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34章 快跪下了

武神主宰
     此時此刻,田耽心中糾結萬分,無比復雜。

    他剛才被秦塵一語擊中身上的癥狀,真是有一種如遭雷擊的感激,甚至懷疑是不是誰向秦塵泄露了自己的癥狀。

    但是。

    田耽心中很清楚,他身上的癥狀,他連最親密的妻子都不曾說過,根本不可能有誰可以向秦塵泄露。

    唯一的可能,是他曾經問診過的煉藥師。

    只是,以他的身份,拜訪得到的煉藥師,都只是皇城較為普通的哪一類,不算差,但也不算頂尖。

    畢竟,他只是城衛軍的一個隊長,雖然掌管黑牢,但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煉藥師,也根本求不到他,豈會對他高看?

    因此,那些高階的煉藥師,他拜訪不起,也沒有資格讓別人為他診斷一回。

    至于那些普通煉藥師,田耽錢花了不少,代價也付出了許多,但卻沒一個能說出他身上具體原因的。

    很多煉藥師,甚至連他的病癥都看不出來,更不用說向秦塵泄露了。

    最讓田耽吃驚的,還是秦塵隨口就說出了他所服用過的丹藥。

    那些丹藥,價值驚人,都是田耽想盡辦法從一些特殊渠道購買,根本不可能有泄密的可能。

    把這些線索總結在一起,田耽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秦塵所說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看出來的。

    這讓田耽如何不震驚?

    他身上的問題,雖然發作的時間不長,但這段日子來,惡化的越來越快。

    有種無藥可救的感覺。

    而這時候被秦塵突然點破,就好像無盡黑暗之中,忽然出現了一道光亮,讓田耽瞬間涌現出前所未有的希望來。

    看到田耽患得患失的表情,秦塵目光平靜,淡漠道:“閣下只是一個小小的城衛署隊長,有什么值得本少去欺騙的,說能治療你身上的問題,自然就能治療,難道本少還能從你身上騙得什么好處不成?”

    “這可不一定。”田耽冷哼一聲。

    此時的他,也終于冷靜了下來。

    秦塵這樣的人,他看的多了,很多人到了黑牢中,為了抓住生機,什么話都敢說,其實只是為了求生而已。

    難保面前這小子這么說,也是為了讓自己網開一面,獲得一絲生機。

    “你說你能治我身上的病,我如何才能信你?”

    田耽沉聲說道,死死盯著秦塵。

    歸根結底還是一句話,怎么才能相信對方不是誆騙自己。

    聽到田耽的話,秦塵突然笑了:“怎么才能信我?田隊長啊田隊長,恐怕本少的身份,你還不是很清楚吧?呵呵,你大可去丹閣打聽打聽,我秦塵,是什么人,連丹閣閣主都要尊稱我一聲大師,我用得著騙你?”

    “實話告訴你,本少今天來城衛署,只是為了不想丹閣為難,到最后,你城衛署還是會乖乖將本少送回去,那耿德元之所以把本少送來這里,就是想借用你的手,把本少屈打成招,所以本少先前才會勸你不要惹禍上身,你還真以為本少要求著你嗎?”

    “你若不信,就將本少投入黑牢中吧,本少忙的很,懶得和你廢話。”

    冷哼一聲,秦塵面露不屑。

    看到秦塵的表情,田耽心中莫名一驚,連丹閣閣主都要尊稱他為大師?真的假的?

    “你們兩個,過來一下。”

    心中懷疑之下,田耽一揮手,瞬間將兩名手下叫到耳邊,暗中吩咐了幾句。

    那兩名城衛軍,連連頭,看了秦塵一眼,急急忙忙跑了出去,也不知去哪里了。

    “哼,不管你所說的是真是假,本隊長看你還比較老實,就先不將你押入黑牢區,等本隊長看過你的卷宗再說。”

    冷哼一聲,田耽將秦塵押到了一個單獨的房間,暫時看押了起來,而他自己,就守在門口,親自看守秦塵。

    秦塵也不著急,無視門口的田耽,在房間中慢悠悠的盤膝而坐,竟然閉目修煉起來。

    他知道,田耽定然是調查自己去了。

    等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不信他會不改變態度。

    半個時辰之后。

    田耽派出去的兩名城衛軍急匆匆的回來了。

    兩人看了眼房間中的秦塵,一臉驚容,而后在田耽耳邊,低聲說了起來。

    “什么?”

    田耽的表情,越來越震驚,也越來越驚訝,到了最后,充滿駭然的看向了秦塵。

    這兩名城衛軍不是去的別處,正是聽從田耽的命令,去丹閣打聽秦塵的消息。

    今天白天,秦塵在丹閣闖疑難石壁的消息,何等轟動?別說丹閣,幾乎半個皇城的人,都有所聽聞。

    現在刻意打聽之下,如何打聽不到,這兩名城衛軍清楚的打聽到,丹閣閣主卓清風在秦塵闖蕩疑難石壁之后,對秦塵何等恭敬。

    甚至為了討好秦塵,直接廢除了一名丹閣實權長老,并將其打入執法堂調查。

    這是何等行為?

    而且,他們兩個,還打聽到了另外一個消息,那便是丹閣許博長老之前,似乎生了一場重病,這個月來,并且越來越嚴重,甚至都快隕落了。

    整個皇城的煉藥師和醫師,都束手無策。

    但秦塵過來之后,略施醫術,就將許博長老的傷勢治愈,從臥病在床,到生龍活虎,只花了小半天的功夫。

    現在許博長老已經被任命為丹閣副閣主。

    而且有傳聞,許博長老的病情,并非是什么病,而是金源長老下了一種上古劇毒,這才無法醫治。

    這些消息,傳入田耽耳中,令瞬間震驚無比。

    “耿統領,還真是害我。”

    渾身一震,田耽背后冒出一身冷汗。

    還好他沒有將秦塵直接打入黑牢,連丹閣閣主都要尊稱大師,這樣的人物,別說秦塵還能治愈他身上的病了,就算不能治愈,他也不敢得罪。

    要是讓丹閣得知了,哪還得了?

    “快,快給我打開牢門。”

    怒喝一聲,田耽慌忙走了進來。

    睜開眼睛,秦塵不等田耽說話,便淡淡道:“田隊長,本少的卷宗看完了?看完了的話,就快點將本少押到黑牢中去吧,本少可聽說了,黑牢中,有不少窮兇極惡的歹徒,本少還想見識見識了,一直待在這里,怪冷清的。”

    “撲嗵”一聲,聽到這話,田耽雙腿一軟,都快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