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40章 冷火凝兵術

武神主宰
     待得黑奴和許博離去后,南宮離迅速的把陳翔叫了過來。

    “我們血脈圣地,是不是有兩個叫東方清和向問天的血脈師?”南宮離沉聲問道。

    “東方清?向問天?”

    陳翔皺眉沉思了一下,旋即立即點頭道:“是有這兩個家伙,那東方清,是西北五國大齊國的血脈圣地分部的會長,三階血脈師,向問天,是玄州血脈圣地分部的管事,四階血脈師,他們兩個,現在正被關押在分部的禁閉室里反思呢?”

    “禁閉室里反思,怎么回事?”南宮離一愣。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聽說,他們兩個似乎因為包庇幾個五國的弟子,讓我們血脈圣地陷入到了皇城的糾紛之中,所以被戒律堂的人關了禁閉。”

    “對了。”似是想到了什么,陳翔連說道:“那東方清,當初因為很快掌握了北天域下發的新一代血脈儀,給血脈圣地提交了一份新型血脈儀的使用報告,會長你還親自表揚過呢。”

    “新型血脈儀?我想起來了。”

    南宮離恍然大悟,難怪他覺得東方清這個名字有些熟悉,當初那新型血脈儀,整個大威王朝血脈圣地會使用的人都不多,一個五國的分部會長,竟然如此熟練,他自己都極為驚嘆。

    “包庇幾個五國弟子?什么亂七八糟的。”南宮離沉聲道:“你馬上把那東方清和向問天帶過來,然后,給我去調查一個叫秦塵的人,此人似乎和馮家有過沖突,現在人在城衛署,你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

    會長有令,陳翔自然第一時間就去處理。

    以血脈圣地的地位,很快的功夫,有關秦塵的諸多情報,也都一一提交了上來。

    看到秦塵的情報,南宮離眉頭微微一皺。

    他怎么也沒想到,秦塵竟然只是個五國弟子。

    一個五國弟子,卻拿出了他夢寐以求的上古血脈術,光是讓他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不是那上古血脈術的內容,此時還在他身上的信中,他甚至懷疑,對方是不是故意來欺騙自己的。

    “屬下,拜見會長。”

    不多時,東方清和向問天也被帶了過來,兩人見到南宮離,全都戰戰兢兢,惶恐行禮。

    雖然同為血脈圣地的血脈師,但他們兩個的地位,和南宮離的地位,相差太大了,平素里,根本不可能有絲毫交集,如今聽聞會長召見,內心如何不忐忑。

    “不必多禮,老夫問你們,你們可認識一個叫秦塵的少年?”南宮離沉聲道。

    “塵少?”

    聞言,東方清驚呼,脫口而出。

    “你認識他?”南宮離沉聲道。

    “屬下自然認識。”東方清急忙道:“此人是我五國中大齊國的天才,而且,對血脈一途,有驚人的了解。”

    “哦?驚人的了解?從何說起?”南宮離疑惑道。

    東方清當即將當初,秦塵隨意操控新型血脈儀的事,原原本本講了出來。

    “那新型血脈儀,是屬下好不容易,才從王朝血脈圣地申請到的,屬下敢保證,整個五國,除老夫那里外,其他任何血脈圣地都沒有。而且,那血脈儀,除了屬下有資格使用外,其他血脈師,連見都沒見過,可是塵少,卻一上來便隨意操控,屬下的操控方法,其實都是塵少所教導的。”

    說到這里,東方清臉上帶著激動道:“會長大人,塵少是不是已經來到了皇城了?他人現在在哪里?”

    以南宮離的身份,如果秦塵沒來到皇城,根本驚動不了他。

    “原來那新型血脈儀的使用方法,竟然是秦塵教導你的?”聽到東方清所說的內容,南宮離一臉震撼。

    此時此刻,他對秦塵擁有上古血脈術是更加的堅定了。

    “他人的確是來了,不過,現在卻在城衛署,這里面發生了很多事,過會陳翔管事會告訴你的,你和向問天被關禁閉太久了,先回去休息吧。”

    南宮離擺擺手,而后道:“陳翔!”

    “屬下在!”

    “你馬上去城衛署,告訴他們,秦塵是我們血脈圣地的血脈師,讓他們馬上給老夫放人,聽明白沒有。”

    堂堂血脈圣地會長,那是整個皇城都數得著的大人物,甚至在皇宮中,都有一定的話語權。

    他南宮離吩咐下來,就算是城衛署的署長,也要賣他幾分面子,就算是馮家背后有冷家的關系,南宮離也相信,他開口了,城衛署也不敢不給面子。

    “是,屬下這就去。”

    陳翔從之前南宮離激動的神色上,就能看得出南宮離的態度,二話不說,轉身便離開了。

    而在南宮離調查秦塵,準備解救秦塵的時候。

    許博和黑奴,卻已經到了皇城器殿,見到了器殿殿主。

    “你們少主手中,真有上古冷火凝兵術的鍛造手法?”

    器殿殿主耶律洪濤,是一名有著虬髯胡須的魁梧老者,看到秦塵所寫給他的信之后,一張臉,瞬間變得無比潮紅,整個人豁然站起。

    冷火凝兵術,是上古時期一種十分特殊和強大的淬煉之術,在煉器師中,堪為至寶。

    傳聞,這種鍛造手法十分可怕,同樣的材料,用普通鍛造手法,只能鍛造出同級別的寶兵,可是用這種冷火凝兵術鍛造出來的寶兵,有一定概率,鍛造出更高級別的寶兵來。

    這是有多可怕。

    想想看,都是一階的煉器材料,別的煉器師,只能夠煉制出一階的寶兵來,可利用冷火凝兵術來鍛造,卻可能煉制出二階的寶兵,哪怕是二階寶兵中最垃圾的,也足以引發整個煉器界的轟動。

    因此整個天武大陸,幾乎所有的煉器師,都對這種冷火凝兵術極為向往。

    但這種煉兵之術,據說早已失傳,已經有上千年沒有出現過了,它的強大,只是在一些古籍中流傳。

    可現在,從秦塵信中得知有冷火凝兵術,讓耶律洪濤如何不震驚?

    黑奴微微一笑,“我們少主知道殿主未必會相信,所以特意讓屬下帶來了這一件兵器。”

    話音落下,黑奴手中瞬間出現一柄寶兵,遞給了耶律洪濤。

    “這是……”

    接過黑奴手中的寶兵,耶律洪濤的目光瞬間凝固了,眼眸中流露出驚駭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