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31章 靈魂威懾

武神主宰
     此時此刻,劉泰也震駭看著秦塵,心中忍不住浮現出希冀之色。

    此子如此輕易便說出他身上的情況,說不定真有希望對他進行治療,他也不求秦塵能將他傷勢治愈,但若是能讓他的傷勢,有所緩和,也比現在好上太多了。

    他對自己身體的狀況,十分了解,再這么惡化下去,說不定真的連十天,都熬不下去了。

    “你劉氏老祖的傷勢,十分嚴重,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即便是王品煉藥師,也只能任其乖乖等死,恐怕也無力回天。”秦塵嘆息道。

    劉玄睿心中一沉,臉色蒼白,心中絕望。

    顫抖道:“難道老祖他,真的無藥可救了?”

    劉泰臉色也瞬間死灰。

    即便是再灑脫,在得知自己馬上要死的消息,也忍不住為之顫抖。

    “你們急什么急,本少只是說一般王品煉藥師,也只能任其乖乖等死,但是在本少面前,卻未必。”秦塵瞥了幾人一眼。

    劉玄睿愣住了,因為是自己聽錯了:“塵少你說什么?你是說,老祖他還有救?”

    “到底能不能救,還需要本少檢查之后,才能定奪。”秦塵走上前,淡淡看著劉泰:“閣下若是信我,就放開防御,乖乖讓本少檢查你的身體,若是不信,本少現在就走,省的好心還被當做壞人。”

    “信,老夫信。”劉泰連連點頭。

    之前,他只是一時沒想明白,現在仔細思索之后,才覺得秦塵不可能會是冷家的奸細。

    若真是冷家的奸細,看到他重傷之后,還用故意騙他治療?只需要等他隕落,就能讓冷家等勢力,對大威王朝發動進攻。

    失去了他的劉氏,根本抵擋不了幾大勢力頂尖高手的聯手攻擊。

    更何況,之前秦塵一言道破他的病情來歷,也讓劉泰,徹底信服。

    “既然如此,撤掉防御吧。”秦塵也不廢話,右手瞬間搭在劉泰的身上。

    嗡!

    一股恐怖的精神力,瞬間從他手掌之中彌漫而出,剎那間涌入劉泰體內。

    轟!

    劉泰感覺自己像是置身在波浪翻涌的海面之上,整個人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給籠罩,那強橫的精神力,如同一道道洪流,瞬間沖刷過他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好恐怖的精神力。”

    劉泰面色駭然,眸露震驚。

    那精神力,宛若汪洋,他雖然撤去了真元防御,但身體本能的武道威壓還在,但是在這秦塵的探察面前,幾乎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那如汪洋般的精神力,無孔不入,瞬間滲透到他渾身的每一個角落,將他的身體徹底的窺探,這種感覺,就算是之前在卓清風面前,也從來沒有過。

    “難道此子的精神力強度,還在卓清風之上?”

    想到一個可能,劉泰瞳孔驟縮。

    這怎么可能。

    這小子,分明才十多歲,如此年紀,精神力修為卻還在卓清風之上,這是什么武道天賦?

    別說他們百朝之地,就算是整個北天域,恐怕也難找出來一個吧。

    本來,劉泰雖然對秦塵有所信任,但卻并未將懷疑撤去。

    可如今,他卻徹底相信,秦塵絕不是冷家的奸細了。

    這樣的天才,別說冷家了,就算是北天域的一些頂尖勢力,也會珍藏培養,豈會放他出來做如此危險之事。

    “嗯?”

    劉泰在胡思亂想,秦塵卻全神貫注,察看劉泰的身軀,似乎發現了什么,他的眉頭頓時一皺。

    “閣下當年沖擊七階中期武王的時候,一直在這宮殿中修煉?”秦塵沉聲問道。

    “沒錯。”

    劉泰點頭,不明白秦塵問這是什么意思。

    “你別反抗。”

    秦塵低喝一聲,雙眸陡然幻化做迷虹之色,同時猛地催動自己的靈魂力。

    “嗡!”

    一股恐怖的靈魂力,霎時沒入劉泰的腦海之中。

    劉泰只覺得渾身一冷,緊接著自己腦海之中,仿佛有一股鎮壓萬古的力量浮現,一道迷蒙的虛影,浮現在他腦海的靈魂海上空。

    那虛影,面容模糊,卻和秦塵的身軀一模一樣,仿佛一尊天帝,在俯視他的子民,散發出鎮壓萬古,掌控寰宇的恐怖的氣息。

    “這是那秦塵的靈魂虛影?”

    劉泰張大嘴巴,眼珠子瞪得滾圓,腦海中前所未有的震駭。

    身為七階武王強者,他自然知道靈魂力的妙用。

    武者修煉,其實只是在壯大肉身,而想要凝練出靈魂力,必須突破七階武王,體內真力凝聚成真元,腦海受到洗禮,才會凝練出微弱的靈魂力。

    一旦武者凝練出靈魂力,便能更加敏銳的溝通天地萬物,感悟武道意志,與天地融為一體。

    這便是武王強者能夠掌控武道意志,真元不竭的原因所在。

    可這秦塵,明明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年,怎么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靈魂力?

    腦海中,劉泰的靈魂海涌動,驚駭的看著頭頂上懸浮的那迷蒙虛影。

    在他的感知中,那虛影,散發驚人的氣息,仿佛神龍在俯視螻蟻,連一絲反抗的勇氣都來。

    劉泰內心驚駭,秦塵的靈魂虛影凝視下方劉泰的靈魂還,眉頭緊皺,也流露凝重之色。

    強大的靈魂力,瞬間掃過劉泰的靈魂海。

    “呼!”

    緊接著,秦塵收回靈魂力,站了起來。

    “你當年,是坐在哪個地方突破的?”秦塵沉聲問道。

    “是在老夫閉關的地方,玄睿,快扶老夫起來,帶秦大師去老夫的閉關室。”

    此時的劉泰,再也沒有絲毫倨傲之色,連恭敬說道。

    一行人,很快來到了劉泰的閉關之地。

    “劉泰老祖,你將自己當初盤坐的位置,演示一下。”秦塵道。

    “是!”

    劉泰不敢怠慢,連盤坐在了閉關室中間的石榻之上。

    他閉關室,坐的方位一向固定,因此倒也沒有遺忘。

    “面朝東南么?”

    秦塵讓劉泰站起,自己按照劉泰先前的方位,坐在了石榻之上。

    眾人都狐疑的看著秦塵,不明白塵少這么是想干什么?

    好好的給老祖在治療,為什么詢問他當初修煉時候,是怎么坐的,難道怎么坐,和治療老祖有關系?眾人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