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33章 痛煞我也

武神主宰
     “你什么意思?”

    原本正準備動手的田隊長一愣,停下手,看向秦塵。

    “你小子說什么呢。”

    “小子,惹禍上身?膽子挺大啊,這時候還敢威脅我們隊長,找死吧你。”

    兩名城衛軍也冷喝起來,其中一人冷冷走向秦塵,顯然是要給秦塵一點教訓。

    “信不信,只要你動我一根汗毛,要不了兩天,你會哭著跪下來求我。”

    秦塵突然抬頭冷冷看向他,那語氣并非如何冷冽,目光也極為平淡,可落入那城衛軍眼中,卻令他渾身一毛,仿佛被某種史前怪物盯住了般。

    那目光,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氣勢,仿佛神龍在俯視螻蟻,令人不寒而栗。

    蹬蹬蹬。

    承受不了秦塵的目光,那城衛軍連連后退,不經意間渾身冒出了冷汗。

    “哼,在黑牢中,還敢威脅我們,好大膽?”

    田耽臉色一沉,看到手下如此不堪,心中憤怒,也看不下去了。

    淡淡看了田耽一眼,秦塵淡淡道:“田隊長,最近睡眠不大好吧,每到午夜子時,胸口鷹窗穴是不是便疼痛難忍,宛若萬蟲噬咬一般,痛苦不堪,渾身麻痹?一直到辰時,才會有所緩解?整個過程,真力無法凝聚,渾身酥軟,痛苦不堪?”

    兩名城衛軍一怔,不知秦塵為什么突然會說這些。

    但是,當秦塵這些話說出來的時候,田耽渾身一震,原本難看的臉色,頓時露出驚容,眸中射出前所未有的難以置信光芒來。

    “唉,田隊長年紀輕輕,修為已是五階后期巔峰,據本少看,距離半步武尊也都只有一步之遙,甚至可以直接沖擊了,只可惜啊,身體出現了問題,今后別說沖擊尊境了,恐怕沒幾天好日子可活嘍。”

    秦塵嘆息一聲。

    “小子,你胡說八道什么。”

    “我們田隊長,修為高深,實力驚人,今后可是會成為頂尖強者的人,你小子才沒幾天日子好活。”

    田耽身后的城衛軍再度怒喝起來。

    其中一人揚起手,就要去抽秦塵。

    “住手!”

    就在這時,田耽突然冷喝一聲,冷冷盯著秦塵,眸光陰晴不定,仿佛要看清秦塵一般。

    但從秦塵臉上,他卻看不出絲毫端倪。

    “小子,你剛才所說,到底是什么意思,今日,若是不給本隊長說清楚,別說你是耿統領交代下來的犯人,就算不是,本隊長也要讓你痛不欲生,后悔來到這黑牢之中!”

    半晌,田耽冰冷說道,語氣中蘊含濃烈的殺意。

    “田隊長聽不明白么?”秦塵淡笑看著田耽,絲毫沒被田耽的威脅給嚇倒,淡淡道:“既然田隊長聽不明白,那本少就說的明白一些好了,田隊長應該在不久前,剛剛沖刺過半步武尊境吧?時間不長,大概在半個月前的樣子吧,如果本少料的不錯,田隊長應該成功了,順利突破入半步武尊。只是,還沒來得及高興,卻發現體內氣海聚攏不了真力,就算是勉強聚攏,也會突然崩潰散逸。”

    “田隊長害怕之下,應該服用過一些穩固氣海的丹藥,嗯,五品固元丹,還有六品凝海丹,嘖嘖,凝海丹可不便宜,雖然只是六品初期丹藥,可價格不菲,極為稀少,田隊長應該花了不少財物吧。”

    說到這,秦塵搖搖頭:“凝海丹雖然療效驚人,就算是破損的氣海,都能進行凝聚,只可惜和田隊長你的問題,并不對癥,只是平白浪費財物罷了,最終,田隊長的半步武尊境,連三天都沒能堅持住,就重新跌入了五階后期武宗境。”

    “并且,還出現了我之前所說的那些癥狀,每到半夜,痛苦不堪,什么丹藥都無法治療,只有到辰時天亮,才會有所好轉,本少應該沒說錯吧。”

    蹬蹬蹬!

    秦塵這邊說著,另一邊,田耽的臉色卻越來越蒼白,越來越難看,到了最后,他堂堂城衛軍隊長,甚至站立不穩,連連后退,同時驚駭的看著秦塵。

    那眼神充滿了驚恐,仿佛見鬼了一般。

    “隊長,你怎么了!”

    旁邊的城衛軍急忙上前扶住他。

    “我沒事。”田耽一把將兩人推開,駭然看著秦塵,驚怒道:“這些東西,你是怎么知道的?”

    “本少是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田耽隊長,你恐怕沒幾天可活了,依本少看,田隊長還是盡早料理后事的比較好,否則等過幾天,在黑牢中突然暴斃,連后事都來不及料理。”秦塵搖頭道。

    “小子你找死。”

    一名城衛軍憤怒沖向秦塵。

    “住手。”田耽一把攔住他,怒瞪了他一眼,而后冰冷看向秦塵:“小子,你以為我會相信你?”

    “本少所說究竟是事實,還是胡說八道,田隊長心中應該有數,如果還不信的話,田隊長可以摁一下自己的神闕、天池、和關元三穴,自然就知道真假了。”秦塵冷笑。

    田耽目光一凝,冷冷看著秦塵,雖然他內心極為不信,可下意識的,還是朝自己的這三個穴位按了散去。

    “嘶!”

    這一按,田耽慘叫一聲,三個穴位同時傳來劇痛,整個人眼前一黑,瞬間痛暈過去,一頭栽倒在地上。

    “你對我們隊長做了什么?”

    兩名田耽的手下見狀完全嚇傻了,驚怒說道。

    秦塵冷笑道:“不用著急,你們的田隊長沒事,只需替他掐幾下人中,就會醒來了。”

    那兩人將信將疑,但慌亂之下,還是下意識的聽從秦塵吩咐,替田耽摁了幾下人中。

    “痛煞我也!”

    田耽嘶吼一聲,清醒過來,渾身冷汗淋漓,臉色蒼白如紙,無比虛弱,像是虛脫了一般。

    “田隊長,你現在信了吧。”秦塵嘴噙冷笑道。

    “你是怎么看出來的?到底想做什么?”

    田耽死死的盯著秦塵。

    他不信,秦塵指出自己身上的問題,只是為了惹怒自己。

    “明人不說暗話,你身上的問題,很是嚴重,正常來說,必死無疑,幸運的是,你運氣不錯,老天讓你遇到了我,等于給你找了一條生路。”秦塵淡漠道。

    “你是說,你能治好我身上的問題?”

    田耽目光一凝,難以置信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