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5章 副閣主

武神主宰
     來到辦公室后,卓清風親自為許博倒上一杯茶,更是讓許博如坐針氈,承受不住。

    幾年來,閣主辦公室,他總共也來過沒幾次,被當成客人,這么安排坐下,更是由閣主親自倒茶的,這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遭!

    “呵呵,許博長老,不必緊張,這些年,老夫管理丹閣不多,也多虧許博長老你,為老夫分擔。”卓清風一上來,先是寒暄道。

    “哪里,哪里……”

    許博長老擦了擦額頭冷汗,謙虛說道,心中卻難受至極,他不是那種善于交際之人,像這種交流,對他而言,簡直比責罵他還要難受。

    “好了,老夫也不亂扯了,直入正題,這些年,老夫管理丹閣不多,對這方面,也不甚感興趣,不過呢,丹閣總需要一個人來主持,老這么拖著,對我們丹閣的發展,也很是不利。”卓清風嘆息道。

    對此,許博卻是點頭。

    事實的確如此。

    卓清風上任的這幾年,對丹閣不聞不問,基本不管理事務,導致丹閣之中,亂象輩出,諸多長老爭權奪利,對丹閣的業務,的確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也就是這幾年,大威王朝丹閣實力,一落千丈,在對外丹藥銷售上,被冷家壓著打,冷家幾乎掌控了皇城七成以上的丹藥輸出,而他們堂堂丹閣,竟然只占據了兩三成的市場。

    甚至,連丹閣之中,都已經被冷家滲透,金源長老,便和冷家有秘密協議,雙方進行合作。

    若非今天發生的事情,一旦金源長老掌控丹閣全局,并和冷家進行合作,到時候,冷家便能壟斷大威王朝的丹藥市場,而丹閣,只能淪落為冷家的附屬勢力,為冷家打工。

    這在其它王朝,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傳出去,恐怕會被天下嗤笑。

    許博以前掌管了丹閣不少事務,說實在的,那兩三成的丹藥市場,也是他苦苦拼下來的,若非是他,恐怕丹閣連兩三成的市場都沒有。

    只是,閣主大人如今和他說這個干什么?

    難道說,經過今天之事,閣主大人準備出來主持工作了?

    許博臉上頓時露出了興奮。

    這可是好事啊。

    以閣主大人的造詣,一心整合丹閣,再加上在一旁協助,許博有信心,在數年之內,把丹閣的業務,從微弱的兩三成,至少提升到五成。

    畢竟,論煉藥實力,冷家再強,也只是一個王朝豪門,和丹閣,還是無法相比的。

    正猜測著,就聽卓清風嚴肅道:“老夫,對丹閣事務,并不如何感興趣,不過老夫聽聞,許博長老這幾年,掌管丹閣不少事務,而且做的很不錯,只是前些日子病倒了,現在老夫看許博長老狀態不錯,不知有沒有興趣,擔任丹閣的副閣主,今后,就替老夫主持丹閣的工作?”

    什么,讓我來當副閣主?

    許博一下子被砸暈了,完全沒想到會是這么個情況。

    急忙擺手:“不行,不行,閣主大人,屬下何德何能,能主持丹閣工作,萬萬不可,還請閣主大人,親自出山,壯我們丹閣聲勢。”

    大威王朝丹閣,已經多年沒有副閣主了,讓他擔任副閣主的職務,許博根本想都不敢想。

    “欸,許博長老謙虛了,老夫雖然不管丹閣事務,但也不是完全不了解,許博長老之前幾年,就做的很好嘛,而且你放心,雖然讓許博長老你擔任副閣主,老夫在背后,也會給予最大的支持,以許博長老的能力,完全沒有問題。”

    卓清風一擺手,極為強勢:“這件事,就無需再談了,許博長老只需好好考慮,今后如何主持丹閣工作便可。”

    “這……這……”

    許博暈乎乎,此時此刻,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實在是幸福來的太過突然,讓他一下子懵了。

    “對了,不知對秦塵大師,許博長老又了解多少?”話音一轉,卓清風突然看向許博。

    許博一愣,此時也從激動中回過神來,感受到卓清風閣主期盼的眼神,他瞬間便明白了過來,自己這個副閣主的位置到底是怎么來的了。

    到底還是因為恩人啊!

    “實不相瞞,閣主大人,秦塵大師,屬下今日也是第一次見,而且,若非大師,屬下恐怕命不由已了……”

    當即,許博便將秦塵的一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卓清風。

    在卓清風面前,許博也不敢隱瞞。

    更何況,秦塵的名氣太大,整個皇城諸多勢力都盯著他,閣主大人只要打聽一下,就能知道他說的這些消息。

    “什么?金源長老竟然和冷家勾結,毒害許博長老你?”

    “還有那秦塵大師,剛剛滅了冷家麾下的世家馮家?要遭遇冷家的報復?”

    “難怪之前金源竟敢如此對待秦塵大師,這里面竟然還有這么一出。”

    “什么,秦塵大師是許博長老你的弟子蕭雅和穆冷峰推薦上來,準備代替我大威王朝丹閣,參加煉藥師大比的?結果名額被金源長老給剝奪了?”

    一個個消息傳來,卓清風瞬間驚呆了。

    “許博長老,你將秦塵大師如何替你祛毒的過程講一下……”

    其中卓清風最感興趣的,便是秦塵替許博祛毒的這一段。

    在得知秦塵是利用長劍施展金針刺穴之術,短短片刻,就將許博體內毒素祛除的七七八八的時候,他整個人激動的都在顫抖。

    “天蟬化骨散,老夫也聽說過,乃是一門極為歹毒的毒霧,秦塵大師竟然光憑簡單的推理,就驗證出了你身上的毒,并將之祛除,而且還施展的是利劍金針刺穴,這是什么煉藥修為?”

    卓清風興奮的臉色潮紅。

    本來,他還擔心,秦塵身上未必有能解決他頑疾的辦法,可這么一聽,一顆心頓時放了下來。

    擁有這般煉藥造詣之人,會解決不了他身上的問題?不知道那穴位滋養之法?想想都覺得不可能!

    同時,卓清風也更加肯定了秦塵背后有一個強大煉藥師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