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67章 敲竹杠

武神主宰
     更何況,在真正的武力上面,皇室也并未占據太多的優勢。

    只是這一次,冷家已經落入下風,而且冷非凡也已經被皇室押了起來,想要救出冷非凡,想要不付出一點代價是幾乎不可能了。

    “你們在這里等著,老夫去一趟皇宮,找劉玄睿老兒說道說道,先將非凡救出來再說。”

    冷哼一聲,冷破功知道繼續在這里想下去也沒任何頭緒,當即離開冷家,直接前往皇宮。

    皇宮中。

    得知冷破功前來的消息之后,劉玄睿第一時間召見了對方。

    “老夫冷破功,見過陛下。”

    進入大殿后,冷破功朝著劉玄睿拱了拱手,便直接憤怒道:“陛下,老夫此次前來,是聽說了我冷家的家主冷非凡被陛下關押在了天牢之中,不知我冷家主究竟犯了什么罪,需要陛下將其當成犯人一樣看押。”

    冷破功聲音洪亮,帶著質問的語氣,震耳欲聾的聲音在大殿中回蕩,給人一種耳鳴目眩的感覺。

    天武大陸,武道為尊。

    整個大威王朝,最頂尖的便是武王強者,冷破功身為冷家的老牌武王,就算是面對劉玄睿,也沒有絲毫畏懼。

    因為他很清楚,以皇室的實力,根本奈何不了他。

    見冷破功進來之后,如此囂張,甚至帶著質問的語氣,劉玄睿身旁的黃總管,頓時氣得臉色發白,連呵斥道:“冷破功,這里是議政殿,對陛下尊敬些。”

    冷破功不屑的看了眼黃煥,冷哼道:“一個閹人而已,老夫在和陛下說話,輪的到你插嘴么?”

    “你……放肆!”黃煥氣得渾身發抖,還想說什么,卻是被劉玄睿抬手阻止,只見劉玄睿微笑道:“冷老家主不必憤怒,我皇室之所以將冷非凡家主看押,是因為他插手我城衛署辦案,導致我皇室惹怒了丹閣、器殿和血脈圣地三大勢力,如今三大勢力都要斷絕和我皇室的合作,為了平息三大勢力的怒火,朕也是沒有辦法。”

    劉玄睿笑瞇瞇的,心中卻無比憤怒。

    冷家,太居功自傲了。

    就算冷破功是武王強者,可他劉玄睿,畢竟是大威王朝皇帝,帝威浩蕩,豈容他人如此凌辱。

    “沒有辦法?”冷破功冷哼一聲:“三大勢力針對皇室,那是皇室的事情,總不至于拿我冷家來撒氣吧,老夫可是聽說了,我冷家冷非凡家主,只是配合城衛署調查而已,就算出了什么問題,錯也在城衛署,豈能懲罰到我冷家頭上。”

    劉玄睿微微一笑:“若冷家主真是配合城衛署調查,那朕自然也不會針對冷家主,可是根據朕的調查,這里面,似乎不是那么簡單。”

    說著,劉玄睿直接從身上拿出一封信,唰的扔入冷破功手中:“這是冷非凡家主給城衛署耿副統領的信件,這里面,可不像閣下所說的,只是配合調查。”

    冷破功打開一看,只見里面是冷非凡對耿德元的命令,要求他務必無比將秦塵看押好了,絕不能讓任何人救走。

    冷破功臉色一沉,心中恨不得將冷非凡劈了的心都有,這冷非凡,做事這么毛糙,居然連信這樣的東西都被人留下了,簡直是豬腦子啊。

    臉色一窒,冷破功沉聲道:“陛下,這可能是非凡他懲敵心切了,畢竟,那秦塵,屠戮了馮家諸多高手,馮家與我冷家,關系頗為親密,非凡他一時心急之下,所以有所違規,但并不能代表什么。”

    “不管能不能代表什么,冷家主他,的確破壞了我王朝的律法,甚至在我城衛署,大打出手,誣陷他人,若非朕及時趕到,甚至害的秦大師差點重傷隕落,我皇室,總不能熟視無睹吧?”劉玄睿語氣陡然冰冷起來。

    “皇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冷家主身為我大威王朝的子民,豈能踐踏我王朝律法?還是說冷家主對我大威王朝律法,根本不放在眼里?”

    劉玄睿身上陡然釋放出一股冰冷的寒意。

    “陛下誤會了,我冷家乃是王朝家族,自然要遵守王朝律法。”冷破功臉色一滯,這罪名,他可不敢接。

    冷家雖然不怕皇室,但目前也不是和皇室撕破臉皮的時候。

    “既然我冷家在此次事件中負有責任,我冷家自然也不會置身事外,只是不知道陛下要如何,才能將非凡放出來。”冷破功沉聲道。

    “這件事,朕也做不了主,畢竟此事都是因那秦大師而起,朕也詢問過秦大師了,只要冷老家主準備好單子上的這些東西,此事便作罷。”

    說著,劉玄睿再度遞上來一張單子。

    隨便瞥了一眼,冷破功目光頓時一凝:“七階化朱果,七階龍心草,六階苜蓿紫葉……這……這些都是極品靈藥,那家伙是在敲竹杠吧!”

    冷破功憤怒說道。

    這些靈藥,都極為珍稀,每一株,都堪稱天價,冷家雖然經營丹藥生意,這么多年來,積聚的財物無窮,但一下子拿出這些靈藥,也要傷筋動骨。

    劉玄睿搖了搖頭:“冷老家主,這些,都是秦大師代表三大勢力所提,朕也只是做個中間人,冷老家主你應該清楚,此事,目前已經影響到了我王朝的運轉,若是冷老家主不將這些東西準備好,平息秦大師的怒火,朕為了挽回三大勢力,恐怕會做出一些對不住冷非凡家主的事來,屆時,就請冷老家主見諒了。”

    見冷破功抬頭想說什么,劉玄睿連擺手道:“冷老家主也別說這上面的靈藥沒有,記得當年冷家對付原家的時候,原家的很大一部分東西,都進入到冷家藏寶中了吧,朕就不信,堂堂冷家,會連這點東西都拿不出來。”

    “當然,冷老家主也可以置之不理,但是我皇室,恐怕為了挽回三大勢力,不得不做出一些傷害冷家的事來了。”

    劉玄睿語氣平靜。

    卻讓冷破功心中一凜。

    他知道,劉玄睿是真的怒了。

    如果是換做別的人,他定然將手中的單子直接撕了,但是如今,他面對的是劉玄睿,大威王朝的當今陛下,更何況,他冷家的冷非凡家主,還在皇室手中。

    撕碎單子,等于是和皇室徹底撕破臉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