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02章 強者云集

武神主宰
     “冷破功,見過陛下,不知陛下想知道什么,老朽不甚明白?”

    見劉玄睿冰冷看來,冷破功心中忿忿,但還是拱手行禮。

    他雖然是武王強者,但劉玄睿,乃是大威王朝的皇帝,而他冷家,也是大威王朝的子民,基本的禮儀,自然要遵守。

    否則一個罪名下來,他冷家承受不起。

    但是態度,卻是不甚如何尊敬。“冷破功,朕問你,你堂堂冷家老祖,也算我大威王朝的老人了吧,竟在皇城之中,肆意動手,意圖謀害我王朝民眾,難道你以為,你身為武王強者,朕就奈何不了你了么?”劉玄睿冰冷說道,目光死死盯

    著冷破功,散發寒芒。

    在這么多人面前,冷破功竟然這般對他說話,令劉玄睿心中,殺意縱生。“陛下這說的什么話。”冷破功沉聲道:“陛下,老夫之所以對此子動手,是因為此子連同丹閣陷害我冷家,令我冷家煉制出有缺陷的丹藥,導致我冷家陷入萬劫不復地步,此子窮兇極惡,罪大惡極,所以老

    夫懇請陛下,讓老夫殺了此子,以正皇城之風。”

    冷破功踏前一步,渾身殺意彌漫,死死盯著秦塵。

    若非秦塵,他冷家豈會陷入這般境地?對秦塵的殺意,前所未有的濃烈。

    “放肆。”

    劉玄睿氣得渾身發抖。

    在自己面前,這冷破功竟然還敢這般囂張,劉玄睿內心深處,涌現出前所未有的憤怒。

    “冷破功,你目無法紀,違背王朝律法,在皇城為所欲為,今日若不嚴懲,置王朝律法與何地?來人啊,給朕將他拿下了。”

    一揮手,劉玄睿憤怒說道。

    “嘩嘩。”

    當即,一隊禁衛軍,浩浩蕩蕩前來,腳步轟鳴,大地震顫,涌向冷破功。

    冷破功臉色一變。

    他沒想到,劉玄睿竟然如此狠辣,直接讓人動手,根本不給他冷家一絲機會。

    如此看來,劉玄睿對他冷家看來是起了殺心。

    若是如此,那么他就更不能被擒拿了,一旦他被擒拿,冷家將群龍無首,到時候定會覆滅。

    “轟!”

    冷破功身上,陡然釋放出一股恐怖的真元氣息,驚人的真元之力彌散,將那群圍上來的禁衛軍,瞬間震飛開來,一個個橫七豎八的摔倒在地,痛哼不已。

    “冷破功,你敢抗旨?”

    劉玄睿怒道。

    “陛下,非我抗旨,而是丹閣和這小子,陷害我冷家,陛下不懲治他們,反倒欲處置我冷家,這是何理?”冷破功沉聲道。

    此時,他的態度,已然溫和了許多,因為他很清楚,冷家,還不具備與皇室翻臉的實力。

    “冷破功,明明是你冷家,煉制出有缺陷的丹藥,卻要怪罪在我等頭上,閣下好歹也是武王強者,難道敢做不敢當么?”秦塵冷笑。

    “你說是丹閣陷害你,你可能拿出證據?”劉玄睿冰冷看著冷破功。

    “這……”

    冷破功臉色難看,卻是半句話說不出來。

    這丹方,乃是他們冷家暗中從丹閣偷盜而來,能有什么證據?

    一旦說出去,只會對他冷家更加不利。

    “沒有證據,又能代表什么。”劉玄睿目光冰冷:“來人,將冷家人帶走,好好調查,若是沒有問題,朕自會還冷家一個交代。”

    “是,陛下。”

    大量的禁衛軍,瞬間涌來,將冷家眾人團團包圍。

    “老祖。”

    冷非凡他們頓時慌了,一旦今天他們被禁衛軍帶走,再想活著出來,恐怕難如登天。

    而另一邊,傅星城死死盯住冷破功,不給他出手的機會。

    “陛下,且慢動手,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就在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伴隨著一道霸道的身影,降臨在交易市場之上。

    此人身穿灰褐色長袍,頭戴發髻,面色紅潤,看起來威嚴大方,只是一雙小眼睛,卻破壞了整體的感覺,令人有種奸佞的感覺。

    正是皇城三大世家,吳家老祖,吳成峰!

    “吳成峰,見過陛下。”那吳成峰一來到劉玄睿身前,便恭敬行禮,態度誠懇,而后拱手道:“冷破功,也是王朝弟子,豈會做出陷害王朝子民的事,這里面,定然是有什么誤會,更何況,如今皇城之中,購買了冷家丹藥的武者極

    多,陛下若是將冷家之人都帶了進去,如何安撫這諸多購買了丹藥的武者。依老夫看,不如先讓冷家處理后事,等將今日之事處理完了,再來定奪冷家之罪,陛下覺得如何?”

    吳成峰雖然口口聲聲站在王朝角度,但很明顯,是在替冷破功開脫。

    “唰!”“唰!”

    而在吳成峰說話之時,遠處,又是兩道流光掠來,瞬間降臨在交易廣場之中。

    這兩人,一個身穿白袍,腰懸一柄薄刃劍,另一個嘴角噙笑,身形魁梧,兩人身上俱是散發著令人窒息的氣息,竟也是兩名武王強者。

    “岳冷禪、晏無極,見過陛下。”

    這兩人一過來,便對著劉玄睿拱拱手,神態卻是顯得極為隨意。

    正是宗門聯盟中,最頂尖兩大宗門,歸元宗和無極宗的宗主。

    “岳宗主、晏宗主,別來無恙。”

    劉玄睿臉色無比難看。

    岳冷禪和晏無極,乃是王朝境內最強大兩大宗門的宗主,一身修為,盡在七階武王境界。

    并且,傳聞歸元宗、無極宗、吳家和冷家已經組成了一個暗中的聯盟,當年原家的覆滅,便是這四大勢力聯手而為。

    沒想到今日自己欲要對冷家下手,這兩大宗門的宗主,竟然這么快就出面了,這讓劉玄睿心中,瞬間萬分警惕。歸元宗和無極宗的大本營,并不在皇城,雖然在皇城之中有駐地,但堂堂宗主,豈會一直待在皇城駐地,可如今,他還沒來得及對冷家動手,兩大宗主便這么快趕到,可見兩人這些天一直在皇城之中,只

    是并未露面而已。

    堂堂兩大宗門宗主,一直待在皇城,這是想干什么?

    劉玄睿目光頓時凝重無比。

    “冷兄,我倆之前得到消息,還以為是假訊息呢,多日不見,冷兄怎么變得如此狼狽了?竟然出售假丹藥,這可不像冷兄的風格啊。”兩人對劉玄睿行完禮后,便淡笑看著冷破功,輕笑著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