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59章 罷免書

武神主宰
     更何況,耿德元此次前來,麾下還帶了數名大隊長,這么多人率領諸多城衛軍層層包圍之下,別說他剛剛突破六階初期,就算是再強一倍,也很難抵擋得住場上所有人。

    大刀闊斧的將秦塵所在的黑牢包圍住,耿德元目光陰冷的看著秦塵:“小子,你在里面很舒服么?”

    “耿統領好雅興,怎么,在丹閣吃了癟?跑這里撒野來了?”

    秦塵睜開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耿德元。

    “你休要得意,小子,馬上就會是你的死期,看你還怎么囂張。”

    秦塵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氣得耿德元臉色直發青,憤怒說道。

    看到耿德元的表現,秦塵嘴角的冷笑更甚,內心卻微微松了一口氣。

    看樣子,對方并沒有從丹閣手中討到好,將幽千雪他們帶回來,否則,根本不會是這樣的表現。

    “小子,你別得意的太早,恐怕你還不知道,你身邊的那幾個美女,三皇子殿下已經看中了,等你死后,三皇子殿下會好好照顧他們的,嘿嘿。還有你的那個朋友,呵呵,咱們大威王朝也有奴隸市場和斗武場,到時候把他們賣到奴隸市場和斗武場進行生死比斗,五國廢物比斗,相比會吸引不少人過來,賺到不少票錢吧。”

    “還有你,田耽,突破了六階武尊,就敢在本統領面前放肆,你放心,等你的隊長職位被剝奪之后,本統領會好好照顧你的,還有你的老婆和女兒,聽說你的女兒,今年才十多歲吧,長的挺水靈的,不知道玩起來,滋味怎么樣!”

    耿德元砸吧砸吧嘴,一副陶醉的模樣。

    “耿德元,你這個畜生,你敢動我女兒一根汗毛,老子一定殺了你。”

    田耽的眼睛瞬間紅了,女兒,是他內心最為柔軟的地方,就如他的逆鱗一般,令他的情緒瞬間都快控制不住。

    “哈哈哈,看來你對你的女兒很在意,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她的,讓她死之前也品位一下,身為女人的滋味。”耿德元猙獰笑道。

    秦塵本來懶得理會對方,聽聞此言,內心也勃然動怒,眸中陡然射出一道犀利寒芒,寒聲道:“耿德元,你這個畜生都不如的垃圾,本少若不殺你,誓不為人!”

    連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都不放過,這耿德元,還是人么?

    “誓不為人?哈哈哈,本統領倒要看看,你到時候怎么殺我?所有和和我耿某為敵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耿德元冷笑一聲,面容陰鷙。

    這時,一道沉重的腳步聲從外頭傳來,緊接著傳來的,還有一群城衛軍的恭敬之聲。

    在眾目睽睽之下,諸多包圍住黑牢區的城衛軍紛紛讓開,一個臉色陰沉,渾身綻放恐怖殺機的中年男子,從黑牢區外緩緩走了進來。

    正是古晉。

    而在那古晉身后,還跟著一個魁梧的漢子,一進來,眼神便憤怒的盯著田耽。

    “古統領,魏統領!”

    看到來人,原本眼神憤怒無比的田耽,臉色頓時變了。

    古統領,城衛署三大統領中的第一人。

    平日里,柳程署長很少會坐鎮城衛署,因此掌管城衛署最多的,便是這個古晉。

    以他的身份,只要愿意,絕對能夠罷免他田耽。

    而在古晉身后的那個,卻是他的直屬上司魏雙成魏副統領。

    作為他的直屬上司,魏副統領也有管轄他的職責和能力。

    如今,這兩人一同前來,讓田耽內心,瞬間冰涼一片。

    “你就是田耽?哼,城衛署把你培養成黑牢區隊長,你就是這么報答城衛署的,勾結要犯,違抗命令,好大的膽子?”

    古晉一進來,便冰冷開口,眸底閃爍著如毒蛇般陰冷的殺意。

    “古統領,我……”田耽張嘴,剛想說什么。

    卻被古晉瞬間打斷:“你什么都不用說了,從現在起,你不再是城衛署的大隊長了,馬上脫下你的城衛軍制服,放下你的武器,跪地束手就擒,這是罷免書,你自己看吧。”

    手一抬,一張蓋著城衛署大印的罷免書直接呈現在田耽眼前。

    他之所以比耿德元晚來了片刻,正是準備這張罷免書去了,否則就算他是城衛署統領,沒有罷免書,也名不正言不順。

    “田耽,看看你干的好事。古統領,這里的事,是屬下沒有盡職,不過你放心,屬下一定給統領處理好此事。田耽,還不給我按古統領說的做,脫下制服,跪下認錯。”魏雙成也憤怒的對著田耽吼道,面對古晉的時候,卻態度恭敬。

    見田耽沒有舉動,魏雙成對著黑牢區田耽的幾名手下怒喝道:“你們幾個還愣著干什么,趕緊給我將田耽拿下了,這家伙連古統領的人都敢得罪,無法無天了都,你們幾個還想不想在城衛署繼續干下去了?”

    黑牢區的諸多城衛軍,神色猶豫。

    一邊,是他們敬重的隊長,另一邊,卻是他們城衛署的頂頭上司魏副統領和古統領,一時間完全不知道應該怎么做了。

    但也有幾名田耽的手下,迅速來到田耽面前,對著田耽冷喝道:田隊長,你也聽到了,不要讓我們難做,現在你已經被古統領罷免了隊長職務,快快脫下制服,就地伏法吧!”

    說著,他們還對魏雙成恭敬道:“魏統領,其實我們早就對田隊長看不慣了,黑牢區,乃是城衛署重地,關押王朝重犯的地方,理應聽從諸位統領的命令,誰知道田隊長,不……這田耽,竟然公器私用,甚至不聽從幾位統領的號令,屬下早就對田耽看不順眼了,只不過他是隊長,屬下無力反抗而已。”

    “是啊,這田耽在黑牢區一手遮天,貪贓枉法,罪無可恕。”

    “理應剝奪隊長職位,嚴加拷問。”

    任何時候,都不乏落井下石之輩,這幾名田耽手下,顛倒黑白,在古晉等人面前,把田耽說的是臭名昭著,惡貫滿盈。

    令一旁的田耽,氣得渾身發抖。

    這幾名手下,之前的時候,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點頭哈腰,隊長前隊長后的,沒想到一到這時候,竟然如此無恥。

    忍不住悲嘆一聲,眼眸中流露出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