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72章 冷家計劃

武神主宰
     “塵少你放心,這些都交給我好了,老夫保證,絕不會有任何的中斷。”卓清風信誓旦旦的說道。

    同時心中暗罵自己:“卓清風啊卓清風,你也好歹是北天域丹閣出來的人物,居然在塵少面前丟這么大一個臉,你的高傲呢?”

    心中正告誡著自己,下一刻,卓清風就看到,秦塵瞬間催動真火,并且在真火之中,還融入了一種青色的蓮花火焰。

    這火焰一出現,整個煉制室中的溫度立刻就攀升而上。

    在青蓮妖火釋放出的瞬間,秦塵雙手捏動手訣,只見那青蓮火焰,瞬間一分為九,化作了一個懸浮在半空中的寶塔形狀,舔舐在丹爐底部。

    同時,周圍的真火在寶塔火焰出現的瞬間,層層融入到寶塔的塔身之中,而后一層層向上傳遞,最終,徹底融入了寶塔最頂端的那一朵火焰之中。

    “嗡!”

    剎那間,整朵火焰的溫度瞬間暴漲,一股驚人的火焰威懾力,瞬間席卷而出,彌漫整個煉制室。

    噗!

    張嘴差點吐出鮮血,卓清風眼珠子瞪得滾圓,整個人激動的都快瘋了。

    他這是看到了什么?

    那九層寶塔,難道是傳說中的寶塔分焰術不成。

    還有那真火融入之術,莫非也是遠古控火術中的凝焰之術。

    卓清風只覺得心臟狂跳,眼珠子都快挪不開窩了。

    寶塔分焰術,傳說是遠古控火術中極為恐怖的一種,能夠讓煉藥師的火焰,焰分九朵,呈寶塔型,如此一來,火焰威力便能夠層層遞進,每一層的威力都不同,可以自如的控制丹爐下的火焰威力。

    而且,但寶塔火焰凝聚到最頂部的時候,能夠讓那頂部的火焰,得到至少一倍的振幅,是煉丹手法中一種極為逆天的控火之術。

    而這凝焰之術,同樣極為可怕。

    能夠讓兩種不同的火焰融合,大幅增加原有火焰的強度。

    只是這兩種控火之術,傳聞早就已經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縱觀整個北天域丹閣,連一種能施展的人都找不出來,如今一下子出現了兩種,讓卓清風如何不震驚?

    這塵少究竟是什么人物?

    震驚之下,卓清風精神力的輸入,立刻就有了一絲波動。

    “卓閣主?注意力集中。”秦塵皺眉看來,低喝一聲。

    這卓清風的定力,也太差了吧,這下面還怎么煉制?

    “塵少抱歉,是我大激動了,下面一定不會出現失誤了。”

    卓清風連回過神來,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心中卻郁悶無比。

    想自己好歹也是大威王朝丹閣的閣主,赫赫有名的人物,六品巔峰的煉藥師,怎么在塵少面前,這么沒定力。

    但想到秦塵給他展露的東西,他又恍然了。

    丹陣、寶塔分焰術、凝焰之術,哪一種,不是逆天的煉藥之術,別說是他了,就算是師尊過來,恐怕也會震驚的目瞪口呆。

    心中激動之下,卓清風深吸一口氣,暗暗告誡自己,決不能在出錯了,否則塵少震怒之下,自己將自己趕出去,那他恐怕悔的腸子都青了。

    卓清風在一邊緊張激動,秦塵則精神陷入空靈之中,開始了真正的煉制。

    各種靈藥被他一一投入丹爐之中,各種控藥、控火手法,也被他不斷的施展而出。

    一道道精神力在丹陣的控制下,不斷融入到丹爐之中,參與著整個過程的反應。

    要說沒有一點緊張,那是不可能的。

    畢竟秦塵現在煉制的是超越自己修為等階的王品丹藥。

    可前世身為丹閣名譽長老,秦塵煉制的丹藥太多了,別說是王品丹藥,就算是皇品丹藥,也數不勝數,心態處于一種極為古怪的狀態之中。

    這也導致他每一個步驟,都小心翼翼的,按部就班。

    整個煉制步驟,秦塵這些天在腦子里,已經過了很多遍,已經可以確保沒有任何紕漏。

    各種靈藥,也按著先后順序,紛紛進入了丹爐,各種時機,把握的極為完美,看的卓清風是目瞪口呆。

    而最影響秦塵的,還是對精神力的掌控,盡管各種細節,秦塵先推演了無數次,可依舊覺得頭緒極多,甚至有些接濟不上。

    這也就是秦塵,換做其他任何一個六品巔峰的煉藥師來,恐怕連半柱香的功夫都堅持不下,便已經當場吐血了。

    好在秦塵修煉的不滅圣體,令他的肉身達到了極高的境界,導致他在身體上,并不會感到吃不消。

    一連串的操作之后,秦塵完全陷入了煉制之中。

    此時他的腦海中,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消失,所剩下的,只有面前的這爐丹藥。

    那種徹底融入進入的感覺,令他心無旁騖,忘卻的一切。

    而當秦塵在丹閣煉制龍血王丹的時候。

    冷家府邸。

    在提供了秦塵所需的靈藥之后,冷非凡家主也終于被大威王朝放了出來。

    “廢物,連幾個五國的弟子都解決不了,你堂堂冷家家主,還能做些什么?丟人現眼。”

    冷破功冷冷看著下方頗為狼狽的冷非凡,氣不打一處來。

    這一次事件,冷家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并未有什么損失,冷非凡也安然回到了冷家。

    但在皇城中,還是對冷家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堂堂冷家家主,竟被押入王朝天牢中,不得不讓王朝的其它勢力,忍不住品位出一些東西來。

    甚至冷破功這些天里,還接到了許多其它勢力的問詢,明顯都帶著試探性質。

    “老祖,這一次,是弟子沒處理好,弟子也沒料到,那小小秦塵,竟能惹來丹閣、器殿和血脈圣地三大勢力的關注,被那劉家抓住了機會。”

    冷非凡臉色難看,面目猙獰,心中也郁悶不已。

    “你知道你這一次錯在什么地方了么?”冷破功冷冷道。

    “弟子知道,錯就錯在,沒將那小子的背景調查好,就貿然行事。”冷非凡咬牙,如果早知道秦塵有這么深的背景,他豈會這么貿然行動。

    “錯。”冷破功冷冷看著他,怒聲道:“看來你現在還沒弄明白,這一次你的錯,并非是沒有調查好那小子的背景,而是,我冷家辦事,豈需要借助王朝官方的手?”

    “老祖你的意思是?”冷非凡一愣。“你讓城衛署拿人,等于是將主動,交到了王朝官方手上,難道我堂堂冷家,連拿這一個五國小子的能力都沒有?若是你一開始就直接將那小子抓回來,就算劉玄睿想證明些什么,也沒有機會,豈會有接下

    來的事情?至于丹閣等三大勢力,我冷家還怕他們不成?”冷破功重重冷哼一聲。

    “這一次,那小子讓我冷家在王朝諸多勢力面前丟盡顏面,你給我想辦法,將那小子暗中擒拿過來,我要讓他和這王朝的諸多勢力知道,得罪我冷家,將會有多么凄慘的下場。”冷破功眸中,陡然射出一道幽冷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