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50章 各方行動

武神主宰
     冷非凡頓時大喜:“那就靜等三皇子殿下佳音了。”

    冷家雖然在城衛署有影響力,但想要讓城衛署出面去丹閣拿人,卻還是有些吃力。

    可只要三皇子下令,那一切就好辦多了。

    “不過也請冷家主記住了,其他東西,本殿可以不在意,但是冷家主答應本殿的,可要盡快兌現。”三皇子冷冷道。

    冷非凡笑了起來:“殿下放心,只要將那幾個五國的賤民從丹閣中帶出來,冷某會第一時間將那幾人,帶到殿下的府邸,給殿下享用,保證讓殿下滿意。”

    “那就好!”

    三皇子和冷非凡對視一眼,盡皆笑了起來。

    黑牢區。

    “秦塵大師,田某已經將三皇子插手的消息,替大師您送出去了。”

    田耽站在秦塵面前,恭敬說道。

    這兩天,他在秦塵的幫助下,非但再次回到了半步武尊境界,甚至,秦塵又給了他一些提點之后,竟讓他隱約有種直接突破到六階境界的沖動。

    這讓田耽對秦塵,是徹底的臣服。

    自從知道這件事,有三皇子在里面插手之后,田耽對自己以后還繼續在城衛署任職,幾乎不報任何希望了,早就已經做好了撤職的準備。

    而在秦塵的指點下,他若真能突破到六階武尊,就算離開城衛署,也足以去其他任何地方,而不會受到輕視。

    并且今天前往丹閣送信的時候,也讓田耽感受到了秦塵在丹閣的地位,竟然是丹閣閣主卓清風親自接待,并且仔細詢問秦塵的消息。

    讓他明白,秦塵之前所說的和丹閣關系,絕非是胡口亂謅。

    “很好,這里沒你什么事了,田隊長你休息去吧。”

    知道消息傳了出去,秦塵不由得點點頭。

    他雖然人在黑牢,但很清楚,許博長老和卓清風閣主他們肯定在想辦法解救自己,但若是沒有把三皇子這個因素算進去,很容易導致解救行動失敗。

    這是秦塵不愿看到的。

    而在收到了秦塵傳出的消息之后,卓清風等人目光也都冷了下來。

    難怪城衛署的人如此囂張,根本不將他們放在眼里,三皇子,很強么?

    還不是儲君,就已經敢對他們這些勢力如此輕視,若是今后登基了,還有他們好果子吃?

    恐怕三皇子劉元鑫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這個舉動,會惹來卓清風他們如此強烈的敵視。

    在卓清風正憤怒著的時候,費冷卻已經趕到了丹閣。

    “許博長老,還請稟告一下,在卓閣主面前美言幾句,說費某求見。”

    費冷的姿態擺的很低,對著卓清風恭敬說道,那態度,哪里像是大威王朝宮廷煉藥師的負責人,反倒是像一個煉藥學徒。

    “費冷大師稍等,容老夫去稟報一下。”許博看了眼費冷,知道他為什么而來,當即不慌不忙前去稟報。

    “這大威王朝,這么快就有行動了?速度還挺快。”

    接到費冷求見的消息之后,卓清風忍不住一聲冷笑。

    對此,他早就預料。

    以皇室現在的處境,斷然不可能真的和他丹閣斷絕交易。

    “閣主,費冷前來,必定是和閣主您的舉措有關,要不要屬下將他帶進來?有費冷大師在,說不定,就能將塵少從城衛署救出來。”許博長老面露希冀。

    “再等等。”

    卓清風擺擺手,冷哼道:“費冷雖然是宮廷煉藥師的負責人,但不善交際,和城衛署也沒什么關系,現在既然知道城衛署里有三皇子插手,就算是費冷真的出面,那城衛署恐怕也不會就范。就說老夫還有要事處置,先晾他一會。”

    “屬下明白了。”

    接到卓清風的命令后,許博當即重新回到了會客室。

    “許博長老,卓閣主怎么說?”

    見到只有許博一人回來,費冷心中一驚,急忙緊張問道。

    許博皺著眉頭道:“費大師,實在是抱歉了,閣主大人他現在還有要事處理,恐怕見不了費大師了。”

    “這……”費冷心中一驚,沒想到卓清風連他的面都不想見,這問題很嚴重啊。

    “許博長老,您給老夫美言幾句,此恩,老夫以后定然不忘。”費冷著急說道,姿態擺的很低很低。

    “實在是抱歉,會長大人這兩天,因為某些事情忙的焦頭爛額,的確是沒有功夫見費大師,還請費大師回去吧。”擺擺手,許博冷哼道。

    知道是三皇子在從中作梗之后,許博對皇室,心中也憋了一肚子火,對費冷這個宮廷煉藥師首領,自然也就沒什么好臉色。

    “別,別啊,許博長老,你我之間也算是有些交情,不知道丹閣和我宮廷煉藥師之間,到底出了什么問題?還請明示。”費冷急的是像熱鍋上的螞蟻。

    “恕在下無可奉告,而且,閣主大人不說,在下做下屬的,豈能亂說,告辭。”

    一擺手,許博轉身就要離開。

    “許博長老,既然卓閣主忙,那老夫就在這里等,老夫有的是時間,還請許博長老幫忙稟報一下,萬分感激。”

    如果是別的人,敢這么給他臉色,費冷早就轉身就走了,但是如今,出了這么一大檔子事,見不到卓清風,費冷又怎么敢走。

    特別是連許博都這么給他臉色,讓費冷知道,丹閣對他們,的確是無比憤怒。

    在沒弄清楚事情來龍去脈之前,他又豈會離開。

    “費大師既然執意要等,那在下也沒話說,費大師的要求,在下會和會長說的,只是會長什么時候有空,老夫就不能保證了。”

    說完,許博轉身離開,只留下費冷郁悶的在會客室中,耐心等待。

    費冷在這邊坐著冷板凳,心頭揣測的等著。

    另一邊。

    工部總管齊恒,倒是很順利的見到了耶律洪濤殿主。

    “老齊,如果不是看在你我之前還有那么一份交情,當年一起在器殿同事過,你也曾幫過老夫的份上,今天這門,老夫是不會讓你進的。”

    器殿中,耶律洪濤讓人把齊恒帶進來后,一肚子火氣,恨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