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8章 三封信

武神主宰
     “你又是何人?”

    管偉冷眼看來。

    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一個個都敢這么對自己說話。

    只看到許博長老身上的煉藥師袍,心中便是一驚,再結合對方之前所說的丹閣,管偉立刻明白過來,對方應該是丹閣之人。

    “老夫丹閣許博長老!”許博冷哼一聲。

    “許博長老?”

    管偉目光一凝。

    長老在丹閣,那絕對是高層一般的存在了,一般能在丹閣擔任長老的,基本都是六品的煉藥師,在皇城,絕對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如果平素里,管偉給對方一個面子,也就給了。

    但是這一次,副統領明明白白的告知,務必將這些人統統帶回去,他身為城衛署隊長,就算對丹閣再忌憚,也不可能讓對方就這么把人留下了。

    “原來是丹閣長老,在下城衛軍隊長,見過了,不過這些人乃是我城衛署通緝的要犯,需要帶回去協助調查,恐怕丹閣也留下不了。”管偉沉聲道。

    許博臉色一沉,沒想到城衛軍這么囂張,自己身為丹閣長老,對方居然一點面子都不給。

    頓時怒道:“閣下的意思是,你們城衛軍,非要連我丹閣的煉藥師都要帶走了?老夫今天就在這里了,我倒要看看,你們城衛軍怎么把人帶走?”

    冷喝一聲,許博六階中期的修為頓時釋放開來,怒氣騰騰。

    一旁,許正也神色憤怒,渾身殺氣縈繞。

    管偉等人最強的,也只是五階后期巔峰的武宗,如何能抵擋得了許博的氣勢鎮壓,頓時紛紛悶哼一聲。

    管偉臉色難看,寒聲道:“閣下這么說就不對了吧?在下敬佩閣下是丹閣長老,不敢冒犯,但是此人,之前在皇城公然動手,對馮家之人大打出手,幾乎將馮家武者盡皆屠戮,我城衛署,乃保衛皇城安危之所,自然要將嫌疑人帶回去調查,這是我們城衛署出具的逮捕令,閣下這么阻撓,是代表丹閣要與我城衛署為敵么?”

    “放肆,老夫雖為長老,但也是丹閣新任副閣主,豈能容你對我丹閣煉藥師撒野?”許博勃然怒道。

    新任副閣主?

    管偉心中一驚。

    他可是很清楚,丹閣向來只有一個閣主,而且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從來沒聽說過有什么副閣主,現在此人號稱自己是副閣主,又是什么意思?

    難道說,此人在丹閣的權利很大?

    管偉心中叫苦連喋。

    自己接了這差事,真的是倒了血霉了。

    但他身為城衛署隊長,副統領下達的命令,自然不可能不執行,而且他很清楚,捉拿著秦塵,應該不僅僅是副統領的想法,那馮家什么勢力,是冷家下屬的世家,冷家和副統領之間,關系極為親密,很有可能是冷家的意愿。

    一想到冷家,管偉心中膽氣再生。

    在皇城之中,丹閣雖然地位高貴,那只是因為是煉藥師的集中地,而且背后有丹閣總部這么一個大陸頂尖的勢力支撐。

    但實際上,大威王朝的丹閣,向來不參與到各大勢力的斗爭中,而且在丹藥市場方面,一直被冷家死死壓著。

    可以說,大威王朝的第一丹道勢力是冷家,而不是丹閣。

    更何況他城衛署還代表了大威王朝官方,管偉又豈會秫丹閣。

    “好,好,在下明白了,看來閣下是非要插手我城衛署執行王朝鐵律了,既然如此,此事,我會親自上稟,并且讓皇室上書北天域丹閣,我倒要看看,是不是只要是你們丹閣的煉藥師,在鬧事胡亂殺了人,就可以躲避懲罰,逍遙法外,無所畏懼了!”

    管偉冷哼說道。

    許博臉色微變。

    說到底,他這么強行留下秦塵的行為,并沒有道理。

    只是,如今為了閣主,也為了自己,許博也是豁出去了,哪怕到時候受到上級丹閣責罰,他今天也必須將秦塵保下。

    “許博長老,不必鬧得如此僵。”

    就在這時,秦塵突然走了出來。

    “許博長老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丹閣,身為外部勢力,自然不能對本土勢力肆意插手,違反地方上的規矩,這也是丹閣的宗旨,本少身為煉藥師,豈會做讓丹閣為難,讓許博長老違規的事情?”

    秦塵對著許博長老道。

    “塵少,你這是……”許博一愣。

    秦塵笑了笑,道:“我雖然是丹閣的煉藥師,但身在大威王朝,自然要接受大威王朝的律法約束,而且,馮家一事,本少是正當防衛,城衛署也只是帶本少前去調查,只要查明真相,自然會將本少放開,難道說,城衛署還敢把一些莫須有的罪名按在本少頭上?本少可是丹閣的煉藥師,城衛署還沒這個膽量吧?所以說,沒必要把丹閣和城衛署搞得對立起來,許博長老你說對不對?”

    秦塵很清楚,如果丹閣非要這時候牽扯進來,那么便被動了。

    畢竟公然和城衛署對抗,丹閣并不占道理。

    而且,既然城衛署都出面了,他如果拒絕不跟城衛署走一趟,那是公然抗法,勢必引起更大的爭端。

    本來占理,都變成無禮。

    “至于本少這邊的其他人,都是無辜的,當初是本少,將馮家老祖和家主等人擊殺,其他人,甚至并未動手,城衛署也想將他們帶走,倒是有些過分了。”秦塵冷冷道。

    此時,許博也明白了秦塵的心意。

    想到秦塵這時候還在替丹閣考慮,心中不禁感動萬分。

    “好,既然閣下愿意跟我們走,那是再好不過。”

    管偉也沒想到秦塵竟然主動愿意跟他們走,不禁愣了一下,立即揮手,讓人前來押解秦塵。

    “不急,先容我交代一番。”

    秦塵擺擺手,而后來到許博長老面前:“許博長老,馮家之事,本少是無辜的,想必你也知道,但為了防止有些人耍詭計,我這里還有三封信,需要你轉交一下。”

    “三封信?”

    許博一愣,而后接了過來。

    “其中一封,還請許博長老轉交給丹閣卓清風閣主,剩下兩封,一封交給皇城血脈圣地會長,另一封,幫我送到皇城器殿,交給器殿殿主,上面都有名字,還請許博長老不要忘了。”

    秦塵鄭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