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66章 皇城轟動

武神主宰
     通告中,對此次的事件,進行了較為詳細的闡述。

    對諸多問題責任人,也進行了懲罰。

    如城衛署署長柳程,未盡職盡責,被直接撤銷城衛署署長一職,統領古晉和副統領耿德元,以及親自捉拿秦塵的大隊長管偉,則因貪贓枉法,踐踏王朝律法,被當場處死。

    同時處死的,還有一些對秦塵實行過暴力的城衛軍。

    黑牢區副統領魏雙成,因為職務犯罪,被免去副統領一職,廢去修為,貶出城衛署。

    甚至連三皇子劉元鑫,也因參與其中,被緊閉三月,受到懲罰。

    冷家家主冷非凡,也因插手城衛署公事,被暫時看押起來,接受調查。

    除此之外,倒也不是所有人都遭到了懲罰,如原城衛署黑牢區大隊長田耽,就因執法公正,被任命為城衛署副統領,并暫時代理古統領的工作,連升數級。

    此通告一出,整個皇城轟動,為之震顫。

    一個個勢力都瞠目結舌,震撼不已。

    特別是參加了馮家大婚,知道事情來龍去脈的一些勢力,更是目瞪口呆,完全都懵逼了

    他們都很清楚秦塵滅了馮家之后,冷家定然不會罷休,這件事表面上看起來,是城衛署和秦塵之間的沖突,實際上,卻是冷家和秦塵之間的交鋒。

    在所有人想象中,秦塵一個小小的五國弟子,敢這么得罪冷家,最終的結果,定然無比凄慘。

    可結局,卻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秦塵安然無恙,反倒是冷家家主,被看押起來,接受調查。

    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更有人得到消息,在秦塵被城衛署帶走之后,丹閣、器殿和血脈圣地,都曾向城衛署施加過壓力,讓眾人瞠目結舌的同時,都無法理解,一臉懵逼。

    皇宮中。

    哐當一聲,三皇子劉元鑫狠狠的將面前的杯盞拍成粉碎,面目無比猙獰。

    “沒想到這秦塵如此深藏不露,竟能讓丹閣、器殿和血脈圣地這么多人,為他求情,害的我在父皇心目中的印象大跌,被禁足三月。”

    這一刻,劉元鑫心中忍不住深深的后悔起來。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秦塵這么個小小的五國弟子,竟然會這么有背景,如果他早知道會有這樣的后果,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摻和到這件事情中去。

    本來這一切,只是冷家和秦塵之間的沖突,可偏偏他非要插入其中,最后導致了這樣的后果。

    只可惜,現在再后悔,這一切也已經無法挽回。

    他甚至能夠想象到,當自己被禁足的消息傳出去后,會在朝堂之中引發多大的轟動,自己這個一向受到父皇寵愛,幾乎被譽為下一任大威王朝皇帝接班人的皇子,會損失多少的人氣。

    而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他覬覦幾個五國弟子造成的。

    “該死,都是那秦塵害的我如此,說不定這一切,都是五弟設計陷害的本殿,否則一個小小的五國賤民,怎么引來丹閣、器殿和血脈圣地這三大勢力的關注。”

    劉元鑫面目猙獰,將這一切結果,都加在了秦塵身上。

    “該死的小子,你等著,我劉元鑫,不會就這么善罷甘休的。”

    三皇子咬牙嘶吼,指甲深深的沒入了掌心之中。

    而此時,冷家也陷入了一片動亂之中。

    家主被關押,這對冷家來說,無疑于天塌下來了一般。

    諸多長老在商議之后,第一時間,通知了正在閉關中的冷家老祖冷破功。

    而被驚擾了閉關的冷破功,在得知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后,一張臉色頓時陰沉的可怕,氣氛顯得極為壓抑。

    “一群廢物,居然連一個五國的弟子都解決不了,甚至破壞了老夫的閉關,你們這一群家伙,都是吃屎的么?”

    冷破功冷冷的掃過這群人,寒聲呵斥道。

    感覺到冷破功有如實質的目光,冷家諸多長老身上不禁冒出一陣寒意,冷汗流了下來。

    “老祖,我們也沒料到,那小子竟然能引動丹閣、器殿和血脈圣地這三大勢力說情,最后甚至連劉玄睿都驚動了。”

    幾名長老戰戰兢兢說道,將責任推在了丹閣、器殿和血脈圣地身上。

    “引動這三大勢力說情?”冷破功皺了一下眉頭,道:“這怎么可能!你們不是說那小子只是五國的弟子么?怎么可能會惹來三大勢力如此劇烈的反應?”

    “老祖,小人也不清楚啊,不過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的確是三大勢力在從中搗鬼,這才惹來了劉玄睿的關注。”

    冷明他們急忙道,心中對秦塵恨得咬牙切齒。若非秦塵的原因,他們家主怎么會被皇室扣押,更何況秦塵之前還滅掉了他們冷家麾下的馮家。

    在他們心中,永遠都不會考慮到,若不是他們先要對秦塵的朋友們下手,覬覦他們身上的傳承,秦塵又豈會對付馮家?

    或許在他們心目中,秦塵這樣的五國賤民,就應該被他們欺辱吧。

    冷破功看到眾人的表情,見他們神情不似作偽,不禁皺起了眉頭。

    身為七階的武王,冷家多年的掌權人,冷破功對皇城的格局,恐怕比任何一個人都了解的清楚。

    丹閣、器殿、血脈圣地這三大勢力,一向獨來獨往,彼此都很少有關聯,怎么可能會同時為了一個少年出面?

    能造成這個局勢的,或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皇室在設局。

    假若這秦塵是皇室之人,這一切,都是皇室和三大勢力演出來的一場好戲,如此一來,才能說得通。

    “難道是我冷家勢大,劉玄睿那家伙故意想搞我們?”

    冷破功眼睛一瞇,眸中射出一道寒芒。

    這不是沒有可能,這些年,冷家不斷發展,甚至已經凌駕在了當年的原家之上,若說王朝皇室最忌憚的是誰,絕對是他們冷家不可。

    “這點手段,也想搞垮我們冷家?那劉玄睿未免也太天真了。”

    冷破功冷哼一聲。

    以冷家現在的勢力,劉玄睿想要動他們,無異于癡人說夢,除非對方根本不管大威王朝的死活了。

    他冷家以及背后的勢力聯合起來,恐怕整個大威王朝都能被瞬間撕裂。

    畢竟,他們冷家所處的聯盟,現在掌握了整個王朝至少五成以上的經濟命脈,在這么一個世界里,誰掌控住經濟,誰才是真正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