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55章 氣瘋的費冷

武神主宰
     “卓閣主,你雖是丹閣閣主,但既然在我大威王朝,那便是我大威王朝的子民,自然要接受王朝律法管轄,豈能因為閣下煉藥師的身份,就無視王朝律令?”

    古晉冷哼說道。

    “無視王朝律令?老夫今日就無視了又能怎樣?老夫說了,都給我馬上滾,否則,就休怪老夫辣手無情。”

    卓清風寒聲說道,渾身的殺意縈繞,半步武王的威壓,瞬間鎮壓在每一個城衛軍的身上。

    蹬蹬蹬。

    幾乎所有的城衛軍,都面色駭然,紛紛后退一步。

    半步武王,何等可怕,在他們的眼中,那便是天!

    唯有耿德元這些副統領,六階武尊級別的高手,才能勉強抵擋。

    古晉憤怒道:“卓閣主,你當真要為了幾個五國賤民,王朝重犯,與我大威王朝過不去么?你可知你現在所作所為,是在藐視我王朝律法?信不信本座將丹閣之事,上稟你上級丹閣,你丹閣身為中立勢力,庇護地方重犯,恐怕已經違規了吧?”

    “你是在威脅老夫?”卓清風瞇著眼睛。

    “本座不是在威脅卓閣主,只是告訴卓閣主一個事實,希望卓閣主,識時務者為俊杰,不要執迷不悟。”古晉冷冷說道:“今日,本座是非將那幾名五國重犯帶走不可,卓閣主若強行阻攔,本座必回上稟陛下,讓陛下下令,將你丹閣從我大威王朝抹去!”

    “哈哈哈,好一個識時務者為俊杰,好一個將我丹閣抹去,費大師,你看到了吧,這就是你們大威王朝的城衛署,強勢的很吶!”

    卓清風冷冷說道,轉頭看向身后的樓梯。

    樓梯之上,費冷焦急走下,聽到之前交談的他,氣得整個人渾身顫抖,肺都快要爆炸。

    “古統領?是誰讓你帶著城衛署的人來丹閣的?還不給我馬上把人帶回去,在丹閣胡作非為,你是想死嗎?”

    怒喝一聲,費冷來到古晉面前,憤怒說道。

    之前卓清風的人說城衛署的人敢扔他丹閣閣主的令牌,費冷心中還有些不大相信,但是此時此刻,他是徹徹底底的信了,這幫人,連率兵包圍丹閣的勇氣都有,摔一下閣主令牌,豈能做不出來?

    難怪卓清風如此震怒,換做他自己,恐怕氣瘋了都可能。

    憤怒之下,費冷直接劈頭蓋臉就朝古晉怒罵過去。

    “你又是誰?也敢管我城衛署的事情!”

    看到費冷穿著煉藥師袍,古晉當即以為費冷也是這丹閣的煉藥師,不由冷笑道。

    費冷氣得快要吐血,怒道:“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夫宮廷煉藥師總管費冷,馬上帶著你的人滾,否則的話,信不信老夫廢了你!”

    宮廷煉藥師總管?

    古晉等人心中一驚。

    雖然同為煉藥師,可宮廷煉藥師總管的身份,還是令他們驚顫。

    畢竟,丹閣閣主,只是一個外來勢力的首領,當今陛下雖然尊重,但也只是因為丹閣勢大罷了,平素日,陛下很少會召見丹閣閣主,雙方可以說是互不干涉。

    可宮廷煉藥師總管卻不同,宮廷煉藥師專門為皇室服務,可是有資格見到陛下的,這樣的人物,尤為要小心。

    “原來是費大師,失敬失敬。不過,費大師雖然身為宮廷煉藥師總管,可也不能插手我城衛署的事情吧,既然費大師來了,那正好,還請費大師勸勸卓閣主,不要為難我城衛署,窩藏破壞皇城治安的要犯。”

    古晉冷哼說道。

    他表面淡定,心中卻驚怒萬分,沒想到今天會在這里遇到宮廷煉藥師的總管費冷大師。

    此時此刻,他立即騎虎難下,變得更加不能退縮。

    一旦退縮,到時候費冷告知陛下,他這個統領,定然沒好果子吃,唯一的辦法,就是堅決不退讓,坐實丹閣庇護重犯的罪行,如此,才能搏得一線生機。

    見連自己說話都不管用,費冷頓時氣得直哆嗦,怒道:“古統領,你知道你在說什么么?丹閣什么地方,豈能窩藏要犯?”

    古晉眉頭一皺,冷哼道:“費大師這話就不對了,那五國之人,在我皇城大肆出手,殺戮我王朝之人,證據確鑿,乃是王朝要犯。而且,此事三皇子殿下也在關注,費大師這么做,等于是公然破壞我城衛署辦案,于情于理不合吧。”

    “三皇子吩咐你們的?”

    費冷一驚,他沒想到,許博所說的是真的,這件事,三皇子居然真的參與了其中。

    見費冷語氣波動,古晉以為自己說出三皇子的名頭起了作用,連傲然道:“那是自然,三皇子對皇城中發生的暴力案件,十分關注,務必督促我們破案,本座身為城衛署統領,責無旁貸,希望費冷大師,別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蒙騙了!”

    “不管三皇子有沒有吩咐你們,我現在命令你們,馬上離開,這件事,老夫會親自調查。”費冷一皺眉頭,知道事情棘手,此刻的他,只能先平息這里的鬧劇。

    “抱歉了,恕我們辦不到。”古統領冷冷道:“身為城衛署官員,我們有權維護王朝治安,今日不抓住犯人,我們絕不離開。”

    “你……”費冷渾身哆嗦,都快氣瘋了。

    “費大師,別廢話了,你宮廷煉藥師的名頭,看來不管用啊。”卓清風冷笑一聲,而后轉頭看向古晉,目光冰冷道:“許博,既然這古統領不愿離開,那我們丹閣也不能任由他們撒野,馬上率人動手,將他們趕出去。”

    “是,閣主!”

    許博應和一聲,冷冷道:“丹閣所有弟子聽令,將所有城衛署的人,都趕出丹閣。”

    “上。”

    “趕走這一群土匪。”

    “媽的,敢在我丹閣動手,把他們趕出去。”

    大廳中所有煉藥師們,先前全都憋了一肚子火,如今聽到命令,當即紛紛沖了上來。

    轟隆!

    能成為煉藥師的,哪個會是弱手,強勢出手之下,場上頓時卷起一股滔天的真力。

    “你們敢!”

    古晉面露驚怒,六階中期巔峰的氣息瞬間爆發開來,就要率領城衛軍的抵擋。

    只是,他還沒來得及出手,卓清風閣主已然動了,身形一晃,就出現在了古晉身前,隨手一抬,砰的一聲,古晉瞬間被擊飛出去,重重摔倒在丹閣外的大街上,胸口的鎧甲上,出現一個深深的拳印,再度噴出一口鮮血。

    緊接著,慘叫聲連連,在許博的率領下,所有煉藥師大打出手,瞬間就將上百名涌入大廳中的城衛軍,一個個扔到了外面大街上,慘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