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4章 還有要事

武神主宰
     “秦塵大師,您被看押在此,也有老夫的一份責任,您放心,今天這件事,老夫一定給大師一個交代!”

    再度來到秦塵面前,卓清風恭敬說道。

    “不過,大師您就算再生氣,也得注意自己的身體,一直蹲在這邊,萬一傷到腿就不好了。”

    卓清風一邊說著,一邊再度去扶秦塵,同時急忙給他松綁。

    秦塵看了眼被看押著,一張臉幾乎都認不出來的金源長老,這一次倒也沒有繼續端著架子,而是順勢讓卓清風扶了起來。

    同時綁在他身上的繩索,也第一時間被解開了。

    “大師,消消氣,一切都是晚輩沒弄好,沖撞了大師,該死,該死!”

    見秦塵身上的繩索總算解開了,卓清風暗中長出了一口氣。

    而后怒目看著一旁的顧勛,冷冷道:“還愣著干什么,沒看到大師身上的衣袍已經臟了么,還不快弄件新的衣袍過來,給大師換上。”

    顧勛雙腿一哆嗦,郁悶的都快哭了。

    這特么什么事啊!

    他這個堂堂掌閣管事,簡直像個仆人一般,被呼來喝去,甚至還要給這么一個少年,準備新衣服。

    說出去,恐怕會被人笑掉大牙。

    只是心中肺腑,臉上卻不敢有絲毫表現。

    “是,屬下馬上去辦。”

    慌張出聲之后,急忙就去找新衣服去了。

    “卓清風閣主,許博長老乃是秦某的朋友,這一次,也是他擔保的秦某進入疑難石壁,不知道許博長老犯了什么事,被看押在這里?”松了松手腕,秦塵又對卓清風皺眉道。

    “是,是晚輩疏忽了。”

    一個激靈,卓清風這才反應過來,許博他們還被看押著。

    頓時對看押著許博的李楓等人怒罵道:“你們幾個沒聽到么?還不快將許博長老他們放開,真特么一群腦殘,一個個都是豬腦子么?還想不想在丹閣做事了?不想做的話,趕快滾,一點腦子都沒有!”

    卓清風那個氣啊。

    秦塵之所以能進疑難石壁,聽說是許博長老推薦的,他之前急著和秦塵解釋,忙的疏忽了許博他們。

    正常來說,李楓他們早就該反應過來,及時解綁。

    誰知道還將許博幾人死死看押著,頓時氣得肺都要炸了。

    這群家伙,真特么太沒有眼力勁了,簡直跟木頭人一樣,都快把他給氣死了。

    “許博長老,剛才是老夫沒有弄清楚情況,貿然處置了幾位,老夫在這里檢討,這是老夫的問題,還請許博長老和幾位,不要放在心上。”

    一頓臭罵之后,卓清風急忙上前,親自給許博等人解開繩索,那態度,要多客氣,就有多客氣。

    “閣主大人,您太客氣了。”

    看到卓清風那滿臉歉意的笑容,許博長老何曾享受過這樣的待遇,雙腿一軟,見鬼了一樣。

    以往見到卓清風閣主的時候,對方都極為嚴肅,許博每次都提心吊膽,膽戰心驚,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現在倒好,卓清風閣主親自給他松綁,讓客氣的態度,讓許博剛剛恢復了一些傷勢的小心肝,哪里受得了,簡直快要爆炸。

    “閣主大人,我自己來,自己來。”

    手忙腳亂的給自己松綁。

    “誒,這一次,是老夫沒弄清楚情況,誤會了許博長老,是老夫的錯,許博長老不用客氣,老夫有罪啊。”

    卓清風哪能讓許博自己松綁,連將許博身上的繩索給拿開。

    而后,也將蕭雅和許正身上的繩索也親自解開。

    “還真的是閣主大人親自松綁……”

    回想秦塵之前所說的話,蕭雅表情呆滯,只覺得腦子完全不夠用。

    到現在,她也不明白,為什么閣主大人對秦塵的態度,前后會有這么大的差別。

    完全無法理解。

    “好了,這里沒什么好看的,散了,都散了。”

    看著周圍聚集的大量人群,卓清風冷喝一聲,立即就有丹閣的人員開始驅趕人群。

    他們雖然也都很好奇卓清風閣主態度的轉變,想要多了解情況。

    但也不敢公然和丹閣對抗,只得紛紛散開。

    “秦塵大師,剛才是老夫弄錯了情況,你放心,這件事,老夫一定給大師一個交代,大師若是有空的話,不如先去老夫的會客室一坐!”

    卓清風急忙來到秦塵面前,熱情邀請道。

    蕭雅表情呆滯,她雖然不知道秦塵用的而是什么辦法,但是看情況,秦塵竟然真的已經掌握了丹閣的主動。

    只是整個過程,雖然她都全城參與,可依舊不明白,秦塵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卓清風閣主的好意,本少就多謝了,不過本少還有要事,今天就不多留了,如果閣主有什么問題,就找許博長老和蕭雅和我溝通。今天之事,還希望閣主盡快給本少一個交代,在交代沒出來之前,本少暫時不會將此事上書到丹閣總部,但若是不給個好交代,那就未必了。”

    拱拱手,和許博他們再打了個招呼,秦塵二話不說,帶著蕭雅轉身離開了丹閣,甚至連給卓清風挽留的機會都沒有。

    看著秦塵離去的背影,卓清風有心想要挽留,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只能眼睜睜看著秦塵消失在丹閣門口。

    心中郁悶無比。

    如果不是之前發生的那一出,秦塵豈會這么急著離去?

    正頭疼著,如何再和秦塵攀上關系的時候,卓清風突然瞥到了一旁的許博幾人,目光頓時亮了起來。

    對啊,他怎么把這回事給忘了?他和秦塵沒什么交情,可是許博長老不一樣啊,能推薦秦塵大師進入疑難石壁,兩人之間的關系,定然非同一般,只要和許博長老打好關系,那……

    心念一動,卓清風頓時笑吟吟的來到了許博面前,微笑道:“許博長老,沒想到我丹閣還有這么一位非同一般的長老,老夫常年閉關,對丹閣情況不甚了解,這一次若非出了這件事,老夫或許還發現不了許博長老你的長處,慚愧,慚愧啊,這樣,不知許博長老,有沒有興趣來老夫辦公室一坐?”

    卓清風笑瞇瞇的說道,眼睛賊亮賊亮。

    “閣主大人邀請,屬下豈敢不從。”

    許博受寵若驚,雖然不明白閣主為何對自己這般態度,但還是恭敬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