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58章 強行拿人

武神主宰
     城衛署。

    黑牢區中。

    秦塵盤膝而坐,閉目修煉。

    他身體中,道道五階后期巔峰的真力不斷運轉,在九星神帝訣的催動下,融入全身的十二道經脈之中,形成一股驚人的力量,最終匯聚到小腹的氣海之中,沉寂下來。

    這兩天里,秦塵在黑牢中,倒也沒有浪費,好吃好喝,剩下的時間則都在瘋狂修煉。

    兩天的時間,令他的修為極度凝聚,已然達到了五階后期巔峰的極限境界,距離半步武尊,也只有一步之遙。

    他身上,還有從黑死沼澤得來的諸多靈藥,甚至連七階的王級靈藥,都有幾種,這其中,便有能讓他突破武尊的靈藥。

    一旦他突破到六階武尊,以他前世的造詣和實力,除了半步武王級別以上的高手之上,恐怕連六階后期的的武尊,他都未必會懼怕。

    “呼!”

    長長吐出一口氣,秦塵睜開雙眸,渾身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等回到丹閣吧,七階王級煉藥的煉制,不容馬虎,哪怕我經驗再豐富,也必須一個極度安全的環境才可以,否則一旦功虧一簣,損失恐怕無可計算。”

    七階的靈藥,秦塵身上也有那么幾株,用一株便少一株,他也不敢隨意嘗試。

    就在這時。

    腳步聲響起。

    “塵少,田某剛剛得到消息,古晉統領和耿德元副統領先前率領了一大群城衛軍,浩浩蕩蕩朝丹閣過去了,說是去捉拿五國的逆賊,現在也不知道情況怎么樣了。”

    田耽急急忙忙從黑牢區外走來,焦急說道。

    他最害怕的,便是耿德元說動了古晉統領,以古晉統領的身份,完全有權力,將他的職位革除,如此一來,秦塵必然會再度落入到耿德元的手中。

    “什么?他們竟敢去丹閣拿人,那古晉如此膽大?”秦塵豁然站起,眉頭皺起,沉聲道:“看來你所說的三皇子插手,應該是確有其事,否則一個小小的城衛署統領,怎么有勇氣敢去丹閣撒野。”

    驚怒之下,秦塵心中忍不住擔憂。

    他雖然布置下了大量應對的方法,但是他也不敢確定,事情是否會以自己預料的方式發展。

    一旦器殿殿主和血脈圣地會長并未按照自己預料的那般插手,光以丹閣的體量,去應對三皇子和整個城衛署,秦塵也不知道卓清風就究竟能堅持多久。

    正思索著。

    哐當一聲。

    黑牢區外陡然響起一連串的腳步聲,緊接著,耿德元帶著一群城衛軍,氣勢洶洶的從黑牢區外闖了進來。

    “耿統領,這里是黑牢區,你們想干什么……”

    田耽的幾名手下,怒氣沖沖的阻攔,但卻無濟于事,被耿德元身邊的管偉等隊長,紛紛推到一邊,狼狽不堪。

    “耿德元,你想做什么?造反么?”田耽見狀,不明白耿德元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連怒聲說道。

    “田耽,馬上讓開,這小子我們接管了。”耿德元冷哼一聲,根本不理會田耽的呵斥。

    沒能抓住幽千雪幾人,反而是得罪了宮廷煉藥師費冷,耿德元和古晉也不是白癡,在給三皇子送信的同時,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已經極為危險。

    而今,最重要的就是秦塵的口供。

    只要能將秦塵拿下,強行得到他的犯罪的口供,到時候就算陛下關注起來,他們也有理有據,根本不用擔心什么。

    因此從丹閣一回到城衛署,耿德元根本沒有休息,第一時間就來到了黑牢區,準備強行將秦塵帶走,進行嚴刑拷問,讓他畫押認罪。

    “放肆,耿德元,這里是我黑牢區,你無權動我黑牢區的要犯。”田耽勃然大怒,冷哼一聲,死死站在耿德元面前。

    這耿德元,軟的不行,今天這是要來硬的了。

    “田耽,本統領今日沒空和你閑扯,你的隊長職位,已經被剝奪了,既然你不讓開,那老夫就親手讓你讓開。”

    臉色鐵青,耿德元也懶得和田耽廢話,手一抬,六階初期武尊的修為勃然釋放,就要將田耽推開,甚至,有心要給他一個教訓,一股恐怖的掌力,順著他的手掌,勃然發出,狠狠拍向田耽。

    但是,令他震驚的是,就在他手掌即將拍中田耽的瞬間,田耽的右手,竟然猛地抬起,化掌為拳,與他的右掌,轟然碰撞在一起。

    “砰!”

    一股劇烈的轟鳴響起,耿德元只覺得一股巨力傳來,身形一晃,竟然后撤了一步。

    而反觀對面,田耽蹬蹬蹬的也后退幾步,但卻并未有絲毫受傷的模樣。

    “你……突破六階武尊了?”

    耿德元吃驚的看向田耽。

    城衛署大隊長,一般都是五階后期巔峰的武宗修為,田耽雖然是黑牢區的主管,但也就比一般的隊長強上一些罷了。

    本以為,自己一掌之下,對方必然要受傷吐血,乖乖讓開,豈料,對方竟然硬生生的扛住了,并且從田耽手中傳遞而出的拳力來看,分明也是一名六階初期的武尊。

    這讓耿德元如此不吃驚!

    “耿德元,這里是黑牢區,容不得你放肆。”

    冷哼一聲,田耽冷冷看著耿德元,“我勸你還是離開黑牢區,田某或許還能網開一面,否則,田某必要參上一本,遞交給署長大人,治你一個違法城衛署律令之罪。”

    “難怪你最近如此囂張,原來突破六階武尊了,好,很好。”耿德元冰冷的看著田耽,心頭震怒。

    一個小小的黑牢區隊長,以為突破了六階武尊,就能在自己面前撒野了么?

    “來人,把這里圍起來,不要讓任何人離開。”耿德元森冷看著田耽:“田隊長,恐怕你還不知道你得罪了誰吧,你放心,古統領馬上就來,屆時,本統領一定會讓你跪的心服口服。”

    “你……”

    田耽臉色難看,卻又無可奈何。

    他雖然在秦塵的幫助下,突破了六階武尊,但畢竟剛剛突破不久,勉強抵擋一下耿德元,并不是什么問題,可要將耿德元驅趕出去,卻根本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