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3章 被扇懵的金源

武神主宰
     “且慢。”

    秦塵冷冷看著卓清風,淡漠道:“卓清風閣主,本少也不是刻意針對你,這金源長老,之前囂張霸道,二話不說,就把本少綁住,甚至還直言本少是個廢物,根本不把本少放在眼里,他的弟子,更是對本少大打出手。”

    “本少雖然身份不高,但也不至于連一個小小弟子的出手也躲不開,只是身為煉藥師,尊重丹閣規矩,所以任由對方出手,連反抗都沒反抗。”

    “現在,閣下就就這么幫本少解綁,又算是什么情況?一個誤會,就解除了?”

    秦塵眼神冰寒,“本少雖然身份卑微,煉藥造詣淺薄,但也不能這么不明不白,就任由人欺負。這里的事情,本少會稟告師尊,將這大威王朝丹閣之事,上書武域丹閣總部監察部,好好審查一下,這大威王朝丹閣,是不是有違法亂紀之事。”

    秦塵神色嚴厲,語氣冰冷。

    此話一出,場上眾人全都瞠目結舌。

    這秦塵,還給他臉了?

    他們丹閣閣主,親自上來解綁,口口聲聲說誤會,都這么給面子了,居然還在那擺架子!

    誰給他的勇氣這么做的?

    要知道,卓清風閣主什么身份,不僅僅是大威王朝丹閣的閣主,傳聞其師門,在北天域丹閣,也是擁有不小的地位的,只是曾經做錯了事,被下放到了他們大威王朝丹閣。

    當初上任的時候,大威王朝的陛下親自迎接,何等威風?

    這小子,居然還在那擺架子,得理不饒人,還想怎地?

    惹怒了卓清風閣主,信不信一巴掌拍死你,整個大威王朝恐怕沒一個人敢為你說話。

    還上書武域丹閣總部,你什么身份?一個五國弟子,恐怕連丹閣總部在哪都不知道吧。

    甚至連許博等人,也都為秦塵捏了一把冷汗,雖然他們不知道閣主的態度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變化,可是秦塵這么端架子,著實有些過分了!

    一個弄巧成拙,惹怒閣主,后果不堪設想。

    只是許博等人不清楚的是,他們覺得秦塵過分,可卓清風在聽到秦塵說的話后,背后瞬間就冒出了冷汗。

    秦塵的煉藥天賦,他是再清楚不過的,能在這么短時間內,就將丹閣疑難石壁中近百年來歷任閣主留下的疑難問題全都解答,這是什么丹道造詣?

    更不用說是指點秦塵煉藥的師尊了。

    如果說,在秦塵背后有一個巔峰藥王,甚至藥皇強者指點,許博也不會覺得意外。

    這么一個頂尖煉藥大師,上書丹閣總部,那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到時候懲罰下來,他這個丹閣閣主,必然會吃不了兜著走,甚至連師門都保不住他。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秦塵擁有能夠解決他身上難題的實力。

    無論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還是解決身上的難題,他今天,都必須給秦塵一個交代。

    “是,是晚輩魯莽了。”

    卓清風站起來,心中冰冷,冷冷看著金源:“金源長老,剛才是你辱罵大師廢物的?”

    “閣主大人,誤會,這是誤會,屬下……”

    金源長老已經懵了,事情的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

    “誤會?你害我得罪大師,一個誤會就解決了?還敢辱罵大師廢物,依我看,你才是廢物吧?”

    卓清風目光森冷,一擺手:“來人,將金源長老拿下,先剝奪其長老之位,押入丹閣執法堂,再做定奪。”

    場上丹閣的煉藥師都懵了,卓清風閣主還真是上意難測,之前直接剝奪了許博長老的長老職位,讓金源長老掌管丹閣大局,這才多長時間?眨眼金源長老就被廢去職位,押入執法堂,這要是真進去了,還能好好的出來么?

    執法堂那是個什么地方,沒有人不清楚,金源長老在丹閣這么多年,若說沒有一點徇私枉法的事情,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要進去了,就根本不可能再出得來了。

    “不,閣主大人,你不能這樣。”金源臉色變了,再也顧不得其他,直接指著秦塵焦急道:“閣主大人,你是被這小子蒙騙了吧,此子名為秦塵,只是西北五國的一個小小煉藥師,哪里是什么大師?說他是廢物、螻蟻,不是屬下編造,那根本就是事實,閣主大人,你常年閉關,不了解外界情況,一定是被這小子蒙騙了,沒事,讓屬下來,屬下一定好好拷問這小子,將他如何蒙騙閣主大人你的罪行,原原本本交代出來。”

    金源情急之下,立即就沖到秦塵面前,伸手就朝秦塵抓來,同時怒吼道:“小子,快說,你是怎么蒙騙閣主大人的,給我老實交代。”

    “金源,你住手!”

    卓清風看到金源的舉動,嚇得魂都快沒了。

    這要是傷到了他大師,他想解決身上的難題,恐怕徹底泡湯,這輩子都別想了。

    一瞬間,想都沒想,卓清風驚怒之下,直接就朝金源扇了過來。

    “砰!”

    好大一個耳光,直接扇在金源另一側臉上,這一次,情急之下,卓清風是根本沒有留手,半步武王的一巴掌何其可怕,只見金源被狠狠的扇飛出數十米,嘭的一聲摔倒在大廳中,口鼻噴血,腦海徹底懵了。

    “來人啊,還不給我將金源拿下,看押起來,都愣著找死嗎。”

    卓清風憤怒吼道,身上卻驚出一聲冷汗,還好自己出手及時,沒讓金源傷到大師,否則問題就嚴重了。

    金源這家伙,簡直太過囂張。

    “還有你,剛才是你踹的秦塵大師?”

    轉過頭,卓清風怒目看向逸晨。

    逸晨什么時候被閣主這么看過,雙腿一軟,一股騷臭傳來,褲襠下濕了一片,竟然嚇尿了。

    “剛才此子是用那條腿踢得秦塵大師?給我直接廢了,連同金源一起,押入執法堂,如有反抗,格殺勿論。”

    卓清風眼中閃過一絲厭惡,怒聲說道。

    “是!”

    此時執法堂堂主,也接到消息而來,是一個黑臉鐵面的中年男子,直接一擺手,將還有些迷糊的金源長老以及逸晨統統擒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