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1章 拜見大師

武神主宰
     這小子,竟然不反抗?

    見秦塵乖乖被擒拿,金源長老一下子愣住了。

    這不符合常理啊。

    就算是一個路邊的乞丐,剛走出一個地方,突然被人擒拿,也總得反抗一下吧?

    這小子倒好,這么認真配合,就好像到自己家做客一般,根本就是沒有任何意外嘛。

    不僅金源長老疑惑,蕭雅也是愣住了。

    秦塵的實力,她可是很清楚的,連馮家的馮淵老祖都能擊殺。

    真要動起手來,恐怕除了閣主大人外,場上沒有一個人能制得住他。

    可剛剛,面對金源長老他們的出手,塵少居然一點反抗都沒有,讓蕭雅也是郁悶無比,無法理解。

    “你們這是做什么?憑什么拿住我?大威王朝的丹閣就是這么對待煉藥師的么?”

    被一群丹閣護衛擒拿之后,秦塵嘴噙冷笑,沉聲說道,臉上沒有任何的慌亂。

    “呵呵,小子,到這時候了,還在這里裝什么大頭蒜。”

    就在這時,逸晨幾人傲然的走了上來,冷笑著來到了秦塵面前。

    “小子,還記得我們不?”

    逸晨傲然看著秦塵,那眼神,就仿佛在看一只螻蟻,要多囂張,就多囂張。

    “認識,不就是剛才幾個辱罵本少的敗類么?顧勛管事,你們丹閣就這么做事的?”秦塵轉頭看向顧勛,冷笑說道。

    “你還好意思說。”顧勛額頭青筋暴起,氣得肺都快炸了。

    早知道這小子要闖疑難石壁,當初他和逸晨沖突的時候,就應該將他直接拿下了,現在倒好,惹怒了閣主,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小子,你很狂啊!”金源長老冷笑來到秦塵面前,審視著他。

    秦塵大名,他早有聽聞,不過見到真人,還是第一次。

    “你又是誰?”秦塵斜睨著他,冷哼道:“閣下憑什么把我抓起來?”

    “哈哈哈,憑什么?老夫金源,丹閣長老,就憑你和許博長老,肆意破壞我丹閣規矩,在我丹閣疑難石壁中搗亂,老夫今日拿下你,你也無話可說。”

    金源冷冷看著秦塵,“一個五國的廢物,也敢來我大威王朝丹閣撒野,真把這里當成你五國那種垃圾地方了么?”

    秦塵目光一寒:“你說什么?”

    “怎么?我說的你沒聽清楚,我說,你只是個廢物,來我大威王朝丹閣撒野,就要付出代價。”

    “很好,我記住了。”秦塵冷冷的看著金源:“希望你記住你剛才說的話,今日本少不讓你跪著把這話吃回去,本少就不信了。”

    “跪著吃回去?”金源眸中頓時射出一絲寒芒,獰笑道,“就憑你?”

    “師尊,和他廢話什么,之前此子敢對弟子動手,先讓弟子好好給他一個教訓,讓他知道,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逸晨走上來,猛地一腳踹在秦塵身上,直將秦塵踹飛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

    他衣袍之上,瞬間出現了一個腳印。

    “逸晨,你干什么?”

    許博等人臉色大變,紛紛要站起來,渾身散發寒意。

    “都給我蹲好了。”

    幾人身后的護衛,立即將他們牢牢摁住,鄔瑞鋒長老更是冷笑道:“許博長老,你們這是要違背閣主大人的命令么?可要考慮好后果!”

    “你……”

    許博等人神色憤怒,卻充滿無奈。

    而大廳中,秦塵被踹倒之后,卻并未說什么,只是冷冷看著逸晨,嘴角勾勒冷笑。

    以他的修為,逸晨的這一腳豈會躲不開,只是他不想躲而已。

    對方雖然只是踹了一腳,但過會,他定要讓對方百倍償還。

    “你還敢瞪我,找死嗎!”

    目光一寒,逸晨怒氣沖沖上前,就要再次動手。

    “逸晨,住手,要對付這小子,先不著急,等閣主大人回來了再說。”金源冷喝道。

    如今秦塵既然已經拿下,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在閣主大人沒回來之前,他自然沒必要破壞自己在閣主心目中的形象。

    反正此子進入疑難石壁中,連一道題目都回答,分明是來搗亂,如果閣主大人真的去了監控室,自然也知道這小子的一切行徑,到時候震怒之下,還不是任由自己怎么處置?

    何必急于一時。

    “來人,將這小子,和許博長老押到一起,等閣主大人回來,再做定奪。”

    金源長老一揮手,立即有人將秦塵和許博幾人押在了一起,蹲在角落,嚴加看管。

    這種整個丹閣,都聽自己號令的感覺,令金源無比享受。

    “塵少,你……”

    看到秦塵也被押了過來,蕭雅嘆息一聲。

    秦塵所說的辦法,就是這個?

    現在疑難石壁一個問題都沒回答出來,閣主大人定然不會輕饒他們了。“塵少,你是不知道,你闖疑難石壁,已經驚動了我們丹閣的閣主,現在他恐怕馬上就會過來,閣主大人的脾氣,十分暴躁,你過會態度誠懇一些,閣主大人看你如此年輕,說不定會放你一馬,只是落入了

    金源長老手中,恐怕要懸了。”

    蕭雅搖頭道。

    “你們閣主,剛才來過?”

    秦塵看了蕭雅一眼。

    “是。”蕭雅苦笑,你都挑戰疑難石壁了,能不驚動閣主大人么。

    “這么說來,你們幾個被金源看押在這里,也是閣主的命令了?”

    蕭雅苦笑一聲,點了點頭。

    秦塵淡淡一笑:“放心,過會我保證你們閣主,會親自來替你們松綁。”

    許博等人看到秦塵臉上自信的表情,無奈搖頭。

    這秦塵,還真是天真。

    親自給他們松綁?他們想都沒想,只求著閣主大人不暴怒之下,把他們給殺了就夠好的了。

    正胡思亂想著,就聽一道洪亮的聲音,陡然在大廳中響了起來。

    “人呢,人在哪里?”

    卓清風如同一陣風一般,瞬間來到了大廳之中,一雙眼睛,如同探照燈一般,在整個大廳迅速尋找。

    “閣主大人,你來了,屬下按照你的命令,已經將那小子給擒拿起來了,現在和許博長老他們看押在一起,不知閣主大人你想如何處置?”

    金源長老迅速走上前,恭敬問道。

    其實不用他解釋,卓清風第一時間,就已經看到了被諸多丹閣護衛看押在角落的秦塵,一張急匆匆的臉色,頓時變了。

    “晚輩卓清風,拜見大師!”腳步一晃,卓清風迅速來到秦塵面前,急忙恭敬行禮,臉色虔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