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43章 不知好歹

武神主宰
     “好,好,田耽,你夠可以,本統領現在沒功夫和你扯淡,來人,把那小子從黑牢區帶出來,本統領就不信了,離開了這黑牢區,老夫還拿捏不了那秦塵不成。”

    見田耽滴水不露,耿德元是氣得渾身發抖,但一時卻又無可奈何,只能一揮手,準備把秦塵帶走。

    “抱歉了,此子既然已經被帶到了黑牢區,那邊是我田某的犯人,在事情沒有調查結束之前,耿副統領恐怕不能將人隨便帶走了。”

    誰知道,就在耿德元的手下要去打開牢門的時候,田耽腳步一橫,竟攔在了他們面前,根本不讓耿德元的手下將秦塵帶出來。

    “田耽,你這是什么意思?”

    耿德元眸光一寒,渾身綻放殺機,怒聲道:“此人可是老夫派人押送過來的,你難道還想阻我?”

    “對不起,即便此人是耿副統領派人押過來的,但到了我黑牢區,那邊是我田某的犯人,豈容耿統領說領走就領走?”田耽表情嚴肅,一口回絕。

    “你……”

    耿德元簡直快氣瘋。

    田耽之前不理會他的吩咐倒還罷了,現在竟然連人都不準備給他了,這分明是準備和他耿德元死磕到底的節奏。

    他堂堂副統領,什么時候在一個大隊長面前吃過這樣的虧?

    “田耽,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目光一寒,耿德元冷冷看向田耽,渾身殺氣騰騰。

    “田耽,還不給我讓開了。”

    “敢得罪耿統領,你是想找死嗎?”

    “端正你的態度,你只是個隊長,竟敢連耿統領的命令都不聽了?想要以下犯上嗎?”

    耿德元身后,諸多城衛軍也都神色憤怒,紛紛厲喝說道。

    面對眾人如刀般的殺氣目光,田耽淡淡道:“黑牢區,乃是城衛署最核心的區域,關押的,都是對皇城乃至王朝有重大危害的犯人,我田某身為黑牢區主管,雖然在城衛署不算什么高層,但也知道盡忠職守的道理,豈能讓人想塞人就塞人,想提人就提人?”

    “如果耿副統領不滿意田某的態度,盡管去找署長大人,但今天想要帶走此人,除非踏著田某的尸體過去。”田耽冷笑道。

    “田耽,你以為我不敢動你么?”

    耿德元目光憤怒,代表六階武尊的真力,轟然釋放。

    “呵呵,耿副統領,你什么人物,豈會不敢動田某?只不過,耿副統領你今日若敢動田某一根汗毛,田某必然上書署長大人,甚至王朝皇室,言你耿副統領不講規矩,沖撞黑牢區,劫持犯人,意圖謀反,不知道這個罪名,耿副統領你擔不擔得起?”

    田耽表情冷漠,言辭堅決。

    耿德元渾身殺氣,瞬間潰散,臉色氣得發白。

    強闖黑牢區,劫持犯人,這個罪名,他可擔當不起。

    “好,好,好!”耿德元連叫三聲好,語氣陰冷無比,眼眸中射出如蛇蝎般的陰毒目光,冰冷道:“田耽,本統領不知你今日為何非要護著這小子,不過,我告訴你,你目無尊卑,以下犯上,已經深深觸怒了本統領,本統領可以給你最后一次機會,馬上讓開,交出秦塵,本統領可以既往不咎,否則,本統領可以明確告訴你,你這個黑牢區大隊長,馬上就要當到頭了。”

    田耽冷冷一笑,強搶不行,就來威脅么?

    不屑一笑,道:“抱歉,絕無可能,若是耿副統領沒有別的事的話,還請離開黑牢區,以免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一揮手,等于是直接逐客了。

    這個臉,打的是啪啪直響,讓耿統領的臉色,漲紅的如同豬肝一般。

    他堂堂副統領,什么時候被這么羞辱過?竟被一個城衛署大隊長,直接趕出黑牢區,傳出去,他這個副統領,以后誰還會信服?恐怕會成為整個城衛署的笑柄。

    “好,田耽,你有種,你給本統領等著,這一次若是不剝了你這身大隊長的皮,把你從城衛署踢出去,本統領就不姓耿,我們走。”

    氣得渾身顫抖,耿德元是再不想在黑牢區再待哪怕多一秒,帶著一群手下,怒氣沖沖的離去。

    “田耽,你完了。”

    “執迷不悟。”

    “不知好歹!”

    耿德元的一群手下,各個冰冷看著田耽,冷哼一聲,也都轉身離開。

    “隊長,你這么得罪耿副統領,實屬不智啊,聽說耿副統領是古統領的人,如果耿副統領在古統領面前說你幾句壞話,恐怕真可能會被踢出城衛署啊!”

    耿德元一離開,田耽的幾名手下便惶恐的開口。

    他們只是普通城衛軍,一個隊長在他們眼中,都大如天了,更不用說得罪了耿統領這樣的副統領了,一個個心中慌亂不已。

    田耽看了幾人一眼,淡淡道:“放心,今天的事情,田某會一力承擔,牽扯不到你們幾個的。”

    “隊長,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好了,不必解釋了,你們幾個,也不用太擔心,我田某做事堂堂正正,豈能如此輕易就被威脅,你們幾個,接下來給我看好了這里,決不能讓不相干的人,把秦大師給提走了,如果讓我知道誰在背后背著我干事,小心田某對他不客氣。”

    “隊長,你放心,我們一定小心。”

    幾名城衛軍連忙說道。

    這些人,都是田耽的心腹,他倒也頗為信任。

    “那就好,你們昨天,也都喝過了藥液,一個個都多想想,是誰替你們治病,排除身體中的陰煞死氣的,咱們城衛軍都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秦大師若是歹徒,田某自然無話可說,可若是有人想陷害秦大師,那田某絕不答應。”

    “行了,這里就交給我了,你們先下去吧。”田隊長一揮手,將這幾個家伙打發走。

    “田隊長,果然仁義無雙。”

    那幾個城衛軍隊長離開后,看到整個過程的秦塵,在黑牢中對田耽贊嘆說道。

    他卻是沒想到,田耽為了自己,竟然敢頂撞耿德元,這可是堵上前途的事情。

    田耽苦笑一聲:“秦大師,你就別嘲諷我了,田某雖然不是什么好漢,但知恩圖報的道理還是懂的,秦大師對田某恩重如山,那邊是田某的恩人,別的不說,田某決不能讓秦大師在黑牢區中吃了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