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48章 麻煩大了

武神主宰
     大威王朝皇室,雖然也有費冷大師領導的宮廷煉藥師,但是,人數并不多,主要是為劉玄睿等皇族要員們服務。

    而整個皇室,人員眾多,每天消耗的丹藥,都是一個天文數字。

    因此,其它很多皇宮成員的丹藥需求,其實都是通過丹閣采購的。

    甚至于,劉玄睿等皇室要員們需要的一些高階丹藥,宮廷煉藥師所煉制不出來的,也是通過丹閣進行定制。

    這項合作,一直持續了很多年了,從來沒有出過紕漏,怎么突然之間,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老臣也不知道啊,今天丹閣的人過來,直接告知老臣這個情況,老臣想多問一下,對方理都不理,機會都不給老臣一個。”

    費冷郁悶說道。

    劉玄睿眼神凝重起來,丹閣的這個舉動,太不正常,看樣子,應該是發生了什么事,否則,丹閣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當即皺著眉頭,疑惑道:“是不是你們宮廷煉藥師,得罪了丹閣?”

    費冷苦著臉道:“陛下,你是了解我的,可能么?”

    “這倒也是。”

    劉玄睿點頭。

    費冷雖然是宮廷煉藥師首領,但他本身,卻是大威王朝的子民,在丹閣也曾任職過一段時間。

    甚至于,丹閣的上上任閣主,對年輕時的費冷機會看好,曾指點過費冷相當長的時間,可以說費冷和丹閣,是有師徒情分的。

    如果說其他人得罪丹閣,劉玄睿倒還相信,若說費冷會得罪丹閣,打死他也不可能。

    “丹閣的卓清風閣主,朕也見過兩次,來自北天域丹閣,因此對咱們大威王朝比較輕視,顯得有些孤傲,但是人卻不壞,更何況,他再強,如今也在我大威王朝任職,不可能不在乎我們王朝的態度,若說他會無緣無故針對我們,顯然是不可能,很有可能是我們在某些地方得罪了他們。”

    “這樣,費大師你和丹閣,關系還不錯,這個事,你可以找卓清風閣主好好溝通一下,如果有什么地方得罪的,該交流交流,該道歉道歉,也不要做什么意氣之爭。”

    “當然,如果是丹閣在那里無理取鬧,沒事找我們王朝麻煩,咱們大威王朝,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

    劉玄睿沉聲說道。

    “好,有陛下的指示,老臣心中就有底了,那老臣就先行告退了。”

    費冷也冷靜下來,拱拱手,剛準備轉身離去。

    “陛下,大事不好了。”

    就在這時,殿門外再度傳來一陣焦急的聲音。

    “什么人在外面喧嘩?”

    老太監眉頭一挑,尖著嗓子怒道。

    今天怎么回事,一個個都來打擾陛下休息,活膩了么?

    “回黃總管,是工部齊大人緊急求見陛下。”

    一名小太監急忙走進來惶恐說道。

    “齊大人?”

    劉玄睿眉頭一皺,連說道,“宣!”

    齊恒,是大威王朝工部總管,掌管整個大威王朝工部事宜。

    而工部,主要掌管大威王朝軍隊和皇室的兵器等項目,可以說,是一個極為重要的部分。

    一般能擔任工部總管的,都是國君最為親信的人,這齊恒,也是劉玄睿親自提拔上去,是他的親信。

    因此劉玄睿對齊恒極為了解,知道此人一向兢兢業業,很少會進宮打擾自己,此次如此著急而來,定然發生了什么緊急的事情。

    果然,一個留著小胡子的中年男子進來之后,急忙就在劉玄睿面前跪了下來。

    “老臣斗膽驚擾陛下,還請陛下恕罪。”

    一進來,齊恒便磕頭謝罪。

    “免禮,齊恒,今日你急急來找朕,究竟所為何事?”

    “唉,陛下,按理說,老臣是不應該來向您訴苦的,但是這件事,實在是太突然,而且太嚴重了,老臣不得不進宮,求陛下給老臣指點一條明路。”齊恒一開口,便是愁眉苦臉,就差沒直接流淚了。

    “到底是什么事?”劉玄睿沉聲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齊恒如此緊張。

    一旁原本準備離開的費冷,也忍不住停下了腳步,好奇看來。

    “陛下,就在剛剛,我工部接到了來自鼎器閣的信,一名鼎器閣弟子說奉他們閣主之命,來通知老臣,鼎器閣和咱們王朝的兵器交易,暫時停止,之前的一切業務,也直接停掉,從今往后,鼎器閣將不再為我們大威王朝提供寶兵,老臣一時懵了,只能進攻來求見陛下。”

    “什么?鼎器閣停止和我們王朝進行寶兵交易?”

    劉玄睿豁然站起,身前的奏章瞬間被撞翻在地,可他卻渾然不覺,臉上只是露出震驚的神情。

    鼎器閣,和大威王朝合作了這么多年,可以說,整個王朝各個部門,如城衛軍、御林軍乃至地方上的駐軍和邊境的軍隊手中的兵器,幾乎都是鼎器閣打造的。

    如此大的訂單,才能鼎器閣能夠以一家煉兵宗門,擠入宗門勢力前三。

    可如今,對方竟然直接要斷絕和大威王朝的合作,這讓大威王朝以后去哪里尋找如此大的煉兵宗門?

    特別是現在邊境極為不穩定,一旦爆發戰爭,失去了鼎器閣的支持,難道讓他們大威王朝邊境的將士,赤手空拳和敵方王朝進行交鋒嗎?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說丹閣停止丹藥供應,只是讓劉玄睿有些震驚外,那么鼎器閣停止寶兵供應,讓劉玄睿這個大威王朝的國君,頓時就慌了。

    “這絕對不是錢的問題,而是發生了什么我們所不知道之事。”

    劉玄睿作為大威王朝國君,心思非常敏銳,眉頭一皺,立即就感到了不對勁。

    “丹閣和鼎器閣和我們合作了那么多年,大家都十分愉快,沒有說鬧過矛盾,怎么一天之內,兩大勢力同時和我們大威王朝皇室鬧翻?齊愛卿,那鼎器閣的弟子,還說了什么沒有?”

    “老臣也問了,對方只是說這是器殿給鼎器閣的命令,老臣還想問什么,對方就根本不搭理屬下,直接轉身就走了。”

    “器殿的命令?”

    劉玄睿皺起眉頭,鼎器閣有器殿支持,這個消息,整個王朝知道的勢力不多,但他這個大威王朝的國君,卻是了解的。

    這么說來,問題是出在器殿之上?

    只是,器殿一向淡薄名利,這從他寧愿扶持鼎器閣成為三大宗門之一,自己卻甘愿默默待在背后就看得出來,器殿根本不是一個喜歡爭權奪利的勢力。

    怎么突然之間,直接就和他大威王朝鬧翻,甚至一點征兆都沒有?

    這可麻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