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37章 南宮離

武神主宰
     不得不說,這田耽的辦事效率極快。

    很快的功夫,一個極為舒適的單間就已經準備好了。

    其中床單被褥都是全新的,甚至還擺放了一些茶具,可以直接在里面泡茶。

    除此之外,各種食物、零食也都準備妥當,應有盡有。

    看的準備的城衛軍都目瞪口呆。

    這哪里像是黑牢區,根本就是一個療養院嘛!

    而在安置秦塵的時候,那藥方中的各種藥材也都抓回來了,田耽迅速熬制之后,迫不及待喝了一碗。

    當熱騰騰的藥汁進入胃里之后,一股令人舒服到呻吟的暖流,瞬間流遍他的全身,在各個經脈和穴位中,流淌著,讓田耽有種前所未有的舒適之感。

    那種麻痹的感覺,也迅速被一掃而空,凝聚的真力充滿了力量感。

    甚至于體內真力,有種躍躍欲試,想要再度沖破半步武尊的沖動。

    頓時讓田耽淚流滿面。

    多久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都不曾過這種感覺了。

    雖然現在還無法突破到半步武尊,但田耽已然相信,按照秦塵的吩咐,半個月后,他不但身上的傷勢會痊愈,甚至有可能再度回到半步武尊境界,這讓他,如何不激動?

    而田耽除了自己之外,他麾下的城衛軍,也每人服用了一碗藥汁。

    頓時,每個人身體中都暖洋洋的,其中一名城衛軍,原本一直卡在四階后期巔峰,竟然一瞬之間,開始了突破。

    這讓田耽瞠目結舌,震驚不已。

    他所不清楚的是,這些城衛軍,常年在這黑牢中,也接觸了許多暴戾的負面情緒,導致身體中,積聚了很多陰煞死氣。

    這些陰煞死氣,不僅會影響他們的情緒,更是會令他們的修為停滯,無法寸進,如今體內陰煞死氣開始消散,真力得到了解放,自然會水到渠成的有所提升。

    這讓田耽更加堅定了,要伺候好秦塵的決心。

    而在秦塵被關押入城衛署的時候,許博長老也氣沖沖的回到了丹閣之中。

    他本來是想通稟卓清風閣主秦塵的情況,想讓閣主出面要人。

    可讓許博沒想到的是,卓清風在秦塵離開丹閣,任命他為副閣主之后,因為秦塵闖疑難石壁,給了他太多啟發,直接閉了死關。

    見不到閣主的許博,只能按照秦塵的吩咐,快馬趕往血脈圣地。

    皇城血脈圣地中心。

    一個宏偉的血脈室外,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外面,恭敬等待著什么。

    不知過了多久,吱呀一聲,血脈室打開,一股驚人的波動傳出,同時走出來的,是一名氣勢不凡的老者。

    此人身穿六階血脈師袍,一雙眼瞳,炯炯有神,如冷星熠熠,散發寒芒。

    正是皇城血脈圣地的會長——南宮離。

    這南宮離,在皇城中也算是一個傳奇人物,淡泊名利,很少和各大勢力往來,深居簡出,一心鉆研血脈知識,是一個研究狂人。

    “屬下見過會長大人。”

    見到老者出來,中年男子急忙躬身行禮。

    “陳管事,你有事?”正沉思著的南宮離,被中年男子驚醒,頓時眉頭一皺,不悅說道。

    南宮離喜清靜,最忌諱被人打擾,每次研究血脈之后,都需要安靜的空間和氛圍,給他足夠的思考時間。

    而這個規矩,也是整個血脈圣地的血脈師,都最為清楚的。

    見會長不悅,那陳管事臉色頓時一白,知道自己貿然打擾,已經惹會長不開心了,急忙小心翼翼道:“會長大人,的確有事,外面有個名為許博的丹閣長老,想求見你,聽說您在修煉,已經在外面等了快一個時辰了。”

    “丹閣長老?”南宮離瞇著眼睛。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丹閣之中,除了卓清風會長還有幾分交情外,和其他長老,根本不熟,平素里,也沒什么往來,怎么突然會有長老求見?

    在外界,丹閣長老身份地位絕對算不錯了,但在南宮離面前,區區一個長老,他又豈會在乎。

    頓時臉色一沉:“陳管事,我不是吩咐過你,沒有要事,就別來煩我,怎么現在一個丹閣長老求見,你都過來打擾,你是不是覺得?本會長時間多的很?連一個丹閣長老都有空去見了?”

    他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出來,所謂的丹閣長老求見,百分之九十九,是來求自己提升血脈的,這種事情,他根本懶得管。

    “不……屬下不敢……屬下本來已經拒絕他了,并且說明了會長大人你的情況,可是,好說歹說,此人就是不愿意走,說有要事要找會長您,而且,此人還說自己是丹閣的副閣主,屬下看他的確很是著急,想著要是真有什么要事,就……”

    “丹閣副閣主?”

    南宮離冷笑一聲:“卓老頭我雖然不是很熟,但也有些了解,此人和老夫一樣,根本什么都不管,所以從來沒設立過什么副閣主,這件事,皇城都知道,你會不知道?是不是隨便哪個丹閣長老說自己是副閣主,你都會信?”

    南宮離面色一沉,不高興了。

    把這陳翔提升到管事職位上,是覺得他還算懂事,有些靈光,怎么這次做事,這么不靠譜。

    他甚至在考慮是不是該換個靠譜點的管事了。

    “不是。”陳翔管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看到南宮離陰沉的臉色,了解南宮離的他,是知道會長已經很不開心了,急忙道:“屬下一開始也是不信的,可是他拿出了丹閣卓清風閣主的令牌,屬下想著要真是卓清風閣主有什么要事派他前來,被屬下直接擋了就不好了,所以才前來請示會長您,既然會長大人您說不見,那屬下馬上將他趕走。”

    心下惱怒許博,陳翔管事轉身就要走。

    “卓清風的令牌?”

    南宮離皺了下眉頭,擺擺手道:“算了,既然都來了,那老夫就見他一見吧,你把他帶到老夫的會客室,老夫過會就來,老夫倒要看看,一個丹閣長老,能有什么要事!”

    南宮離冷笑一聲。

    “是!”陳管事擦了擦冷汗,這才小心翼翼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