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29章 冷家震怒

武神主宰
     許博低下頭,就看到三封信上,果然都寫有不同的勢力。

    只是,寫信給卓清風閣主,他還能理解,寫給血脈圣地和器殿,這又是什么原因?

    難道塵少在血脈圣地和器殿還有關系?

    “塵少你放心,這三封信,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三人手上。”

    秦塵點點頭。

    本來,他是準備親自送去的,但是沒想到時間不夠,既然如此,就只能交給許博了,畢竟以蕭雅他們的身份,想要見到血脈圣地會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如果許博長老不明白緣由,送信的時候,可以帶上蕭雅他們,或許,會更有效一些。”

    秦塵又道。

    相比對他的了解,蕭雅和黑奴他們更加清楚,一起帶過去,也能有更多的幫助。

    做完這一切之后,秦塵當即來到管偉面前,淡淡道:“這位隊長,我們現在可以走了!”

    “好,拿下了。”

    管偉一聲冷喝,立即有城衛軍將秦塵捆縛了起來。

    “還有這幾個家伙,也都帶走。”管偉一揮手,又要將黑奴他們帶走。

    “放肆。”許博臉色一沉,當即擋在幾人身前,怒道::“塵少的話,你們剛才也聽到了,此事,只關系到他一人,現在塵少愿意跟你們走,你們還做什么?若是還想帶走其他人,我許博今天非要和你們鬧上一鬧不可。”

    怒喝之中,一股恐怖的氣勢,瞬間噴涌而出,頓時震得幾位城衛軍承受不住,連連后退。

    “隊長!”幾人連朝管偉看來。

    管偉臉色陰沉,盯著許博半天,最終只能一擺手,咬牙道:“我們走。”

    他知道,他再僵持下去,這許博很有可能真會動手,反正已經將秦塵拿住,至少副統領那里已經有了交代,剩下的事情,交給副統領去頭疼吧。

    當即,一群城衛軍在管偉的帶領下,迅速離去。

    “城衛署,老夫記下了,你們幾個也都給我記住了,塵少,乃是我丹閣的煉藥師,這件事,我丹閣必然會仔細調查,如果查到塵少是無辜的,卻又在城衛署受到了委屈,我丹閣決不罷休,哪怕是上稟丹閣總部,拼了撤出此地,也要找你大威王朝皇室討個說法,這話,是我許博說的,請轉告你們城衛署統領,別到時候,勿謂言之不預。”

    許博冰冷的聲音,傳入離去的管偉等人耳中,令管偉等人,臉色愈發陰沉。

    “師尊,我們現在怎么辦?”等到管偉等人離去,蕭雅緊張看向許博。

    “沒事,你們放心,塵少只要是無辜的,我丹閣一定會將他救回來,你們幾個,先跟我回丹閣。”

    許博神色冷厲,帶著黑奴等人迅速回往丹閣。

    皇城中某一處奢華府邸之中。

    冷家家主冷非凡,正坐在書房中,觀看著這個月家族的商鋪入賬記錄。

    這時,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

    “進來!”

    低沉的聲音響起,房門打開,冷明從門外走了進來。

    “家主,城衛署出動了,那秦塵已經被城衛署的人,帶回去了。”冷明單膝跪地,恭敬說道。

    “哼,我就說,幾個五國的螻蟻,居然敢在皇城撒野,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冷非凡冷笑一聲。

    “不過……”冷明臉上露出難看之色,郁悶道:“除了秦塵之外,五國的其他弟子,卻并未被城衛軍帶走。”

    “什么?”

    冷非凡臉色一變,豁然站起,眸中陡然射出一絲冷芒,沉聲道:“怎么回事?城衛軍的人,怎么可能只帶走秦塵,而沒帶走其他五國之人?”

    五國弟子中,秦塵是古南都考核冠軍,作用自然最大,但其他也有三名弟子,闖入前十二,獲得古南都傳承,同樣不容小覷,價值驚人。

    “是丹閣的許博長老出面,擋住了城衛軍的人。”

    “丹閣的許博?”冷非凡露出愕然,皺眉道:“那許博,不是被金源下毒了么?聽說要不了幾天便要死了,怎么還能出面?”

    冷家和丹閣金源長老之間的合作,他這個冷家家主自然知曉,甚至那天蟬化骨散,還是他請冷家的那位毒師大人弄出來的。

    “這……”冷明臉上露出尷尬之色,小心翼翼道:“弟子還聽說了一個消息,今天在丹閣,許博擔保五國的秦塵闖疑難石壁,結果驚動了丹閣閣主卓清風,本來卓清風震怒之下,讓金源主持大局,準備嚴懲那許博,可不知為何,在考核結束之后,卓清風對那秦塵的態度大變,竟尊稱其為大師,并且為此還打傷了金源長老,甚至提拔許博為丹閣副閣主,現在這個消息,已經在丹閣傳開了。”

    “什么,許博被提拔成為丹閣副閣主?”

    冷非凡臉色頓時變了。

    這段日子,他一直在和金源長老謀劃控制丹閣的計劃,一旦計劃成功,到時候整個大威王朝九成以上的生意,都會暗中掌控在他冷家手下,可沒想到,眼看計劃就要成功了,竟然出了這么一檔子事。

    “那金源長老呢?”冷非凡急忙問道。

    “金源長老被丹閣閣主卓清風打傷之后,直接押入了丹閣執法堂,我們的人還滲透不進執法堂,目前還沒有消息傳出。”冷明臉色也難看的很。

    “怎么會這樣?”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冷非凡臉色無比的難看。

    金源長老一下臺,那他冷家原先謀劃的東西,恐怕便要泡湯了。

    這對冷家來說,卻是個不小的打擊。

    “該死,沒想到這小子,還有點能耐,竟然搭上了丹閣的關系,真是讓我沒想到。”冷非凡臉色愈發陰沉:“那丹閣,也太放肆,真以為在大威王朝有多大影響力么?在我冷家面前,大威王朝丹閣,根本連個屁都不是,竟還敢惹我。”

    冷非凡怒氣涌動。

    冷家,掌控大威王朝七成以上的丹藥市場,平素里,根本沒將丹閣放在眼里,現在聽說丹閣敢包庇五國弟子,頓時令冷非凡怒氣升騰。

    “家主,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怎么辦?”冷非凡冷哼一聲:“丹閣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冷家,既然丹閣敢和我冷家作對,那我冷家,便要讓他們丹閣,連最后的兩成市場也吐出來。”

    “不過,丹閣既然插手,城衛署那邊恐怕會承擔不小的壓力,光靠耿德元副統領一人,或許還鎮壓不住,恐怕必須借一下三皇子的勢了。”

    冷非凡瞇著眼睛,目光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