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6章 城衛署

武神主宰
     “這金源,還真是該死,竟敢和冷家勾結,意圖吞并我丹閣,許博,你做的很好,若非你和秦塵大師識破對方的陰謀,老夫可正要成為了丹閣的罪人。”

    同時,卓清風心中也有著后怕。

    本來,他對秦塵恭敬,只是因為想要獲得秦塵的幫助,這才委曲求全,自降身份。

    可現在,背后真的是出了一身冷汗。

    沒有秦塵識破金源的陰謀,若是真讓金源成功勾結冷家,控制他丹閣,到時候,他卓清風必定會成為丹閣的罪人。

    一旦消息傳回北天域丹閣分部,就算他修為突破,恐怕也無法回去,反而會遭遇上級丹閣懲罰。

    畢竟,堂堂丹閣閣主,竟在自己任期,令丹閣被地方其它勢力控制,這要傳出去,對丹閣總部的名聲都有巨大影響,也會成為他卓清風一身的污點。

    “好險。”

    此時此刻,卓清風心中對秦塵是真正的感激,心服口服。

    “許博長老,整頓丹閣這件事,現在就交給你處理了,那冷家好大的膽子,敢覬覦我丹閣的煉藥師,真當老夫這些年不露面是吃素的么,回頭你一定讓蕭雅注意秦塵大師的行動,冷家若是不動手還好,若是真敢對秦塵大師動手,老夫豁出去,也要讓這大威王朝知道,我丹閣,可不是什么好欺負的地方。”

    卓清風目光冷冽,神色憤怒。

    同時心中也松了一口氣。

    有許博長老這層關系,他和秦塵打好關系,已經并非什么難事,而冷家若敢對秦塵動手,更是他交好秦塵的一個巨大機會。

    到時候,未必不能讓秦塵對他的印象改觀,替他治療身上的頑疾。

    而在卓清風想辦法和秦塵打好關系的時候。

    從丹閣離開的秦塵,心中卻是并沒有多少的喜悅。

    雖然他很清楚,自己在丹閣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丹閣閣主,也完全會站在自己這一邊。

    但是這一次他所面對的,不是馮家這一個小小勢力,而是豪門冷家、吳家、無極宗等皇城頂尖勢力。

    這些勢力,盡皆擁有武王級別的強者,甚至能影響皇室的決定。

    而丹閣,畢竟屬于比較超然的勢力,無法太過直接介入地方勢力的交鋒中,光憑一個丹閣,未必能夠撼動冷家這一個龐大聯盟。

    現在秦塵最缺少的,便是時間,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他完全有能力拉攏更多的勢力,和冷家對抗。

    “蕭雅,你現在馬上帶我去血脈圣地。”

    調整下心情,秦塵對蕭雅說道。

    光是拉攏一個丹閣,就耗費了這么久,黑奴他們在平民窟,還撐得住么?

    他必須抓緊時間。

    “好。”

    經歷了丹閣的事情后,蕭雅對秦塵是言聽計從,當即帶著秦塵前往血脈圣地所在。

    只是,不等秦塵和蕭雅來到血脈圣地,遠處,一道身形正快速掠來。

    正是趙靈珊。

    “塵少,不好了。”

    看到蕭雅和秦塵,趙靈珊氣喘吁吁,臉上露出一絲焦急之意,遠遠便喊了起來。

    見得趙靈珊如此模樣,秦塵心中頓時一沉。

    “冷家的人,已經到了貧民窟了么?”

    不等趙靈珊開口,秦塵便是冷聲問道。

    “塵少,不是冷家,是皇城城衛署,說你公然違反皇城規矩,屠戮馮家,現在要捉拿你和黑奴歸案。”

    趙靈珊一上來,便急匆匆說道:“現在黑奴正掌控著你布下的大陣,擋著城衛署的人,但恐怕擋不了多久了。”

    “城衛署?”

    秦塵一愣,蕭雅也是愕然,皺眉道:“城衛署,是皇城管理治安的部門,塵少你和馮家的沖突,乃是在馮家府邸發生,屬于私人事件,而且是在外城,怎么會惹來城衛署?除非是有人舉報,調動城衛署的人。”

    “這冷家,還真是好手段。”

    秦塵目光一瞇,也瞬間明白了冷家的目的。

    這件事,屬于他和馮家之前的沖突,冷家雖然是馮家的上頭,但是,卻也不能貿然插手,以免惹來閑話。

    而且,他和黑奴的實力,在馮家的時候也已經完全暴露,冷家想要擒住他們,至少也需要太上長老、甚至家主級別的六階后期武尊出手,才有可能。

    如此一來,冷家便徹底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也讓皇城的人知道,擒拿他秦塵和幽千雪,其實是冷家在出手。

    所以,為了避嫌,冷家并未直接出手,而是暗中調動了城衛署。

    城衛署雖然屬于王朝管轄,但冷家在皇城經營這么多年,在城衛署里有些關系,哪是再正常不過,只要他被帶入城衛署,也就間接落入了冷家的掌控之中。

    更何況,城衛署屬于官方勢力,他實力再強,再囂張,也不可能公然對官方勢力動手,否則的話,就是直接和大威王朝旋宣戰。

    這根本就是一石二鳥之計。

    秦塵心中一寒,他一直以為,冷家會想辦法動手,所以下布置下了陣法,就算是冷家六階后期武尊前來,也未必討得了好。

    卻沒想到,來的竟然是城衛署,若是黑奴他們不知輕重,直接和城衛署的人干上了,到時候不管他和馮家之間的沖突,誰占理,都沒有辦法挽回了。

    “果然是卑鄙。”

    秦塵目光森冷,心中擔心,立即道:“走,我們先回去。”

    蕭雅一愣,“塵少,你不去血脈圣地了?”

    “沒時間了。”秦塵搖頭:“如果黑奴他們傷了城衛署的人,那事情就麻煩了,就算是丹閣,也沒有權利公然插手了。”

    藐視皇權,那可是重罪,不管在哪個王朝,都一樣。

    “那你們先過去,我去找師尊。”

    蕭雅急忙說了一聲,而后急匆匆的朝丹閣掠去。

    “靈珊,我們趕緊回去!”

    瞬間抱起趙靈珊,秦塵也顧不得其他,身法施展到極致,如同一道流光,朝貧民窟疾馳而去。

    秦塵的右手,托著趙靈珊的臀部,將趙靈珊公主抱一般,抱在胸前。

    趙靈珊頭埋在秦塵胸口,聞著秦塵身上濃烈的異性氣息,一張臉頓時紅到了耳朵根,心臟撲嗵撲嗵亂跳。

    此時的她,甚至有種憧憬,若是就這么一直被秦塵抱下去,該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