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42章 武之極

武神主宰
     轟!

    那蓋世身影,先是開始演練拳法,他的拳法,極為樸素,像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拳法,幾乎每個武者都能施展。

    但是此人揮動之間,卻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氣息彌漫,一拳揮出,天地崩滅,仿佛宇宙萬物,都濃縮在這一拳之中,隨著這一拳,爆裂開來。

    他拳法通天,震徹萬古,一拳之下,天地萬物寂滅,不復存在。

    仿佛世間,沒有任何東西,是他一拳粉碎不掉的。

    “好恐怖的拳法,此人到底是誰?”

    “此拳法看起來簡單,可為何蘊含如此恐怖的威力?”

    “不對,不僅僅是威力可怕,這一拳之間,千變萬化,我竟然看不出來此拳竟然是剛烈之拳,還是柔性之拳。”

    “古怪,古怪!”

    眾人震驚,一個個瞠目結舌。

    特別是一些在拳法之上,有所造詣之人,想要細細去感悟這拳法的意境,卻發現跟隨自己意念而動,對方的拳意竟然也在變。

    仿佛此拳千變萬化,無論從哪個角度去鑒析,都能得到巨大的感悟。

    大陣之中,秦塵精神力凝視眾人。

    “此拳意,是我模仿武域拳道霸主——九天武帝司空長天所演練出來的拳道意境,就看你們能掌握多少了,只要能掌控其千分之一拳意,以拳法入道,跨入武王境界,輕而易舉。”

    司空長天,武域頂尖九天武帝之一,一手拳法登峰造極,毀天滅地,有不世之威。

    秦塵前世雖只是八階武皇,但在武道之上,極為逆天,和司空長天,也有接觸,卻能模仿出對方三成左右的拳道意境。

    雖只是三成,但對劉玄睿等人,甚至劉泰老祖而言,都已是蘊含莫測之威,所能掌握千分之一二,已是極限。

    嗡嗡嗡嗡嗡!

    剎那之間,大陣之中在拳道上有所造詣的武者,紛紛感悟,一個個陷入頓悟之中。

    轟!

    在演練完拳道之后,那模糊身影,氣勢頓變,從一個巍峨高大之人,變得深沉萬分,仿佛厚重的大地,容納一切。

    他目光深邃,看穿宇宙深淵,抬手之間,一只遮天大手從天而降,只手捏爆星辰,禁錮虛空,令人無處可躲。

    武域掌法極致,乾坤武帝——趙極天,一手乾坤掌法,可捉星拿月,無可匹敵。

    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間無我這般人!

    緊接著,模糊人影氣勢再變。

    嗡!

    一柄灰色戰刀出現在手中,刀光起,風云變色,風起云涌,接連天地,斬斷一切。

    這一刀,一往無前,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止他前進的道路,神擋殺神、魔擋殺魔!

    風云刀帝——傅驚城!

    王啟明的雙眸頓時瞪圓了。

    他深深凝視著這迷蒙的身影,揮斬刀氣,那無盡的刀意,令他身軀顫抖,目光火熱。

    “轟!”

    可怕的刀意彌漫,那身影太強了,僅僅是舉手投足間的意境,便令王啟明渾身劇震,嘴角溢血。

    可他渾然不覺,死死盯著面前那揮斬刀光的身影,不愿意錯過哪怕那么一絲一毫。

    “這就是真正的刀客么?”

    “這就是真正的刀道強者么?”

    “這就是我要追尋的刀道極致么?”

    王啟明身軀顫抖,徹底沉浸在其中。

    這一刻,天地間的一切,什么武意大陣,在他的眼前全都消失了,只剩下那一個揮斬戰刀的身影,不斷舞動,充斥他的內心。

    “嗡!”

    王啟明身上,有迷蒙的刀意升騰而起,不斷震顫,到最后,竟像是轉化成了極致,仿佛連虛空都要劈斬開來。

    而在王啟明陷入頓悟中時,那人影,繼續演化。

    接下來……

    一道長鞭,橫貫長空!

    一柄銀槍,刺破蒼穹!

    一個渾厚的霸體身影,肌肉噴張!

    一道逐風的身影,無影無形,極致無蹤。

    ……

    到最終,所有的人影消失,只變成了一道落寞的身影。

    這身影,寂寥落寞,遺世孤立,仿佛看穿世間一切,看透世態炎涼,看盡人心冷暖,回歸自然。

    在他背后,懸掛著一柄長劍。

    劍舞。

    人起!

    不知為何,幽千雪心中,竟莫名一顫。

    那身影,如神帝君臨,傲立天際,可幽千雪卻莫名的感受到,對方內心,充斥著孤獨。

    像是一個被遺忘的孩子,無助落魄。

    那身影,突然出劍,劍起,一劍寒光十九州。

    蘊含有各種驚人的劍意沖天而起!

    不朽、毀滅、殺戮、永生、無盡……

    各種可怕的劍道意境席卷而來,令幽千雪內心震顫。

    此時,秦塵也陷入了莫名的回憶之中。

    曾記得。

    那一年,大雪漫天!

    武域摩天崖之巔,為紅袖舞劍!

    試拂鐵衣如雪色,聊持寶劍動星文!

    還記否。

    那一年,梅花山莊!

    萬一禪關砉然破,美人如玉劍如虹。

    曾記否。

    年少輕狂,遨游天武。

    一丹一劍平生意,負盡狂名二十年!

    武域之巔闖極境,天下帝者驚鬼神。

    可如今……

    噗!

    秦塵莫名悲血。

    戀人不在,好友背叛。

    不負狂生不負卿,獨留長劍倚青空!

    這一世,踏九州,入煉獄,也要地獄歸來,只為斬來生!

    轟!

    劍光沖天,久久不散!

    幽千雪眼角,莫名有淚。

    她哭著舞劍,那劍意滔天,可她卻只感到哀傷。

    那劍在泣鳴,她也在泣鳴!

    劍光落,秦塵心神平靜。

    眼前的一切,恢復安寧,待得繁花落盡,落葉散去,才知這一切,莫不是過眼云煙。

    “上官曦兒!”

    “這一劍,斬斷你我塵緣,來日再見,定取你項上首級!”

    秦塵眼瞳睜開,有厲光綻放。

    武意大陣,此時還在運轉。

    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了其中,無法自拔。

    甚至連劉泰、傅星城等已是武王境界的高手,也都震撼莫名,陷入頓悟。

    一股股意境,從眾人身上彌漫。

    “本少能做的,就只有這么多了,到底能走到哪一步,一切只能看你們自身造化。”

    秦塵低喃。

    利用武意大陣,劉泰等人的意志之力,他演練武域幾大頂尖高手意境,簡直就如同作弊。

    但真正能掌握到多少,并非他能決定,只能看每個人的天賦和造化!

    悟之,得道!

    不悟,成凡!

    這便是武之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