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51章 給個交代

武神主宰
     齊恒只能陪著笑臉:“耶律老哥,你我之間的交情,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到底什么事,讓你火氣這么大?竟要讓鼎器閣直接斷絕和我大威王朝工部的合作,這件事,影響太大了,老弟我心中惶恐啊,您是不知道,陛下也知道了這件事,對此十分關注,陛下可是對你們器殿,一向十分在意的,到底是為什么,老哥要這么做?這是把老弟我放在架子上烤啊!”

    “為什么?你還有臉說!”耶律洪濤冷哼一聲:“還陛下對我們器殿十分在意,我看是十分不屑吧?”

    “看您這話說的,哪能啊,您器殿,那是何等可怕的勢力,老弟我也是沒有本事,否則但是豈會去工部,恐怕那時候也留在器殿繼續任職了,您是不知道,每每想到老哥,老弟我都羨慕的很呢。”

    齊恒是諂媚的笑著,心中卻火辣辣的,他堂堂工部總管,什么時候這么拍過馬屁?

    特別還是在多年的老朋友面前,這臉,丟的厲害。

    “羨慕,有什么好羨慕的,我器殿,說出去是大陸頂尖勢力,可在你大威王朝,一點都不好使啊,隨便一個衙門,就敢打我們的臉,一點都不把我們器殿放在眼里,我看我器殿啊,在這大威王朝繼續待下去也沒什么意思了,還是搬走的為好。”

    “老哥您說的什么話,您要是走了,老弟我以后找誰請教去啊,我大威王朝,損失太大了。”

    齊恒是嚇得魂都要沒了,血脈圣地要走,這器殿怎么也要搬走啊,不行,這可萬萬不行。

    “對了,您剛才說的打臉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可是陛下都十分敬仰的大師,我大威王朝哪個衙門敢打老哥您的臉,這里面不是有什么誤會吧。”齊恒急忙說道。

    “誤會,嘿嘿。”耶律洪濤冷笑一聲,憤怒道:“我看不是什么誤會,你們大威王朝能耐啊,一個小小的城衛署,掌管治安,無法無天,橫行無忌,連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里,想抓誰就抓誰,案子想怎么判就怎么判,不愧是城衛署,執掌王朝律法,威風的很吶。”

    齊恒聽的是冷汗直冒,這耶律洪濤一大堆吐槽,其實都是冷嘲熱諷。

    這表明什么?

    表明對方肚子里火氣很大啊!

    不過齊恒也聽明白了,這件事的起因,似乎和城衛署有關。

    “耶律老哥啊,你就別拐彎抹角了,要說城衛署敢得罪你器殿,不可能吧?柳署長我也認識,老好人一個,怎么會得罪你器殿呢?是不是下面人不懂事,沖撞老哥了?您告訴我,回去之后,老弟我一定替你弄明白。”

    “弄明白?我看還是別了,你們那城衛署,太威風了,我怕他們知道我耶律洪濤敢找他們麻煩,連老夫我都抓進去,我看我們器殿還是直接搬走比較好,省的什么時候,被人抓進黑牢,黑白不分,直接弄死在里面,都不一定。”耶律洪濤連連擺手。

    齊恒大概弄明白了一些,看樣子,是城衛署的人,抓了器殿的人,里面鬧出了一些誤會。

    “耶律老哥,您這樣,那是太膈應老弟我了,您是不知道,自從得知您器殿的事情之后,陛下是非常關注,非要老弟我把事情弄明白。您也就別為難老弟我了,到底是什么事情,是您器殿的人被城衛署抓了,還是城衛署辦了什么冤假錯案了?老哥您就給我說清楚,如果是抓錯了人,老哥您就派個人給我,直接跟我去城衛署想辦法把人給弄出來,您老哥生我的氣那沒事,可千萬不能讓您器殿的人受苦,您說是不是?”

    齊恒是苦口婆心,好說歹說。

    “派人去城衛署撈人?齊老弟,這我可不敢。”耶律洪濤連連擺手,“老夫之前派人過去,差點被城衛署的人抓了,再撈人,我怕我那屬下直接被城衛署用個罪名抓起來,砍了頭!”

    耶律洪濤冷嘲熱諷,讓齊恒明白,這一次,恐怕耶律殿主是出了真火了。

    只是聽了這么多之后,齊恒也明白了過來,看樣子,的確是器殿的什么人,被城衛署抓了,而耶律洪濤派人去救,結果差點也被抓,惹怒對方了。

    明白了之后,齊恒一顆心也就放了下來,知道弄清楚了事情的起因,就有解決的辦法了。

    “耶律老哥,到底是什么人,讓你如此生氣?您和我說,老弟我肯定給你個交代。”拍著胸脯,齊恒高聲說道。

    “齊老弟,本來這件事,我是不想說的,但看在你我深交這么多年的份上,就和你說道說道,老夫的一個朋友,被你王朝城衛署的人給抓了去,本來老夫也沒當回事,派人去弄清楚情況就好了,可誰知道,那城衛署的耿副統領威風的很,辦案不將講證據,硬要把我那朋友的正當防衛辦成違法殺人,老夫派人去弄清楚情況,可那耿德元,非但連人都不見,甚至直接將老夫的手下給打了出來。”

    “還說什么他們城衛署辦案,誰來都不行,一點都不將老夫放在眼里。”

    “唉!”說到這,耶律洪濤忍不住嘆息:“想我耶律洪濤,堂堂器殿殿主,一個小小的城衛署副統領,都敢如此囂張,一點都不把老夫看在眼里,老夫在這大威王朝待著還有什么意思?”

    “城衛署副統領耿德元,有這回事?”

    “啪!”

    猛一拍桌子,齊恒是豁然站起,怒氣沖沖。

    這倒不是裝的,而是真的心中憤懣。

    他了解耶律洪濤的為人,不是個愛說大話的人,所說的,定然是事實。

    難怪器殿會如此震怒。

    堂堂器殿殿主,朋友被抓,派人去城衛署了解個情況,竟然被一個副統領直接打殺出來,一點面子都不給,換誰誰不怒?

    “耶律老哥,您這事我是弄明白了,您老放心,這件事,陛下都在關注,老弟現在回去,就把事情弄清楚,老弟我保證,只要事情真是如此,此人絕不會有好果子吃,我工部,也會給老哥您一個滿意的交代。”

    說到這里,齊恒直接站起來,轉身就離開了器殿。

    既然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現在所要的做的,就是盡快核實,然后把耶律洪濤的朋友第一時間給放出來,這才會有一絲轉機。

    否則,以耶律洪濤的脾氣,真要再繼續發展下去,就算是陛下的面子,甚至都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