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38章 天大造化

武神主宰
     南宮離的會客室中,許博和黑奴,被陳翔帶了進來。

    “許博長老,會長馬上過來,過會有什么事,你就直接和會長大人說,別繞什么彎子,會長大人時間忙的很,可沒空聽你閑扯。”

    把兩人引到座位上后,陳翔沉著臉說道,語氣中有著一絲不耐。

    之前被南宮離教訓了一頓,他心中到現在還有些惶恐,豈會給兩人好臉色?

    不多時,南宮離走了進來。

    “晚輩丹閣許博,拜見南宮離會長,如有冒犯,還請南宮離會長見諒。”南宮離一進來,許博便急忙站起來,恭敬說道。

    別看他現在是丹閣的副閣主,但他很清楚,他這個副閣主的位置是怎么來的,和南宮離這樣的頂尖勢力巨擘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更何況,他現在是有事求人,不得不低調行事。

    “就是你有事要見我?”南宮離看了眼許博,淡漠說道:“本會長忙的很,如果你沒什么要事,卻浪費老夫時間,別以為你是丹閣的長老,老夫就拿你沒辦法,信不信,老夫現在殺了你,卓閣主也不會為你和老夫鬧掰。”

    南宮離冷哼一聲。

    “晚輩知道,晚輩來此,實際上有事相求。”許博急忙道。

    “如果是想要讓老夫替你提升血脈,那就別說了,老夫忙的很,沒這個功夫。”南宮離一皺眉頭,聽到有事相求,就下意識的以為許博是來請求提升血脈的。

    這種事,南宮離見得實在太多了,身為血脈圣地的會長,南宮離是大威王朝血脈師中修為最強的一個,整個大威王朝,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權貴高手請求他幫忙,全都被他拒之門外。

    現在許博開口,他下意識的便是拒絕。

    “會長大人誤會了,晚輩此番來此,并非是為了提升血脈。”

    見南宮離動怒,許博臉色一變,急忙惶恐說道。

    他此番是為秦塵來尋求幫助的,雖然不知道秦塵給南宮離的信中寫了什么,但是心中忐忑的他,卻根本不敢惹怒南宮離。

    “不是為了提升血脈,哪又是為了什么?”南宮離冷笑一聲。

    他臉上流露出不屑,雖然沒說什么,但言語中的輕蔑,卻是昭然若揭。

    一旁黑奴終于看不下去了。

    南宮離,他也聽說過,脾氣乖張,性格極為剛烈,但卻是血脈圣地會長,身份高貴。

    只是,身份再高貴,他們過來求見,也不至于給這么一副臉色吧?

    而且,秦塵寫這封信之前,專門詢問過黑奴有關南宮離的情況,對其了解的十分詳細。

    因此對這封信的內容,許博是一無所知,可他黑奴,卻是隱約有些了解的,已然猜測出了塵少的目的。

    因此眉頭一皺,當即沉聲道:“南宮離會長,我們此番前來,是我們少主有一封信,要交給閣下。”

    “你們少主?”

    南宮離看了眼黑奴,嗤笑一聲:“你們少主是誰?老夫認識么?在老夫面前,還敢如此態度,陳管事,送客!”

    一揮手,懶得再問,南宮離直接下達了逐客令。

    “南宮會長。”許博急忙喊道,心中卻焦急萬分,埋怨黑奴,在南宮會長面前,竟然還敢這般態度,這家伙,難道不知道他們此行目的是什么么?這么一搞,得罪了南宮會長,塵少怎么辦?

    “別再說了,老夫見過的人多了,裝模作樣,再不走,信不信老夫當場將你們拿下了。”南宮離冷哼一聲。

    “兩位,趕緊離開吧,再不走,我血脈圣地可要動手了。”陳管事見會長生氣了,也寒聲說道。

    許博還想說什么,卻被黑奴一把拉住,冷冷道:“既然南宮會長不想要這造化,哪便算了,如此眼界,也難怪此人,一直卡在六階血脈師境界,始終無法寸進,恐怕他這輩子,做到大威王朝血脈圣地會長,已經是到頭了,許博長老,我們走!”

    說罷,拉著許博,轉身便要離開。

    “且慢。”

    南宮離聲音一寒,冷冷看向黑奴,一股可怕的氣勢,鎮壓而來,瞬間落在黑奴身上,冰冷道:“小子,你說什么?”

    “難道不是么?”黑奴轉頭看過來,淡淡道:“南宮離,你出生自大威王朝,年輕時本只是汴州血脈圣地一個普通的血脈師,只不過,你運氣不錯,二十多歲的時候被一位路過百朝之地的血脈大師相中,跟隨他身邊,當了幾年學徒,后來,那血脈大師離開百朝之地,重回更高地域。但你因為天賦太低,卻被留了下來,但憑借那幾年的經驗和眼界,你在血脈師一途上,倒也一帆風順,耗費數十年功夫,總算成為六階血脈師,成為大威王朝血脈圣地會長,我說的沒錯吧?”

    一旁,許博一愣。

    這些消息,他這個皇城的丹閣長老都不甚了解,黑奴是怎么知道的?

    “你……”南宮離目光瞬間寒了下來,一股凌厲的殺機,瞬間彌漫住兩人,寒聲道:“你將老夫調查的很清楚么?說,你們兩個的目的是什么?今日若不說清楚,你們兩個休想安然離開,便是叫卓清風過來也沒用。”

    南宮離渾身寒意綻放。

    黑奴所說的消息,是他心中最大的痛,當年那血脈大師離開的時候,本有意將南宮離帶走,只是,南宮離天賦太低,所以無奈放棄,只是告訴南宮離,若是他有生之年,能突破到武王境界,并且血脈一途,能跨入六階巔峰,便可去南華域找他。

    為此,南宮離這些年,瘋狂修煉和苦修,目的就是能夠做到這一切。

    只是,他的天資的確有限,這些年,一直卡在頸之中。

    武王修為倒還好,已經是半步武王的他,并非無法達到,但是血脈修為,他雖然早早的突破到了六階,但這些年,進步緩慢,距離六階巔峰,始終差那么一點,成為了他心中最大的痛。

    如今被黑奴說破,令他如何不震怒?

    “目的?”黑奴看著南宮離道:“我們來此,的確是有目的,不過,同樣是給閣下一個巨大的造化,若是閣下不信的話,看完在下少主的信,閣下就明白了。”

    對許博一點頭,許博頓時反應過來,將秦塵所給的信,遞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