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56章 劉玄睿震怒

武神主宰
     “再不滾,老夫定殺了你們。”

    站在丹閣門口,卓清風冰冷看著古晉、耿德元等人,眸中射出森寒的殺意。

    “好,好,好,卓清風,你好大膽子,敢傷本座,看來是準備公然造反了,我告訴你,今天這事沒完,我們走。”

    有卓清風在,古晉知道自己再留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機會,當即率領一群城衛軍,灰溜溜的離開了。

    “費大師,你也看到了,這就是你們大威王朝城衛署的態度,你還認為我們丹閣有必要繼續和你們合作下去么?許博,送客!”

    臉色一沉,卓清風神色憤怒,直接一揮手,轉身進了丹閣。

    “卓閣主……”費冷還想說什么,看到的,卻只是卓清風冷漠的背影。

    “費大師,請吧,不送。”

    對費冷拱了拱手,許博也沒有什么好臉色。

    “許長老,還請向卓閣主多多美言兩句,今天這事,老夫知道了,你放心,老夫此次前來,是奉了陛下的命令,我費冷,一定會給閣下一個交代。”

    費冷氣得臉色鐵青,看到丹閣的態度,也知道對方為何會如此生氣,當即沒再多說,拱拱手,迅速離開了丹閣,急匆匆的去皇宮匯報去了。

    皇宮之中。

    齊恒、黃總管等人已然回到了大殿之中。

    正向劉玄睿匯報著事情的緣由。

    這兩人所得知的內容,幾乎一樣,事情直指王朝城衛署,以及一個叫秦大師的人。

    “陛下,根據老臣所知,是城衛署的耿德元副統領,抓了器殿耶律洪濤殿主的一個朋友,耶律洪濤派人去問清楚情況,卻被城衛署的人趕了出去,這才惹怒了耶律洪濤殿主。”齊恒恭敬說道。

    “陛下,我這邊也是,那秦大師,似乎和血脈圣地的南宮離會長也有關系,被其稱為秦大師。”黃總管也急忙道。

    劉玄睿此時也明白過來,為什么器殿和血脈圣地會如此震怒了。

    自己的朋友被抓,結果派人去城衛署,卻被城衛署的人趕出來,耶律洪濤和南宮離都是皇城鼎鼎有名的人物,若這么打臉,不發怒才怪。

    只是讓劉玄睿驚顫的,一個被耶律洪濤殿主和南宮離會長同時稱為大師的人,又是一個什么人?

    “那秦塵的資料,你們有沒有?”

    劉玄睿沉聲問道。

    他現在要弄明白的,是那秦塵究竟是什么人,同時為何被城衛署抓過去,究竟有沒有違反王朝的律法。

    “陛下,屬下已經第一時間派人去收集了,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有消息了。”老太監恭敬說道。

    作為劉玄睿的貼身太監,他做事極為心細,這種事情,自然第一時間就去處理了。

    “那就好,不過那城衛署也太不懂事了,就算對方真的違反了王朝律法,器殿和血脈圣地都開口了,居然一點臉面也不給,這不是擺明了得罪這兩方么?”劉玄睿是郁悶不已,冷哼道:“馬上把柳程給我喊過來,朕倒要問問他,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程,是城衛署署長。

    得到陛下通報,他急急忙忙,第一時間就進入了皇宮。

    “陛下,臣柳程,拜見陛下。”

    撲嗵一聲,柳程急忙跪下,心中忐忑不已。

    他雖然是城衛署署長,在下面,地位高貴,但在朝堂之上,其實地位不高,第一次被皇帝這么親自接見,嚇得背后冷汗都冒了出來,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柳愛卿,起來說話,朕問你,那秦塵是怎么回事?你們城衛署,為何將人帶走?”劉玄睿擺擺手,沉聲問道。

    他現在要的,是真相。

    “秦塵?”柳程一愣,“老臣不知陛下在說什么!”

    劉玄睿眉頭一皺:“就是那個被你們城衛署抓走的秦大師,器殿和血脈圣地,還為此找上過門的。”

    柳程戰戰兢兢道:“器殿和血脈圣地找上過門?老臣不知道啊!”

    這一下,倒是輪到劉玄睿愕然了。

    按照器殿和血脈圣地的消息,那秦大師,分明是被城衛署的人抓了過去,可是如今,柳程卻什么都不知道,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柳程乃是城衛署署長,連器殿和血脈圣地都上門的大事,必然會交到他的手中,劉玄睿本想知道,那秦塵犯的是什么罪,可現在柳程卻連聽都沒聽過,讓劉玄睿一下子懵了。

    眉頭一皺,不會是齊恒和黃煥打聽錯了吧。

    正疑惑著,就見費冷急匆匆的從殿外小跑了進來,一臉怒氣沖沖。

    “陛下,老臣回來了。”

    一回到大殿中,費冷便單膝跪下,但臉上的憤怒,卻怎么也無法掩飾。

    “費大師,朕不是讓你去丹閣打探消息去了么,你這是怎么了?”劉玄睿狐疑道,費冷,可是老好人,他還是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如此憤怒的神情。

    “陛下,老臣剛才的確去了丹閣,陛下你是不知道,這城衛署實在太無法無天了……”

    費冷此刻還在氣頭之上,連話都差點說不出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劉玄睿目光一凝。

    “陛下,事情是這樣的……”

    費冷怒氣沖沖,當即將自己去丹閣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陛下,你是不知道,那古統領實在是太囂張了,老夫在他面前,他是一臉面子都不給,甚至帶著幾百城衛軍,將丹閣圍得嚴嚴實實,水泄不通,當著所有人的面,要從丹閣帶人,這樣的事情,誰能忍?”

    費冷氣的是吹胡子瞪眼,到現在還顫抖不已。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他甚至不敢相信竟會發生這樣的事。

    “什么?”

    劉玄睿豁然站起,也震驚不已。

    一旁,齊恒和黃總管也驚呆了。

    至于柳程,更是懵了。

    此時此刻,他才明白,陛下把自己叫來到底是因為什么事,可如此大事,他這個城衛署署長,竟然一點音訊都沒有!

    一時之間,他只覺得額頭冒汗,雙腿發軟,跪都快跪不住了。

    “黃總管,你要的消息,屬下已經收集來了。”

    就在這時,殿外一個小太監躡步走了進來,將一份資料,遞到了黃煥手中。

    “給朕看看。”

    劉玄睿冷喝一聲,直接接過消息,臉色陰沉的可怕,低頭看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