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53章 一塊抓走

武神主宰
     卓清風越說火氣越大:“我想請問一句,你們城衛署辦案,就是這么辦的么?先不說我那朋友根本無錯,只是正當防衛,難道老夫堂堂丹閣閣主,連過問一下朋友的案件都不行?甚至連閣主令牌都被砸在地上。”

    “費大師剛才還說,陛下對我丹閣極為敬佩、仰重,難道就是這么仰重的?”

    “老夫算是弄明白了,在這大威王朝,根本沒人把握丹閣當回事,連一個小小的城衛署,都敢這么欺辱我丹閣,甚至不將老夫這個丹閣閣主放在眼里,那么老夫還有什么臉繼續待在大威王朝?這交易,做下去還有什么意思?”

    卓清風說的是憤怒無比。

    “什么?”

    聞言,費冷整個人徹底驚呆了:“還有這樣的事?”

    許博在一旁冷哼道:“費大師,難道卓閣主還會平白無故冤枉城衛署不成?那個姓耿的城衛署副統領,不但侮辱我們丹閣,更是將閣主大人的閣主令牌都給摔壞了,你說說,遇到這種事,我們丹閣能怎么辦?”

    費冷是驚得渾身冷汗都出來了。

    這城衛署什么人吶,連丹閣閣主令牌都敢摔?

    正震驚著,就見卓清風隨手一抬,一塊令牌已經落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費大師你自己看。”

    費冷急忙看去,就看到桌子上,擺放著一塊令牌,只是那令牌邊緣,卻出現了一些劃痕,雖然細微,但以費冷的眼力,卻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城衛署竟然敢這么做?”

    費冷自己都快被嚇傻了。

    什么人,膽子這么大?連丹閣閣主的令牌都敢扔,活膩了嗎?

    難怪丹閣如此震怒,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說不定更震怒啊。

    閣主令牌,這是北天域丹閣下發的,代表的是什么?是閣主的身份,是煉藥師的尊嚴?

    就算是北天域上級丹閣來下發令牌,也要小心翼翼,極為隆重,因為閣主令牌,代表的是煉藥師的臉面。

    可如今,竟然被人如此糟蹋。

    這還能忍?

    換做任何一個煉藥師,恐怕都不能忍。

    心下驚怒之下,費冷急忙拱手:“卓閣主,還請息怒,這件事,老夫已經明白了,這里面,應該是有什么誤會,不過你放心,費某自己也是煉藥師,深知閣主令牌的珍貴,那可是比任何一個煉藥師自身性命還要寶貴的東西,若是這事是真的,費某保證,一定給卓閣主,給丹閣一個交代。”

    心中盡管憤怒,費冷心中還是有些不敢置信。

    “而且這件事,既然是城衛署鬧出來的,丹閣也不能把氣撒在我們宮廷煉藥師以及皇族身上啊,我們可都是無辜的。”

    費冷說的是楚楚可憐。

    “可憐?”許博嗤笑一聲:“費大師不會以為一個副統領,就敢這么做吧?那副統領,之所以這么做,聽從的可是某些人的命令。”

    “什么意思?”費冷一愣。

    “什么意思?”許博冷笑一聲:“在下打聽到了,那副統領之所以敢這么囂張,是因為背景很深,和皇城豪門冷家走的很近,更重要的是,他的這件事,得到了三皇子的親睞,有這樣的靠山,不把我丹閣放在眼里,那也是正常的很!”

    “三皇子?”

    費冷一驚,這件事,怎么又牽扯到三皇子了?

    他神色凝重起來。

    如果只是牽扯到城衛署,那他直接稟報陛下,敢處置誰,直接處置,根本沒一點壓力。

    可牽扯到三皇子,費冷卻不敢隨意就走了。

    必須弄清楚。

    “許博長老,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三皇子,怎么會和一個城衛署的副統領牽扯上?”

    “誤會?”

    許博冷笑一聲,敢準備說什么,就聽丹閣下方突然傳來一陣喧嘩之聲。

    怎么回事?

    辦公室中的卓清風等人都是一皺眉頭,剛準備出去弄清楚情況,就看到蕭雅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閣主,師尊,不好了,城衛署的古統領帶了一大隊的城衛軍來我們丹閣,要把千雪他們給帶走,現在在大廳里僵持住了。”

    蕭雅神色驚慌,一臉焦急。

    “什么?”

    “還有這種事!”

    卓清風和許博勃然變色,顧不得理會費冷,急匆匆的就朝大廳中跑去。

    只留下一旁驚呆的費冷。

    城衛署來丹閣拿人?他這是在做夢么?

    回過神來,卓清風等人已然離開了這里,頓時也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丹閣大廳。

    兩隊人馬,此時正憤怒的對視著,彼此之間,火藥味極濃。

    大廳中原本的顧客,已經被趕到了一邊,不少出售丹藥的柜臺,也被砸碎在地,一些丹藥滾得七零八落,顯得極為凌亂。

    這兩隊人馬,一隊,正是古統領所帶的城衛軍,另一對,這是李楓為首的丹閣護衛隊。

    冷冷的掃視著面前丹閣的護衛隊,古統領臉上,帶著冷漠,冷聲道:“李隊長,我們今天無意來丹閣搗亂,這是你們丹閣中,窩藏了我城衛署要捉拿的要犯,還請李隊長馬上讓開,讓我城衛署的人進去拿人,不要給你們丹閣惹不必要的麻煩。”

    “古晉,這里是我丹閣,這里都是我丹閣的煉藥師和顧客,沒有你所說的要犯,給我馬上離開。”李楓帶著一群丹閣護衛,震怒說道。

    “李楓隊長,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別以為這里是丹閣,我們就不敢動手了,你應該知道,我們要捉拿的是什么人,那幾個五國要犯,就在你們丹閣之中,如果再不交出來,信不信我城衛署連你們的丹閣的人一起抓。”古統領身邊,耿德元獰笑說道。

    本來,耿德元正在找古統領罷免田耽的隊長職務。

    聽說耿德元和三皇子接上頭之后,古統領是大為驚喜。

    他在城衛署統領一職上,做了也有七八個年頭了。

    雖然已經隱隱是三大統領中的第一人,卻因為沒有靠山的緣故,一直沒能升上去。

    眼看著,他也快到點了,如果這兩年,他在仕途上還不能更近一步,那么很可能,就只能在這正統領的位置上干一輩子了。

    這讓一心往上爬的古統領心中,憋屈不已。

    如今聽說自己屬下耿德元靠上三皇子之后,頓時驚喜萬分。

    只要能靠上三皇子這棵大樹,以后別說在城衛署了,將來直接進入朝廷,也不是什么難事。

    因此激動之下,正準備親自出馬,罷免田耽的時候,卻正好接到了冷家和三皇子新的命令,去丹閣拿人。

    平素里,讓古統領去丹閣拿人,那是打死他也不會干的。

    可發現是三皇子下的命令后,頓時像打了雞血一樣,為了在三皇子面前表現,古統領是二話不說,直接和耿德元帶上了一大批的親信,殺上了丹閣,要強行拿人。

    這才出現了上面所說的這一幕。

    “李楓,給你一刻鐘的時間,馬上將五國的要犯帶出來,老夫立刻就走,否則的話,就休怪老夫不將情面,連你丹閣的人,都一塊帶走了。”見周圍聚集的顧客越來越多,古統領也不想把事鬧太大,直接冷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