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2章 都驚呆了

武神主宰
     在眾目睽睽之下,以往在丹閣高高在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卓清風,在秦塵面前,瞬間恭敬行禮,仿佛弟子拜見師尊一般,態度虔誠。

    這一幕,瞬間驚呆了所有人。

    “什么,拜見大師?”

    眾人眼珠子瞪出,一瞬間全都呆住了,像是見鬼了一般,拼命的揉著耳朵。

    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大師?卓清風閣主是在稱呼這個少年嗎?

    所有人都感覺腦海發暈,覺得自己思維不夠用了。

    卓清風是誰?大威王朝丹閣閣主,半步武王、六品巔峰煉藥師,居然稱呼一個來自五國,年齡不滿二十的五國少年大師,這不會是在做夢吧?

    有人用力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頓時疼的齜牙咧嘴,好痛,這特別不是做夢啊。

    可怎么……

    “閣主大人,你這是……”

    金源長老也愣住了,臉上洋洋得意的表情凝固,都快瘋了。

    而許博長老等人,也都腦袋發暈,眼珠子瞪落了一地。

    “你就是這丹閣的閣主?”

    秦塵抬頭看了眼卓清風,淡漠說道。

    “正是晚輩。”

    卓清風態度恭敬,小心翼翼的說道。

    他內心,此時也是崩潰的。

    早知道這少年,有解決他身上頑疾的辦法,別說闖疑難石壁了,就算是拆掉丹閣,也任由他去啊。

    現在倒好,他自己嘴賤,非要讓金源長老將對方擒住,如今對方被看押在這里,心中忿恨之下,還會不會給他解答,他自己心中都沒準。

    活活劈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你們幾個都愣著做什么,還不給大師解綁,找死嗎?!”

    看到秦塵身后的幾個護衛張大嘴吧,眼珠子瞪得滾圓,卓清風是氣得渾身發抖,恨不得一掌拍死這幾人。

    這幾個家伙,屬白癡的嗎,一點眼力勁都沒有,沒看到自己都恭敬稱呼對方大師,都愣在這里作死嗎?

    “是,是,是!”

    以李楓為首的幾個護衛,早就嚇傻了,聽到卓清風的吩咐,手忙腳亂就要給秦塵解綁,而卓清風自己也急忙上前,要將秦塵扶起。

    “且慢。”

    秦塵目光一寒,冷冷看著卓清風道:“既然閣下是丹閣閣主,那么本少倒是要請問一下閣主大人,不知本少究竟犯了什么罪,閣下要派人將本少拿下,還請閣下能給本少一個解釋。”

    “不,不,誤會,這里面都是誤會,大師還是先起來再說。”

    卓清風急忙賠笑道,心中卻是對金源恨恨無比。

    自己雖然吩咐他人一出來,就將對方拿下,可沒說過,要將對方看押在這里吧?

    “誤會?”秦塵冷聲道:“本少看這不是誤會吧,這位金源長老說了,這命令,可是閣主大人你下的,而且這金源長老的弟子,之前在丹閣之中無故辱罵本少,被本少教訓之后,又將其師尊金源長老直接叫來,擒拿住

    本少,更是對本少大打出手,進行毆打,難道這也是誤會?”

    “什么?還有人敢對大師大打出手?”

    卓清風此時也看到秦塵胸口那大大的腳印,臉色頓時變了。

    “金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站起來,卓清風對著金源長老怒聲道。

    難怪大師如此憤怒。以秦塵之前在疑難石壁中回答問題的水平,可見此子身后定然有一個甚至超越師尊的可怕煉藥師存在,這樣的天才,來闖疑難石壁,或許根本不是看中自己閣主的位置,而只是想驗證一下自己的煉藥水平

    而已。

    否則,對方也不會明明寫下了正確答案,到最后又直接抹去了。

    可現在,闖完疑難石壁之后,非但被丹閣的人擒拿,竟然還遭到了毆打,這還了得!

    此時卓清風心中也憤怒萬分,冰冷的看著金源長老。

    他沒想到的是,在秦塵闖疑難石壁之前,秦塵竟然還和金源長老的弟子起過沖突。

    而且,雖然之前是自己親自下的命令擒拿住秦塵,可他卻沒下過毆打秦塵的命令!

    分明是金源長老公報私仇,利用這次機會,報復大師。被卓清風冰冷的目光盯住,金源長老一下子慌了:“閣主大人,是這小子之前出來的時候,態度囂張,屬下弟子一時氣憤,才稍微動了一下手。而且,此子只是一個來自西北五國的螻蟻,閣主大人你是不是

    搞錯了?”

    金源長老現在是都快瘋了。

    對秦塵的來歷,他再清楚不過了,來自五國中的大齊國,古南都大比的冠軍,雖然也有些天賦,修為還算不錯。

    但分明只是一個五國的螻蟻,怎么轉眼之間,卓清風閣主竟然稱呼人家為大師?

    這是什么情況?

    “啪!”

    還在疑惑中,好大一個耳光子,狠狠的抽打在金源的臉上,直將他抽飛出去好幾米。

    “螻蟻?你竟敢稱呼大師螻蟻?如果大師是螻蟻,那你又是什么?渣滓么?”

    “區區一個長老,你他媽有什么資格稱呼人家為螻蟻?”

    “我讓你好好看住大師,你非但將人家綁成這樣,還敢毆打大師,誰特么給你的權利?”

    如同雷霆般的咆哮,從卓清風口中爆發而出,如同海嘯一般,驚得場上所有人目光呆滯,都快瘋了。

    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況?

    先前還威風凜凜的金源長老,此時捂著臉,像狗一樣趴在地上,也驚呆了。

    許博、許正、蕭雅等人,也都懵了。

    卓清風冷冷的看著金源,一開始,他對金源還沒什么看法,甚至以為是自己的命令害了他。

    可在得知了秦塵和金源之間本就有沖突之后,卓清風的心便冰寒一片。

    這金源,竟敢拿自己的命令,去報私仇,而且在自己明明得罪大師的情況下,還敢稱呼大師螻蟻。

    這分明是想破壞自己和大師間的關系啊,該打!

    “大師,之前之事,一定是有誤會,閣下闖疑難石壁,乃是丹閣規定的正常行為,是晚輩沒處理好,搞錯了情況,還請大師千萬不要放心上。”

    抽完金源長老,卓清風立即快步來到秦塵身邊,一邊急忙扶起秦塵,一邊忙著給秦塵松綁。那態度,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