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63章 大開眼界

武神主宰
     “還我大威王朝一個朗朗乾坤,鑫兒,你還是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劉玄睿冷笑著說道,他得到的消息中,可不是這樣的情報。

    “父皇,兒臣身為皇子,理應為父皇分擔,這是兒臣應該做的。”三皇子恭敬道。

    仿佛,劉玄睿在夸獎他一般。

    劉玄睿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失望。

    說實話,諸多皇子中,他最看好的,就是三皇子劉元鑫。

    手段強硬,脾氣也挺像他,除了對待底層民眾有些霸道之外。

    其他,他都極為欣賞,也把他當成了幾個接班人一樣培養。

    可是今天這事,卻讓劉玄睿無比失望。

    就算是白癡,也看得出劉元鑫能夠出現在這里,肯定不會那么簡單。

    可他,竟然如此回答自己。

    真當自己這個國君是白癡么?

    冷笑一聲,劉玄睿倒也沒有拆穿劉元鑫,只是看向了冷非凡。

    “冷家主,閣下好雅興啊,不愧是我大威王朝的頂尖豪門,手段通天,這城衛軍黑牢區,乃是我大威王朝關押要犯的重地,冷家主說來就來,就好像自己家一樣,呵呵,甚至還敢在這黑牢區中肆意動手,連朕的命令都不放在眼里,朕真的是佩服不已啊。”

    劉玄睿瞇著眼睛說道。

    “陛下……這……”

    冷非凡背后的冷汗,瞬間冒了出來,“您這是誤會了,在下出現在這里,只是協助城衛署調查而已。”

    “協助城衛署調查?”劉玄睿冷笑一聲。

    “正是。”冷非凡抹了抹額頭的汗水,連說道:“陛下,此子,來自五國,對我大威王朝極為仇視,當初在玄州外古南都的時候,就曾對我大威王朝玄州留仙宗等勢力動手,奪我大威王朝機緣。今日,此子來到皇城之后,更是大肆殺戮,直接將世家馮家高手,盡皆屠滅,手段殘忍,令人發指。”

    “在下出現在這里,也是因為馮家和我冷家有一些生意往來,并且我冷家管事冷明也是當時的目擊者,所以古晉統領才召集我等過來,只是為了調查馮家被滅的真相。”

    “至于之前動手,是此子膽大妄為,竟然抗法不遵,甚至擊傷了古晉統領和耿德元統領,并且想要越獄而逃,在下身為王朝子民,自然有協助王朝執法機構捉拿歹徒的職責,這才出手阻攔此子。先前陛下進來,在下只是以為是此子幫手出現,所以沖撞了熊統領,若有冒犯,還請陛下和熊統領見諒。”

    冷非凡越說越冷靜,到了最后,他臉色鎮定,甚至都相信了自己所說的言行。

    就算是秦塵,都有些佩服這冷非凡了。

    冷非凡和那三皇子張口就來,顛倒黑白,簡直運用到如火純青,如果不是他是當事人,甚至都無法分辨對方所說的真假。

    “你們幾個呢,有什么話說?”

    最終,劉玄睿看向古晉、耿德元等人。

    “陛下,事實便如三皇子殿下和冷家主所說的那般,此子,乃是殺害皇城世家馮家的兇手,我等只是帶他回來調查情況,豈料,此人拒不配合,而且,還將臣等打傷,臣等沒有辦法,只能動武捉拿,不知此子竟然會驚動陛下,還請陛下明鑒啊。”

    古晉和耿德元是瑟瑟發抖,滿頭大汗,不停的磕頭。

    同時,還遞上來一份供詞:“陛下,這是當時在馮家做客的一些賓客證詞,此子喪心病狂,謀害馮家,將馮家數十口人屠戮,罪大惡極啊陛下!”

    他們以為劉玄睿之所以來到這里,是因為得到了費冷的消息,知道秦塵是丹閣卓清風大師的貴客,為了不得罪丹閣,所以才倉促前來。

    也就是說,劉玄睿對秦塵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多,只要自己占據道理,表明是按照王朝律法行事。

    雖然會惹怒陛下,但至少能把命留下。

    接過證詞。

    果然,上面有著一些參加馮家婚宴的賓客證詞,言明秦塵手段殘忍,肆無忌憚,在馮家大肆殺戮,將無辜的馮家殘害。

    劉玄睿眼眸中,瞬間變得無比冰冷。

    “好,好一個城衛軍,好一個城衛署,真是辦的好案子啊,嘖嘖,這證詞,這流程,辦的真是無懈可擊,跟真的一樣。”

    劉玄睿手中拿著城衛署的虛假證詞,怒極反笑。

    看過暗影衛調查的秦塵資料的他,自然對秦塵和馮家之間的沖突,了解的一清二楚。

    但和這城衛署拿來的證詞上,卻截然顛倒,有著天壤之別。

    “你們確定這證詞,都是真的?”劉玄睿冰冷說道。

    “陛下,自然是真,還請陛下明鑒。”

    古晉等人,顫抖說道。

    “好,好,那么按照你們這么說,朕手上另外一份資料,是假的了?”

    手一抬,暗影衛調查的秦塵和馮家資料,瞬間排在了劉元鑫等人的面前。

    看到上面所寫的內容之后,古晉等人的臉色,瞬間一片慘白。

    如果說他們現在不知道劉玄睿是早有準備而來,那么他們也太白癡了。

    當即“咚咚咚”的拼命磕著頭,驚惶道:“陛下,我等冤枉啊,這些證詞,都是那些賓客提供,屬下也不知真假,所以鬧了烏龍,還請陛下恕罪。”

    古晉等人瘋狂磕著地面,額頭瞬間迸出血來。

    “恕罪?朕的城衛署,有你們這一幫家伙,朕今天真是大開眼界。”劉玄睿眼眸冰寒。

    如果說一開始,他還是因為擔心秦塵的身份,考慮丹閣、器殿、血脈圣地的影響,才來援救秦塵的話,那么現在,他心中是真的猶如火燒般憤怒。

    黑,太黑了,這簡直是太黑了,他不敢想象,他麾下王朝皇城的所在,竟然都能黑成這個樣子,那么整個王朝其他地方,還不知道會黑成什么模樣。

    這可是他劉氏家族的王朝啊。

    見得劉玄睿如此模樣,三皇子劉元鑫眉頭跳了三跳,心下驚惶。

    身為劉玄睿的皇子,對自己的父親,劉元鑫是再了解不過了。

    劉玄睿這個模樣,分明是真的動了肝火,雷霆震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