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52章 秦大師

武神主宰
     在齊恒弄明白了情況,開始展開調查的時候。

    劉玄睿身邊的老太監黃煥,也終于在劉玄睿的派遣下,來到了血脈圣地。

    豈料他的待遇,卻是比費冷都不如。

    得知黃煥的來意后,黃煥別說是見到南宮離了,連血脈圣地的大門都沒能進,就被陳翔管事給趕了出去。

    而后直接丟下一句話:“既然大威王朝一點都不將他們血脈圣地放在眼里,那么也就別說什么了,他們血脈圣地是搬定了,不過,就算是搬定了,秦大師若是少了一根汗毛,他血脈圣地一定和大威王朝沒完!”

    “秦大師?”黃煥很少過問宮外的大事,因此也不知道秦塵滅掉馮家了事情。

    就算是聽說了,也不會把陳翔所說的秦大師,和一個五國的少年聯系上。

    不過,黃煥能擔任大威王朝司禮監首席,思維也是極為敏銳,立即就明白了,事情就應該出在這所謂的秦大師身上。

    “秦大師?難道王朝之中,又來了某個血脈大師?結果在這里遭遇到了不公平待遇?惹得血脈圣地震怒了?”

    黃煥心中是悚然一驚。

    他雖然不知道陳翔口中的秦大師究竟是什么人,但既然能被陳翔稱呼大師,并且讓南宮離會長如此震怒,甚至發話將血脈圣地從大威王朝搬出去,那這個大師,極有可能是一個身份極高之人。

    甚至于,地位還要在南宮離之上。

    否則,南宮離會長豈會如此震怒,甘愿和大威王朝撕破臉皮?

    黃煥一念及此,頓時有些急了。

    不僅僅是因為血脈圣地要搬走的事,更是為大威王朝得罪這么強大的一名大師,而感到心驚。

    “不好,此事我必須盡快稟報陛下。”

    也顧不得在意在血脈圣地受到這么屈辱的對待,黃煥是三步并作兩步,急匆匆的朝皇宮跑去,找劉玄睿匯報去了。

    丹閣。

    “閣主大人,費大師在會客室,等了已經大半個時辰了,是不是……”

    卓清風辦公室,許博進來匯報。

    “他還在等?”

    卓清風皺起眉頭:“罷了,你把他帶過來吧。”

    “是!”

    許博這才匆匆離開。

    會客室中。

    費冷面前的茶水,早就涼了。

    但他的心,卻比這茶水還要更涼。

    他不信,自己到來的消息,卓清風閣主會不知道。

    可如今大半個時辰過去了,卓清風閣主都沒接見他,這代表什么?

    代表對方心中的憤怒,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大啊。

    卓清風雖然身份高貴,可他費冷也是宮廷煉藥師首領,背靠皇家,什么時候被人這么冷落過?

    換做平時,他早就一扭頭走了,但現在,就算心中再憋屈,也得忍著。

    畢竟陛下的任務交代下來,他若是沒完成就離開,根本沒臉回宮啊。

    正郁悶憋屈著,一陣腳步聲響了起來,許博長老終于再一次露面了:“費大師,讓你久等了,我家閣主先前一直在忙,所以一直沒時間,現在事情暫告段落,聽說費大師還在這里等著,很是過意不去,把我們這些做手下的,痛罵了一頓。快請,快請!”

    “許博長老哪里的話,卓清風閣主日理萬機,老夫在這里等個片刻,那是應該的,太客氣了。”

    費冷急忙站起來,聽說卓清風終于愿意見自己了,哪里還管的了受沒受委屈,就差激動得跳起來了。

    只要卓清風愿意見自己,那么事情就有希望。

    “費大師,下面的人不懂事,怠慢了。”

    辦公室里,卓清風見到費冷進來,連開口說道。

    語氣客氣,沒有什么針對,但也沒有什么熱情。

    “哪里的話,卓閣主您事務繁忙,老夫冒昧過來打擾,是老夫唐突了。”費冷姿態擺的很低。

    “呵呵,客氣話就不多說了,不知道費大師此行起來,有何指示?”

    費冷剛坐下,倒好熱茶,卓清風便直接說道。

    “卓閣主,在下此次前來,的確是有要事,老夫斗膽問一句,是不是我費某,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丹閣?”

    “得罪?這里哪里的話?”卓清風笑了笑:“費大師也是我丹閣出身,老夫和費大師也有多年交情,對費大師,老夫也是頗為佩服。”

    “可是,丹閣今天為何突然斷絕和我宮廷煉藥師的丹藥交易,還有之前的那部分賬單,必須在明天前還清,這真的是……”費冷急忙道。

    聽費冷說的是這事,卓清風臉色頓時難看了下來:“如果費大師是為了這件事來,那么就恕老夫冒犯了,許博,送客。”

    見卓清風一下子就翻臉了,費冷明白,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丹閣了。

    “且慢,卓閣主,我費某的為人,你是知道的。你給我一句明白話,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丹閣,是的話,費某愿意負荊請罪,卓閣主這樣,讓費某真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著急啊。”

    “這件事,和費大師無關,純粹是大威王朝的事情,如果費大師問的是這事,老夫卻是愛莫能助了!”卓清風語氣很堅決。

    “和費某無關,是大威王朝的事情?”費冷心中立刻松了一口氣,只要不是他宮廷煉藥師出的事情,那就好。

    “不過,究竟是什么事,讓卓閣主如此震怒?卓閣主,你之前也說了,費某也是出自丹閣,對丹閣感情頗深,如果丹閣受到了什么委屈,只管和老夫說,老夫好歹也曾是丹閣的人,豈能讓丹閣受到半點委屈?更何況,這件事,陛下也已經得知,他一向極為仰重卓閣主,對閣主也極為敬佩,讓屬下務必要弄清楚起因。”

    費冷是義憤填膺,大聲說道。

    “費大師真要弄明白?”卓清風淡淡問道。

    “自然。”費冷今天弄不明白來龍去脈,豈會甘愿離開?

    “那好,既然費大師問了,卓某也就不賣關子,費大師剛才說大威王朝對卓某極為仰重,可卓某卻發現,根本不是如此啊。”卓清風冷哼一聲:“卓某有個朋友,在初來皇城,卻受到皇城世家威脅,被諸多人圍殺,所幸卓某的朋友天賦驚人,才免于一死,結果正當防衛之下,不小心將那世家的人給殺了。”

    “這下倒好,本來是一件正當防衛的事,你們大威王朝城衛署不問青紅皂白將卓某朋友關入黑牢區。卓某讓屬下拿著卓某的閣主令牌去要人,不但對方不給面子,更是將我丹閣狠狠地羞辱了一頓,說什么城衛署辦案,執掌的是王朝律法,我丹閣沒資格過問。更氣人的是,直接將老夫的閣主令牌扔在地上,肆意凌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