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64章 任你處置

武神主宰
     “混賬東西,原來你們根本未曾調查清楚,就將秦大師抓來,還直接押入黑牢區,試圖嚴刑拷問,若不是父皇明鑒,連我都要蒙在鼓里,甚至還為此得罪了丹閣,我王朝之中,竟然有爾等罔顧王法之人,簡直是本殿瞎了眼。”

    劉元鑫突然來到古晉和耿德元面前,狠狠一腳踹在兩人身上,骨骼碎裂聲響起,兩人不敢反抗,口噴鮮血,萎頓在地。

    而后三皇子單膝跪下,憤怒道:“父皇,此事經過兒臣并不知情,都是被這古晉統領他們蒙騙了,不過,兒臣得到消息后,未能明察,反而被這幾人利用,兒臣難辭其咎,還請父皇責罰。”

    劉元鑫咬著牙,一副憤憤不平,咬牙切齒的模樣,似乎真的是被蒙在鼓里,知道真相后大義凜然,請求責罰。

    劉玄睿見了,幽幽一嘆。

    本來,幾個皇子中,他最看好的便是劉元鑫,因為劉元鑫的手段果斷,做事決絕,很有為君之人的一種氣質。

    并且天賦出眾,所以一直以來,劉玄睿也是有意將劉元鑫當接班人一樣鍛煉。

    然而劉元鑫在這件事上的表現,卻是讓他大失望了。

    劉玄睿沒有想到,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他劉元鑫居然還在推卸責任,假裝自己不知情。

    難道他真以為自己這個國君,是瞎了眼的么?

    沒有他三皇子的命令,城衛署的一個統領、副統領,真的就敢如此無法無天?無視丹閣等三大勢力高層,囂張跋扈?

    第一次,劉玄睿對劉元鑫的期待,瞬間跌到了谷底。

    他根本就沒有理會劉元鑫的請罪,而后轉頭看向一旁的秦塵,態度誠懇道:“秦大師,如今真相大白,讓您受委屈了,朕身為大威王朝國君,在這件事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道歉的話,朕也不多說了,說多了都是空話,朕只有一個承諾,這件事,朕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秦塵倒是沒有料到,自己安排的后手,竟然會惹來大威王朝皇帝劉玄睿親自前來,并且給自己道歉。

    一個國君能夠做到這一步,秦塵就算受點委屈,也不會在意,更何況,在這里,他根本沒吃什么苦,倒是有吃有喝,悠閑的很。

    “陛下,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城衛署掌管皇城刑罰,手掌重權,出幾個敗類,也是難免的,好在黑牢區的田隊長,一身正氣,在沒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力抗耿副統領和古統領等人,以免對我嚴刑拷問,倒是讓秦某,沒吃什么苦!”

    “田隊長?”劉玄睿一愣,他倒沒想到,城衛軍中,竟然還有這么一個錚錚鐵骨之人。

    這卻是個意外的驚喜。

    難怪秦塵進入黑牢區之后,身上卻如此干凈,似乎沒受什么罪,這里面,竟然還有這么一出。

    急忙轉過頭,詢問道:“不知秦大師所說的田隊長,究竟是哪位?”

    “陛下,臣田耽,城衛署黑牢區大隊長,見過陛下。”

    見陛下親自詢問自己,田耽急忙抬起頭,激動的身體直哆嗦,頭重重磕了下去。

    “田愛卿,免禮。”

    只見劉玄睿快步上前,直接將田耽扶起:“這一次,多虧了田愛卿,能夠力扛城衛署不正之風,朕,甚是欣慰啊。”

    田耽激動的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連顫抖道:“陛下言重了,臣只是做了自己應做之事。”

    “好一個只是做了自己應做之事,我大威王朝,就是要多一些像田隊長這樣的正義之人。”劉玄睿用力的拍了拍田耽的肩膀。

    “陛下,屬下萬死不辭。”

    田耽激動的又跪下了。

    他一個城衛軍大隊長,平素里連城衛署署長都見不到,什么時候被大威王朝皇帝這么夸獎過?整個人激動的都快哭了。

    之前幫助秦塵抵擋古晉的時候,他都以為自己快死了。

    沒想到峰回路轉,幸福來的太快,整個人差點沒因此昏厥過去。

    只覺得暈乎乎的,除了跪下磕頭,其他什么都表達不了。

    田耽如此淳樸的模樣,反而惹來劉玄睿會心一笑。

    一旁。

    熊振峰、費冷等人見狀,心里明白,這田耽,以后恐怕要前途無量了。

    而那之前幾個為了前途,背叛田耽的城衛軍,更是悔的腸子都青了,一個個臉色蒼白,心中惶恐。

    “秦大師,如今真相大白,是我大威王朝對不起大師您,不知秦大師要如何處置這些城衛軍,盡管開口,朕,絕不會有任何異議。”

    一指跪在下面的古晉等人,劉玄睿冰冷說道。

    他這,也算是交好秦塵,省的秦塵心中埋怨王朝。

    畢竟,三大勢力的事,接下來,還需要秦塵去解決。

    “恭敬不如從命了。”

    秦塵沒有任何不好意思,直接來到了耿德元面前,“耿副統領,當初,可是說過,一定要弄死本少的,如今,本少安然無恙,死的,恐怕是耿統領你了。”

    “饒命,饒命啊。”

    耿德元聽了,臉色發白,連驚恐喊道:“三皇子殿下,救我!”

    “秦大師,耿副統領他說不定也是被人欺瞞,何不……”

    三皇子眼皮一跳,急忙開口!

    “噗嗤!”

    只是不等他把話說完,秦塵手中的銹劍,已然斬落而下,下一刻,耿德元的求饒聲戛然而止,一顆瞪大雙眼的頭顱沖天而起,血濺起來一丈高。

    那果決的動作,讓所有人都是心頭狂跳,心底生寒。

    而這時,三皇子的話甚至還未說完,只是張著嘴巴,眼神驚怒。

    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目光,秦塵又來到了古晉面前,嘴角勾勒起一絲冰冷的笑容。

    “不,你不能殺我。”古晉一下子慌了,猛地爬向三皇子:“殿下,救我,救我啊,我可都是聽你的命令行事,對你可是忠心耿耿啊,殿下……”

    劉元鑫眸中閃過一絲寒芒,突然一掌震碎古晉的心脈,寒聲道:“此人私自調動城衛署,圍攻丹閣,破壞我王朝與丹閣關系,更誣陷秦大師入獄,罪該萬死,本殿先前被他蒙蔽了雙眼,差點害秦大師受冤,今日便親手將他解決,以儆效尤。”

    劉元鑫惡狠狠的說道。

    古晉瞪大難以置信的雙眼,死死盯著劉元鑫,喉中發出咯咯咯的聲音,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以他的修為,劉元鑫根本殺不了他,只是在陛下面前,他根本沒有想到,劉元鑫竟會如此狠毒的擊殺自己。

    “三皇子殿下果然狠辣,本少之前,只是想給古統領一點懲罰,畢竟,他也可能是受到耿副統領蒙騙,沒想到,三皇子殿下居然直接將人給殺了。呵呵,本少真是佩服。只是不知道三皇子是真的大義凜然呢,還是想隱瞞些什么呢?”

    秦塵面露冷笑,嗤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