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7章 逮捕令

武神主宰
     西城貧民窟!

    黑奴他們所在的房屋前,此時早已經被一群全副武裝的城衛軍給包圍起來。

    這些城衛軍,各個身穿鎧甲,手持利刃,冷視著前方陣法中的黑奴等人,臉色十分的難看。

    他們來到這里,已經有半個時辰了。

    本來接到副統領的命令,是來抓幾個在馮家鬧事的罪犯,以為只是一件小事,可誰曾想,對方竟然如此頑固,躲在陣法中,半天不出來,讓領頭的隊長管偉,極為憤怒。

    在皇城中,連他們城衛軍的命令都敢不聽,而且還是一群外來武者,簡直是反了天了。

    “里面的家伙給我聽著,我等奉命來捉拿你等,再不出來,就休怪我城衛軍不講道理了,到時候,調集王朝玄武衛高手,把你們幾個,當成謀逆抓起來,可就沒有那么好說話了。”

    領頭隊長管偉,臉色陰沉,對著陣法中的黑奴等人厲聲喝道。

    來抓人前,他也打聽了一下黑奴他們的情況,知道是滅了世家馮家的一群高手,此時卻也不敢強行硬闖。

    畢竟,身為城衛軍隊長,他也只是一個五階巔峰武宗,根本不夠對方塞牙縫的。

    當然,修為不算什么,在皇城中,他們城衛軍便代表了王朝官方,還沒有任何一個勢力的人敢對他們動手。

    “諸位都是城衛軍的好漢,在下自然不敢不敬,只是,你們所說的馮家之事,乃是馮家先暗害我們這邊的武者,被識破后,更是對我們殘忍出手,我們被迫反擊,才無奈殺人,此事,現場證人極多,都能證明我等所說,閣下直接上來抓人,似乎抓錯了對象吧。”黑奴站在陣法中,陰沉說道。

    鑒于對方城衛軍的身份,他也一直克制,并未動手。

    “抓錯對象?”管偉冷哼一聲。

    馮家發生的事情,他豈會不知?只是這一次前來抓人,是副統領親自下的命令,他也沒有辦法,不管對方是不是無辜,他都必須將人帶回去,否則就是失職,無能。

    當下喝道:“人命關天,個中清白,卻不能只聽你們片面之詞,只有諸位跟我們回城衛署總部調查,把事情查的清清楚楚,才能還你們清白,如果事實不是你們所說的那般,在皇城屠戮世家,可是砍頭的大罪!”

    “在下之前也說了,配合你們調查,不是不可以,但你們城衛署來拿人,總得下達逮捕令吧,連逮捕令都沒有,讓我們怎么跟你們走?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公報私仇,想替馮家報仇?”

    黑奴冷笑。

    城衛署拿人,必須先出示逮捕令,這幾個家伙逮捕令都沒有,不是冷家派來的人,那才怪。

    “這家伙……”

    管偉氣得哆嗦,怒道:“逮捕令,本隊出的匆忙,一時忘帶了,但現在已經派人去拿,幾位是不是也應該出來,違抗城衛署拿人,可知是什么罪?”

    “那也要等逮捕令到了再說。”

    黑奴滴水不進。

    有了逮捕令,才等于有了官方文件,否則被帶進城衛署,直接弄死,也沒處伸冤。

    此時黑奴只是祈禱,塵少那邊能有好的消息。

    陣法中,幽千雪等人,則都緊張無比。

    和皇城城衛軍對抗,他們之前想都不敢去想。

    “放心好了,這些家伙,還不敢沖進來拿人,也沖不進來。”

    黑奴看了眼緊張的蕭戰等人,出言安慰道。

    蕭戰等人苦笑一聲,對方是沖不進來,但那可是城衛軍啊,他們真能一直躲下去么?

    果然,不多時,一名城衛軍手中拿著一張紙,急匆匆的跑了過來,遞到了管偉的手中。

    管偉心中大喜,連拿起那張紙,對著黑奴他們用力一展,厲聲道:“看到沒有,逮捕令在此,諸位還有什么話可說。我數三聲,諸位若是還不出來,乖乖隨我等回城衛署,便以謀逆罪論處,到時候,諸位面對的可就不是我等了,而是王朝玄武衛的高手。”

    看到管偉手中的逮捕令,黑奴心中一沉。

    他對城衛署極為了解,逮捕令,只有副統領級別以上的人才能下發,現在對方真能弄到逮捕令,那么只能說明一點,冷家請動的人,至少也是城衛署的副統領級高層。

    “黑奴前輩,我們現在怎么辦?”蕭戰等人,心中都是一慌。

    黑奴也皺起眉頭,到這時候,他也沒辦法了,逮捕令一出,他若還反抗,那就真的是和大威王朝官方為敵了。

    “隨幾位回去,卻也不妨,不過,他們幾人當初并未出手,應該沒必要一同去吧?”

    就在這時,冷哼聲響起,緊接著,一道人影出現在屋外,正是及時趕回來的秦塵和趙靈珊。

    “塵少。”

    見到秦塵,黑奴等人全都驚喜一聲。

    “是你?在馮家動手的主謀?你小子總算出現了,給我拿下了。”

    管偉見到秦塵,立即對手下厲喝一聲。

    他可是得到命令了,也看過畫像,知道上頭最看中的,便是面前這個少年,并言務必要帶回去。

    唰唰唰!

    只見無數流光掠來,諸多城衛軍,瞬間將秦塵包圍在中間,虎視眈眈。

    “幾位不必緊張,我既然來了,就沒想逃,不過,其他人與此事無關,在馮家也未曾動過手,閣下把他們也帶走,是不是過分了。”秦塵冷冷道。

    “過分?哼,誰知道這些人動未動過手?更何況,他們當時在現場,便是從犯,自然也要跟隨我等一同回城衛署。”

    管偉冷哼。

    上頭可是吩咐了,除了為首的這小子之外,其他人,也是從犯,必須全都帶回。

    “哼,閣下好大的口氣,此人乃是我丹閣之人,你城衛軍有什么資格,把他帶走。”

    就在這時,又是一道冷哼響起,緊接著,許博長老帶著蕭雅,迅速來到現場。

    “塵少,你放心,有老夫在,這些家伙,休想把你給帶走。”許博一上來,便冷聲喝道。

    剛才聽到蕭雅的稟報,他心中頓時急的沒命,瘋了一般的趕過來,總算及時趕到了。

    先不說他副閣主的位置,是秦塵給他帶來的,光是他身上的毒素還未完全祛除,也不可能讓秦塵被城衛軍的人帶走,一旦落入冷家手中,還有誰能其他祛毒?

    更何況,閣主大人明確吩咐了,絕不能讓冷家對塵少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