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47章 大事不好了

武神主宰
     如此,鼎器閣才能在短短數十年時間,成為了大威王朝宗門勢力中最頂尖的三大之一。

    但其實,整個鼎器閣,其實是有一半的功勞,都是屬于器殿的。

    沒有器殿從百朝之地各地運營來的煉器材料,以及從上級器殿得到的最頂尖鍛造技術支持,鼎器閣豈能脫穎而出,一飛沖天?

    而今天,耶律洪濤震怒之下,直接就要封停大威王朝整個官方的兵器交易。

    這是何等恐怖的一件大事?

    整個大威王朝,邊境各地,軍隊之中,需要消耗多少兵器。

    若是這筆交易一停,恐怕整個大威王朝,都會陷入危難之中,導致王朝震動。

    “是。”那執事聽聞之后,頓時興奮不已,拿著信,急匆匆的就去鼎器閣了。

    實在是今天在城衛署太過憤怒了,今天所受到的羞辱,恐怕他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在耶律洪濤震怒不已,吩咐鼎器閣針對皇室的時候。

    血脈圣地所在,南宮離也極為憤怒。

    “會長大人,那耿德元也太囂張了,你是沒見到,屬下過去,對方那態度,根本就沒將屬下放在眼里,將我血脈圣地放在眼里。”

    陳翔回到血脈圣地,見到南宮離之后,一肚子苦水不停的在倒。

    他臉色鐵青,渾身發抖,可見耿德元給他的憤怒究竟有多少。

    “他一個副統領,真敢這么說?”

    陳翔對面,南宮離臉色鐵青,目光也冰冷不已。

    “會長大人,屬下敢欺騙你么?你是不知道,如果不是屬下灰溜溜的離開,那耿德元都要將屬下都給抓入大牢了。”

    陳翔胸口起伏,想到之前的場景,他就氣得不輕。

    他可是血脈圣地管事,平素里威風八面,什么時候說過這樣的欺辱?別說是一個副統領了,就算是城衛署正統領,又算什么?見到他還不是要尊稱一聲大師,可今天,他的遭遇,自己想想都覺得憤怒。

    “好,很好。”

    南宮離語氣森寒,“一個小小的副統領,也敢抓我血脈圣地的管事,動我血脈圣地的人,還敢將我血脈圣地的管事轟出去,看樣子城衛署本事大漲啊。”

    認識南宮離的人都知道,南宮離這樣,是真的憤怒了。

    耿德元打的,可不僅僅是陳翔的臉,更是他血脈圣地的臉,他南宮離的臉,他若還能鎮定,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一個小小的副統領,哪里敢這么說話,此人靠著冷家,背后肯定還有人支持,不然不會如此。看來這城衛署,是鐵了心和老夫作對了。”“很好,既然如此,老夫就陪他們好好玩玩,你就待在血脈圣地,老夫要親自進宮一趟,問問這大威王朝,是不是不需要我們血脈圣地在此進駐,如果不需要,盡早說,我們血脈圣地,也不稀罕在這里建立

    分部。”

    南宮離怒氣沖沖,話音還沒說完,便直接出了血脈圣地,直接入宮去了。

    不約而同的,這三家采取的措施,都是直接針對大威王朝皇室,而并非針對城衛署。

    在他們眼中,城衛署只是大威王朝麾下的一個部門,還不值得他們如此針對。

    皇宮。

    議政殿。

    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正伏案在奏章之中,辛苦批閱。

    “陛下,您已經辛苦工作了五個時辰了,不如歇息一下吧。”

    一名老太監走上來,心疼的說道。

    “唉,最近一段時間,我大威王朝正處多時之秋,周邊的大周王朝等勢力,對我大威,一直虎視眈眈,朕心中焦急啊。”

    大威王朝的皇帝,名為劉玄睿,今年才四十出頭。

    這個年紀,可以說是正直壯年,更何況劉玄睿在武道上的天賦極高,四十多歲,卻已經是半步武王強者,一身霸氣散發,頗有雄主風范。

    只是抬起頭,卻能看到,劉玄睿一頭黑發中,竟也已經夾雜著絲絲斑駁的白發。

    大威王朝這些年,并非一帆風順,外部,有大周王朝等王朝虎視眈眈,內部,一些宗門之間的沖突,也經常發生,勢力錯綜復雜,彼此內斗,消耗大威王朝國力,讓劉玄睿幾乎操碎了心。那老太監跟隨劉玄睿已經多年,見劉玄睿如此疲憊,頓時心疼的勸慰道:“陛下,雖然政事繁忙,但您也要注意身體,保重龍體啊,奴才剛才讓御膳房給陛下煮了燕窩羹,陛下先吃一點吧,養足了精神,才

    好為王朝效力,咱這大威王朝,還得仰仗陛下呢。”

    劉玄睿有些疲累的揉了揉眉心,嘆息道,“也好,黃煥啊,還是你心疼朕啊。”

    老太監頓時跪伏在地,激動道:“能服侍陛下,是老奴的榮幸。”

    說著,當即將燕窩羹端了上來,劉玄睿還沒來得及吃上幾口。

    “陛下,大事不好了。”

    一個焦急的聲音,從議政殿門外傳了過來。

    那老太監見有人打擾陛下休息,心中頓時大怒,剛準備呵斥,看到門外來人之后,頓時收了回去。

    來人,是一名須發花白,身穿煉藥師袍的老者,正是宮廷煉藥師首領,費冷大師。

    費冷大師,是大威王朝宮廷煉藥師首領,一身修為在六階后期巔峰,同時也是一名六品初期的煉藥師,在皇宮中,地位卻是不低。

    “原來是費大師,不知出了什么事,讓費大師如此慌張?”

    見到費冷臉上焦急的表情,劉玄睿心中一驚,急忙放下燕窩羹,沉聲詢問。

    費冷平素里,一心鉆研煉藥師,在王朝,也服役了數十年,可以說,劉玄睿還是第一次從費冷臉上,看到如此焦急的神情。“陛下,老臣前來,的確是有要事,剛才不知怎么回事,丹閣突然派人過來找到老夫,告訴老夫今后丹閣和我們皇室的丹閣所有交易,全都取消,而且,還讓我們明天之前,將之前所有丹藥的欠款結清,這

    等大事,老夫做不了主,所以急著來請示陛下。”

    費冷焦急說道。

    “什么,丹閣要取消和我們皇室的交易,這是怎么回事?”劉玄睿一愣,眼神漸漸凝重起來,皺著眉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