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44章 好大的威風

武神主宰
     “不過。”說到這,田耽嘆氣一聲:“耿副統領背景很深,田某昨天也了解了一下您的案子,這件事,十分復雜,似乎除了冷家之外,我有個朋友說,似乎三皇子殿下也曾給耿副統領送過手信,若真是如此,田某也不知道還能頂多久。”

    “三皇子給耿統領手信?”

    秦塵目光一凝,他倒是沒想到,這件事中,還有三皇子插手。

    “你確定,本少和你口中的三皇子無冤無仇,他為何要插手這件事?”

    田耽輕嘆一聲:“這件事,是田某一個在耿副統領麾下辦事的朋友暗中告知的,應該不會有錯,至于三皇子為何插手此事,田某就不知道了,也許是因為秦大師五國弟子的身份吧。”

    “五國身份?”

    “沒錯,三皇子此人,十分高傲,最講究血統,對一些偏僻之地來人,十分不屑,甚至曾經在王朝提議過鏟除西城貧民窟,只不過陛下沒有同意。而且,三皇子是王朝下一任國君的熱門人選,是幾個皇子中奪嫡呼聲最高的一個,他若是開口,我們署長恐怕都要給面子,秦大師若是有門路,還請盡快想辦法,田某恐怕堅持不了多久。”

    聽田耽這么一說,秦塵的眸光漸漸的冷了下來。

    此時,他也想起來了,這三皇子,似乎就是當初阻止幽千雪他們加入帝星學院之人。

    “這么說來,本少五國的身份,還礙著他三皇子了?”

    秦塵冷笑起來。

    這三皇子,三番五次為難自己,真以為自己是泥人,沒有半點脾氣么?

    如果他不插手這件事還好,若是真插手,而且還和冷家勾結在一起,就休怪自己不給面子了,今后要好好和他斗了一斗了。

    田耽見狀,急忙道:“秦大師,你不會想什么法子對付三皇子吧,千萬不要魯莽,三皇子地位高貴,在他眼中,我等不過只是一只螻蟻而已,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螻蟻?”秦塵怒極反笑:“很好,好一個螻蟻,不過他若把本少當成螻蟻,恐怕本少會讓他失望了。”

    秦塵目光一寒:“呼聲最高的皇子么?希望他,別做出錯誤的抉擇。”

    見秦塵這般,田耽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么,最終卻只能搖了搖頭,微微嘆了口氣。

    他這里無奈。

    另一側,回到自己辦公室的耿德元,卻是被氣得不輕。

    “好一個田耽,簡直活膩了,敢頂撞本統領,這次本統領非將他拉下馬不可,來人……”

    “屬下在。”一名城衛軍急忙上前。

    耿德元臉色陰沉,喝道:“你馬上去稟告骨痛靈,將這里的事情上報,并且告知古統領三皇子手信的事,讓他老人家出一份貶書,直接撤了這田耽的大隊長職位。”

    “是,屬下這就去。”

    耿德元臉色鐵青,本來這件事,是冷家吩咐他的事,還有三皇子的關系,他本不想讓古統領插手。

    可誰曾想,田耽竟然如此不給面子,讓他氣得發瘋。

    早知道,就不將秦塵送去黑牢區了。

    只是現在,后悔也晚了。

    所幸的是,他的頂頭上司古統領,在城衛署位高權重,想要罷免一個大隊長,絕對是一句話的事。

    到時候,等貶書下來,看那田耽,還如何囂張。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一名城衛軍,從外面走了進來。

    “什么事?”

    耿德元心情不好,冷聲問道。

    那城衛軍急忙單膝跪下,稟告道:“耿統領,外面有一個叫蕭雅的煉藥師,據說受了丹閣閣主的命令,要求我們城衛署,馬上將秦塵放出去,這是他們丹閣閣主的令牌。”

    說著,那城衛軍遞上來一塊令牌。

    耿德元正氣得厲害,看到桌子上的令牌,隨手就扔了出去,怒罵道:“一個小小的五國弟子,又是什么丹閣長老,又是什么丹閣閣主,這些丹閣的人都吃飽了沒事做么?你去告訴來人,這秦塵,是我城衛署的要犯,丹閣也沒資格過問城衛署辦案,讓對方趕緊離開!”

    “是!”

    那城衛軍當即轉身離去了。

    “難怪那小子底氣很足,原來是攀上了丹閣的路子,哼,丹閣在我大威王朝,一點名氣都沒有,市場份額連冷家的一半都沒有,也在老夫面前囂張,什么玩意。”

    耿德元嗤笑一聲,面露不屑。

    話音未落,之前那出去的城衛軍又匆匆走了回來。

    “不是讓你把人趕走了么?怎么又回來了?”耿德元眉頭一皺。

    “耿統領,外面又有人求見。”

    “又有人?是誰?”

    “是器殿的一個執事,據說是受了器殿殿主之命,來要求我們城衛署把那秦塵給放了。”那城衛軍連說道。

    “器殿?也為那秦塵?這是怎么回事?”

    耿德元郁悶不已。

    忍不住怒道:“就說那秦塵,是我城衛署要犯,必須嚴懲,誰來求情也不行。”

    耿德元冷笑一聲。

    器殿雖然很強,但在大威王朝,真正占據皇城兵器市場的是宗門實力中的鼎器閣。

    他耿德元,根本無需拍器殿馬屁,對器殿自然無所畏懼。

    可就在那城衛軍離開,耿德元還沒來得及休息一下,吱呀一聲,房門又被打開了。

    “耿統領,外面又有人求見!”那城衛軍都快哭了。

    “又有人?”耿德元也快瘋了,怒道:“這次又是誰?”

    “那人說他是血脈圣地的管事,為秦塵而來,要求我們城衛署的人,馬上放人。”那城衛軍戰戰兢兢道。

    “血脈圣地的管事?也為那秦塵求情?”

    耿德元豁然站起,臉色一變。

    耿德元靠著冷家,自然不在乎丹閣,對器殿也沒什么需求,無所畏懼,但是血脈圣地,他卻不能不在乎。

    眉頭一皺,沉聲道:“你就說我人不在,不見,至于放人?就說那秦塵,乃是王朝要犯,豈能說放就放,我城衛署,乃是聽從王朝號令,自然不能因為血脈圣地的求情,就直接將人放了,這是對王朝的不負責。”

    對血脈圣地的管事,他耿德元可不敢把話說的太狠。

    “這秦塵,怎么連血脈圣地的路子都搭上了?”

    等那城衛軍離去之后,耿德元臉色陰沉無比。

    正思索著,就聽外面傳來吵鬧之聲,一名臉色陰沉,身穿血脈圣地管事服的中年男子,跨步走了進來。

    在他面前,幾名城衛軍連連勸阻,卻根本攔不住對方。

    “閣下一個城衛署副統領,好大的威風啊!”

    一邊囂張走入耿德元辦公室,陳翔一邊冷眸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