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62章 朕來晚了

武神主宰
     “誰敢阻我,找死!”

    冷非凡憤怒之下,甚至沒聽清楚對方在說什么,見有人膽敢阻止他,下意識的朝那人一掌拍了過去。

    “轟!”

    兩股可怕的掌勁,在虛空中猛地碰撞在一起,緊接著一股驚人的轟鳴聲響徹,冷非凡只覺得一股無可阻擋的力量襲來,整個人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瞬間倒飛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而在倒飛的過程中,他才駭然的看到出手之人的容貌。

    不僅僅是他。

    三皇子劉元鑫,以及在場的古晉、耿德元等人,也都看到了來人的容貌,臉上的怒意瞬間凝固,臉色唰的變得慘白,身上衣袍瞬間被冷汗打濕。

    只見出現在秦塵面前之人,身穿禁衛軍鎧甲,面容方正,眼神凌厲如天刀,帶著不怒自威之色,正是大威王朝禁衛軍統領,熊振峰!

    而先前出手,被三皇子宗衛統領擋住之人,臉色也陰郁無比,卻是宮廷煉藥師首領費冷,情急之下出手!

    在兩人身后,只見一大群人,正簇擁著一名充滿威嚴的中年男子,緩步走入了黑牢區。

    那領頭的男子,模樣也不見得如何威武,但卻有一種難言的霸道氣息,倏然流露。

    “你們好大膽子,膽敢違抗陛下之命,是想抗旨不尊,被誅九族么?”

    大內總管黃煥憤怒的走上前,對著場上諸多還在發懵的城衛軍們,尖聲厲喝道,整個人氣得渾身發抖。

    他無法想象,在陛下下令之后,這些城衛署的人,竟然絲毫不停,還敢動手。

    “鑫兒,你很威風啊,還有冷家主,什么時候,王朝城衛署,是你冷家的私牢了?”

    劉玄睿走上前,冰冷看著狼藉一片的黑牢區,眼神中有著怎么也無法掩飾的憤怒。

    “父皇,您,您怎么來了?”

    撲嗵一聲,三皇子臉色發白,一下子跪下了。

    “陛……陛下!”

    撲嗵撲嗵!

    卻見冷非凡和古晉等人,瞬間跪了一地。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他們渾身顫抖,心中驚駭萬分,渾身上下,瞬間被冷汗浸濕。

    一個個心中驚顫,不明白劉玄睿為什么會突然來這里。

    而場上的諸多城衛軍,更是嚇得身如篩糠,將額頭死死的磕著冰冷的地面,根本不敢抬頭。

    以他們的身份和地位,以往根本沒有的面圣的機會,心中最大的夢想,就是被陛下召見,卻不曾料到,這輩子第一見到陛下,居然是在這種場合,并且是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

    耿德元、管偉等城衛軍首領心中,一個個惶恐不已,內心顫抖。

    “老臣有罪,未能管理好城衛署,還請陛下降罪。”

    看到黑牢區中狼狽不堪的場景,跟著劉玄睿一同前來的城衛署署長柳程,只覺得眼前一黑,撲嗵一聲就跪下了,不停的磕著頭。

    但劉玄睿,卻根本沒有理會他們,只是將目光,望向黑牢之中。

    只見黑牢里,一個少年正站在那里,手持一柄銹劍,面對突如其來的眾人,眼神中沒有任何的驚慌和驚喜,仿佛他們的到來,根本無法給他心靈帶來絲毫的波動一般。

    “你就是五國的弟子秦塵?”

    劉玄睿沉聲問道。

    一顆心,卻陡然一松。

    在秦塵身上,他并未看到什么明顯的傷口,自己總算,趕到的及時。

    “你便是這大威王朝的皇帝?”

    秦塵看著面前威嚴霸道的中年男子,淡然說道。

    “大膽,對陛下,你豈敢不敬……”

    黃煥臉色一變,連呵斥出聲,卻被劉玄睿一揮手阻止。

    此時劉玄睿和秦塵對視著,心中陡然一凜。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震驚的一個少年。

    面對身為大威王朝皇帝的他,臉上沒有絲毫震驚和害怕,有的,只是一種云淡風輕,一種超然物外的姿態。

    那種感覺,仿佛自己這個王朝之主在他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一般,

    “此子不簡單!”

    劉玄睿腦海中,瞬間浮現出了這么一個念頭。

    此時此刻,他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測。

    如果秦塵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五國少年,豈會在見到自己之后,沒有一點情緒波動?

    那超然物外的神色,分明只有一些見識過更加遼闊世界的逆天人物,才有可能流露出來的。

    整個過程,瞬間說起來漫長,實則僅僅在一瞬之間,讓劉玄睿瞬間明白,此子,絕非等閑。

    “秦大師,朕,來晚了,讓你受苦了……”

    臉上帶著自責之意,劉玄睿急忙上前兩步,走入黑牢之中,對秦塵,自責說道。

    那語氣態度,都極為誠懇,讓人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劉玄睿內心的自責情緒。

    如此一幕,瞬間讓場上所有人都驚呆了。

    堂堂大威王朝皇帝,竟對一名來自五國的少年如此恭敬,甚至隱約帶著道歉。

    這……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內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而劉玄睿此話一出,跪了一地的劉元鑫等人,心中卻猛地一沉,像是跌入了無盡的谷底。

    堂堂大威王朝陛下,竟然對秦塵如此態度,這代表了什么?

    他們這群人,恐怕將要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一時之間,不少人內心惶恐忐忑,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起來。

    “你們誰能告訴我,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抬起頭,劉玄睿看著面前那跪了一地的城衛軍,語氣冰冷的說道。

    “這……”

    所有人都語結,不知道該說什么。

    “鑫兒,你來告訴我,你身為皇子,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見沒有人說話,劉玄睿目光冰冷的看向三皇子。

    “父皇……”

    三皇子心一跳,咽了口唾沫,腦海中急死電轉,連開口道:“兒臣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是因為接到城衛署古晉統領的消息,說有一個叫秦塵的少年,違背了王朝律法,大肆殺戮我王朝子民,城衛署將其擒拿之后,豈料丹閣強勢來到城衛署,要將那違法少年強行救出,城衛署承受不了丹閣的壓力,所以想讓兒臣出面。”

    “兒臣接到消息,心中自然震怒萬分,想我大威王朝,立國千年,一向依法治國,豈能因為對方是丹閣之人,就能貪贓枉法?無視王朝律法,這才來到城衛署,目的只是想弄清楚事情來龍去脈,還我大威王朝一個朗朗乾坤。”

    三皇子急忙說道。

    不得不說,這三皇子頗有才華,僅僅片刻之間,就將他為何出現在這里圓了回來,還給人一種他是一心為王朝的忠心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