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52章 誰是獵物

武神主宰
     這一刻,冷破功等人無不驚駭,一個個心神劇震。

    如果說是三人中的某一人,突破武王境界,他們還能理解,可是三人全都突破,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更讓他們震驚的是,他們也算是老牌的武王強者,就算是三人突破了七階武王,怎么能瞞得過他們的感知?

    見到冷破功等人的表情,卓清風暢快一笑,道:“這一次,多虧了塵少給咱們煉制的斂息丹,否則,想要瞞過這幾個老東西,還真不簡單。”

    “的確。”

    南宮離也感慨。

    本來他們還擔心,以他們對武王境界的掌控,未必能在冷破功他們面前隱藏住自身的實力,誰知道秦塵給他們煉制出來的斂息丹,效果會這么好,簡直出乎意料。

    為了能夠將冷家等幾大高手一網打盡,秦塵卻是廢了不少苦心。

    “好,好,看來你們是早有準備了,五名七階武王高手,厲害,但你們以為就憑你們五個,便是我等的對手么?實在可笑。”

    冷破功冷笑一聲,“今日老夫就要讓幾位看看,即便是老夫重傷之下,也能將幾位斬殺。”

    話音落下,冷破功朝晏無極幾人使了個眼色,而后怒笑道:“諸位,讓傅星城他們見識一下,他們與我等之間的差距。”

    伴隨著怒笑,冷破功幾人身上盡皆散發恐怖威壓,轟轟轟,四人身形如電,竟主動朝卓清風等人殺來。

    “嗯?”卓清風幾人一驚,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晏無極幾人竟然還敢主動出擊。

    正準備抵擋間。

    嗖嗖嗖!

    冷破功四人眼看就要飛到他們身前,可突然間,身形猛地一閃,竟齊齊朝一旁遠處的山林爆射而去,像是商量好了一般。

    他們哪里是想和卓清風他們硬拼,分明是假借硬拼之名,實則是想要逃離此地。

    也難怪他們會這樣,卓清風他們此行埋伏的這么深,分明是一個陷阱,再沒弄清楚真實情況之前,留下來,只會更危險。

    “哈哈哈,堂堂無極宗宗主,歸元宗宗主,冷家、吳家老祖,都是王朝赫赫有名的武王高手,難得大家齊聚一堂,何必這么急著離開?”

    突然間,一道洪亮的大笑之聲響起。

    遠處山林之中,陡然出現一道人影,這人影,身形巍峨,背著陽光,看不清面目,但整個人一出現,卻仿佛一座巨山,朝著冷破功四人,猛地一掌拍出。

    “嗯?什么人?狂妄!”

    “放肆!”

    “以一人之力,想阻攔我等,以為自己是誰?”

    晏無極幾人怒喝,被對方輕慢的姿態給刺激到,紛紛出手。

    轟隆!

    一聲巨響,天地震蕩。

    晏無極三人的出手,與那手掌碰撞在一起,天地間激蕩驚人的真元,形成一道屏障,三人的聯手出手下,那屏障竟然紋絲不動。

    這怎么可能?

    晏無極三人瞪大了眼珠子,他們雖然是倉促出手,但畢竟是三大武王聯手,就算是一名七階初期巔峰的武王,也很難抵擋,可面前這人,竟以一人之力抵擋住了他們三人的出手。

    果然如他們所料,這些人,如此處心積慮,絕對不可能僅僅是面前的安排而已。

    對方到底還安排了什么高手?

    冷破功等人驚訝的睜大了眼睛,就見那身影,瞬間來到幾人面前。

    在那身影之后,還跟著一名武王強者,一同飛掠而來。

    “冷老祖,我們又見面了!”

    劉玄睿的聲音響起,冷笑著看著冷破功幾人。

    “劉玄睿,你……你……”

    冷破功幾人心中一驚,一臉難以置信,怎么可能,劉玄睿竟然也突破到了七階武王,天哪,是他們眼花了嗎?

    一瞬間,冷破功幾人心神狂震,而在看到劉玄睿身邊的身影之后,冷破功幾人心神更震。

    “是你!劉泰,你不是已經……”

    冷破功幾人的心,徹底沉了下來。

    “我怎么了?閣下是不是準備說,老夫已經重傷快死了?”劉泰嗤笑看著冷破功幾人,眼角滿是嘲諷之色。

    “你……”

    冷破功四人,臉色無比難看,憤怒的看了眼莫天明,如果這時候,他們還沒明白自己被陰了的話,那也太白癡了。

    只是,根據他們調查的情報,劉泰的確有二十多年不曾出現在皇宮中了,而且,皇室這些年,的確一直在到處尋找延年益壽的丹藥。

    可現在,劉泰怎么會安然無恙站在這里?難道說,皇室為了今天這一刻,足足謀劃了二十多年?

    不,不可能,若是真謀劃了這么久,之前劉玄睿的態度,也不會那么被動了。

    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破功幾人已經完全懵逼了。

    劉泰冷笑一聲:“其實諸位調查的沒錯,老夫之前的確已經快重病生死了,但多虧了塵少,老夫終于又活過來了,否則,恐怕還不知道幾位的浪子野心。”

    說話間,劉泰背負雙手,緩緩走來,冷視冷破功幾人。

    在冷破功等人身后,卓清風幾人也悄然飛掠而來,一臉冷笑。

    七大武王強者,將冷破功幾人瞬間團團包圍了起來。

    “塵少?”

    冷破功幾人一愣,劉泰堂堂皇室老祖,竟然稱呼那五國的賤民為塵少?是他們聽錯了么?

    “不然你們以為呢?冷破功,你一世英名,恐怕不知道,自己會毀在這里吧?要怪,就怪你竟敢得罪塵少,自己作死,誰能救得了你?”劉泰冷笑說道。

    “就因為我們得罪了這個一個五國的賤民?”

    冷破功等人一臉冷笑,真是笑話!那秦塵,不過是一個五國的賤民,就因為得罪了他,就惹來劉泰他們的制裁?實在是可笑,冷破功他們心中惱怒,不相信劉泰是因為秦塵才對他們這一群人下手。

    劉泰搖了搖頭,這些家伙,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不是見識過秦塵的可怕,他也不會相信,如此一個少年,竟會讓他這般心服口服,為之驅使。

    “莫天明,你究竟為何,陷害我等?”

    轉過頭,冷破功又憤怒看著莫天明。

    他不明白,莫天明,莫家老祖,一向和皇室不親近,為何突然之間,竟會站在皇室這一邊,甚至故意陷害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