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41章 無法無天

武神主宰
     身為六階巔峰煉器大師,耶律洪濤眼光何等毒辣,一眼就看出了黑奴所拿出來的寶兵,所使用的材料,僅僅是最基礎的一階材料黑玄鐵。

    可是,這寶兵上的氣息,卻分明是二階的寶兵。

    不可思議,真是不可思議,難道用一階的材料,真能煉制出二階的寶兵來?冷火凝兵術,這才叫真正的煉器手法,可怕,太可怕了

    耶律洪濤渾身激動,顫抖不已。

    他不斷打量手中的寶兵,眼神凝重,面色潮紅。

    除了等階的超越之外,耶律洪濤還在這把寶兵上,看出了諸多傳說中的煉器手法。

    黑玄鐵,材質堅硬,但可塑性較差,可這寶兵上,卻鐫刻出了如此復雜的紋路,增強了這把寶兵的柔韌性,這分明是上古煉器手法中的百轉淬煉術。

    還有這劍身、劍鋒,一氣呵成,沒有二次加工的痕跡,難道是傳說中的一體鍛器之術?

    更驚人的是,這黑玄鐵中的雜質,幾乎被淬煉殆盡,整個劍體完美無瑕,用的又是什么淬煉手法?

    輕輕摸摸著劍體,耶律洪濤激動的心臟都快要爆炸。

    急忙拱手對黑奴和許博行禮,臉上甚至帶著虔誠,恭敬道:兩位的少主,不知身在何處?還請兩位引薦,好讓在下能親自拜見大師,聆聽教誨。

    身為一名煉器師,耶律洪濤之所以能夠走到這一步,成為大威王朝器殿的殿主,完全是因為他對煉器之術有著十分崇高的敬仰之心。

    因此在看到這把普通的二階寶兵上,竟蘊含有如此之多甚至在傳說中都已經失傳的逆天煉器之術后,他的內心,激動的已經根本說不出話來了。

    甚至恨不得現在直接見到黑奴口中所說的少主,聆聽對方的教誨。

    耶律洪濤很清楚,這些年,他一心想要突破七階,成為一名王級煉器師,只是苦苦無法得到晉階的法門。

    百朝之地實在太貧瘠了,他也沒有什么大的背景,有強大的師尊教導。

    這些年,耶律洪濤一直在慢慢摸索,卻進步緩慢。

    可如今,看到如此之多的逆天煉器之術,讓他如何不激動?

    只要他能掌控這些煉器之術,別的不說,光是冷火凝兵術,就有可能令他在極短的時間內,煉制出七階的王兵來,從此一舉跨入七階王級煉器師的行列。

    這是何等的榮耀?

    七階王級煉器師,整個百朝之地,屈指可數,每一個都地位驚人。

    是各大王朝都追捧的逆天人物。

    如大威王朝的皇帝劉玄睿,為了替大威王朝請來一位王級煉器師,甚至三顧茅廬,親自出馬,不遠萬里去拜見在百朝之地赫赫有名的鬼才煉器師左安大師。

    只可惜,即便如此,左安大師對劉玄睿依舊不加言辭,客氣請走,而大威王朝陛下甚至不敢生左安大師的氣。

    這便是王級煉器師的可怕之處。

    一旦他能突破七階王級,不僅僅能在大威王朝呼風喚雨,更是足以震動整個百朝之地,進軍更高地域。

    黑奴見效果達到,嘆道:耶律殿主,實不相瞞,本來我們少主,是準備這兩天親自拜訪閣下的。只是,就在不久前,出了點意外,所以,只能請耶律殿主多等一段時日了。

    什么意外?耶律殿主聽了這話,頓時慌了。

    是這樣的,我們少主初來大威王朝,卻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得罪了皇城的一些勢力,現在這些人要找我們少主的麻煩,我們少主被對方陷害,根本抽不開身。

    到底是怎么回事?耶律殿主急了:老夫在皇城人脈不少,有什么難題,我器殿出面替你們少主解決。

    這不太好吧,而且我們少主得罪的勢力可不小。

    不小又怎樣,老夫在皇城,也算頗有薄面,到底是那個勢力?

    是皇城三大豪門之一的冷家。

    冷家?耶律洪濤眉頭一皺,你們少主怎么會得罪冷家的?

    冷家在皇城可不是一個小勢力,乃是三大家族之首,而且還是丹藥世家,地位身份非同一般。

    唉,說來話長,主要還是冷家麾下的馮家,仗勢欺人,想動我們少主的女人,我們少主震怒之下,就將馮家給滅了,惹怒了冷家。其實這倒也罷了,我們少主占理,也根本不在乎冷家報復,可是這冷家,太過卑鄙,居然勾結城衛署,讓城衛署派人將我們少主帶走了。

    說到這,黑奴郁悶道:其實我們少主根本不在乎城衛署,可是少主他偏偏還是一名煉藥大師,甚至連丹閣卓清風閣主都極為敬佩,為了不給丹閣惹麻煩,只能跟隨城衛署的人回去,現在被押入了城衛署大牢。

    那城衛署的人,囂張的很,仗著冷家,連丹閣的面子都不賣,我們現在正在想辦法救少主出來呢。

    這么無法無天。耶律洪濤本來聽說冷家和城衛署,還有些疑慮,可聽說秦塵是正當防衛,城衛署是濫用私刑后,頓時怒了:這冷家好大的膽子,竟敢做出這樣的事來,還有那城衛署,身為王朝官方機構,竟然助紂為虐,太放肆了。

    耶律洪濤神色憤怒,你們兩個放心,老夫還真不信了,這里是大威王朝的江山,是皇城地盤,冷家在下面囂張也就罷了,在天子腳下,他們還想只手遮天不成?這件事交給老夫了,老夫馬上派人去城衛署,把你們少主接出來,反了天了都。

    耶律洪濤,乃是器殿殿主,在皇城之中,也是數得上號的大人物。

    他派人去城衛署說情,那可不是一般的壓迫。

    黑奴聞言松了一口氣,微笑道:有耶律殿主出面,那肯定就好辦了,這寶兵就送給耶律殿主做個紀念,若我們少主真從城衛署出來,在下一定替耶律殿主好好美言,讓我們少主第一時間來和耶律殿主交流。

    哪里,閣下太客氣了,懲惡揚善,這本就是我輩該做之事。

    耶律洪濤心下大喜,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心中只覺得黑奴懂事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