不會引來聲音。

    眾人正議論著。

    “吱呀!”一聲,疑難石壁的房門打開,秦塵走了出來。

    “拿住他。”

    早就等著秦塵的金源長老,興奮的無以復加,大吼一聲,根本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早就帶著一群護衛,沖向了秦塵。在金源長老的想象中,面對自己突如其來的襲擊,秦塵應該大吃一驚,而后奮力反抗,只是令他疑惑的是,看到大廳中這么多人之后,那小子臉上雖然也露出了驚容,可面對丹閣護衛的擒拿,根本沒有任

    何的反抗,就被瞬間扣押了起來。整個過程無比淡定,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