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55章 無比屈辱

武神主宰
     眾目睽睽之下,冷破功的攻擊瞬間來到秦塵和黑奴面前。

    其中,對黑奴施展的是殺招,但對秦塵,卻是想禁錮住他的修為,將他活生生擒拿。

    當然,秦塵若是反抗,先將他打個半死也一樣。

    黑奴感受到冷破功的殺意,目光陡然冷冽起來,他的手中瞬間出現一柄長槍,那長槍之上,瞬間亮起了無數璀璨的符文。

    “寒冰,爆!”

    黑奴怒吼一聲,手中寒冰長槍像是瞬間爆裂了開來,在那寒冰長槍之上,無數璀璨符文流轉,這些符文每一道,都蘊含驚人的恐怖氣息,爆發出無數恐怖的光影。

    這寒冰長槍,正是當初從谷風商會劉澤手中得來,那劉澤,雖是六階武尊,但身上寶物卻極多,而這寒冰長槍,便是一柄七階的寶兵。

    之前的黑奴,根本沒有能力將其催動,而如今,黑奴的修為接近半步武王,暴怒之下,將寒冰長槍瞬間激活。

    頃刻間,無數奪目的白色寒冰長槍碎片帶著刺耳的尖銳呼嘯之聲,瘋狂一般的涌向冷破功,迅猛無比,每一道,都挾裹著冰封一切的力量,強悍到讓人感到變態。

    這些寒冰槍影,不但帶有刺耳的呼嘯之聲,還有一種嗚鳴的厲嚎響徹天地,回蕩在冷破功耳邊,仿佛能將人的靈魂都沖垮開來。

    “這小子竟然還有這么一件厲害的寶兵,如此符文陣法,起碼也是七階王兵。”

    冷破功心中驚怒,顧不得重傷的身體,竭力催動體內真元。

    轟!

    掌槍碰撞,黑奴瞬間倒飛出去,渾身爆出鮮血,整個人萎靡下來,重重摔倒在地,手中長槍都幾乎脫手而出。

    但冷破功也不好過,一股冰寒的力量傳來,咔咔咔,他的右臂之上,甚至爬上了一層薄冰,寒氣入體,牽動傷勢,再度噴出一口鮮血。

    “這該死的家伙,若非老夫早就重傷,豈會讓這小子傷到,一拳足以將其斬殺。”

    冷破功惱怒無比,臉色鐵青,此時此刻,他只需要補上一擊便能擊殺黑奴,但卻根本沒有時間去追殺黑奴,而是將所有的精力放在秦塵身上。

    “死來!”

    體內真元瘋狂催動,化作一只巨大的真元大手,朝秦塵抓攝而來。

    剎那間,四周的虛空像是凝固了,秦塵被禁錮在其中,連動彈都動彈不了分毫,只能眼睜睜看著冷破功的大手,席卷而來。

    “成功了。”

    冷破功心中狂喜,眼看他那巨手就要抓攝住秦塵,突然,秦塵臉上,浮掠起一絲冷漠的笑容。

    “就憑你這個廢物,也想殺我?”

    冰冷的聲音響起,秦塵手中瞬間出現了一個黑色葫蘆,黑色葫蘆上,光華涌現,瞬間大量的噬氣蟻和火煉蟲暴涌而出。

    噬氣蟻和火煉蟲,數量極多,仿佛兩片陰云,瞬間朝冷破功席卷而來,將整片空間包裹的嚴嚴實實。

    這些噬氣蟻,各個體型巨大,直接趴在冷破功施展出的真元大手之上,瘋狂的啃噬起來。

    咔咔咔咔!

    原本蘊含恐怖威壓的真元大手,在噬氣蟻的啃噬下,瘋狂震顫,瞬間被消融了一大半。

    “這是什么鬼東西?”

    冷破功內心狂震,噗,一口鮮血噴出,轟,真元大手威勢更強,將大量噬氣蟻猛地震開。

    “破!”

    剎那間,秦塵抓住機會,手中神秘銹劍陡然刺出,他精神力彌漫,瞬間看透冷破功身上防御真元薄弱之處,神秘銹劍順著破綻,直接刺在真元護罩之上。

    噗嗤一聲,那神秘銹劍,無堅不摧,竟瞬間穿透冷破功的護體真元,同時刺入冷破功的衣服里面,進入血肉。

    “什么?”

    冷破功驚怒,手掌猛然扣下,同時身形瘋狂后退。

    轟!

    巨大的真元手掌,瞬間拍在秦塵身上,但秦塵身上突然浮現一套漆黑的鎧甲,上面綻放晦澀浮光,將真元手掌,硬生生擋下下來。

    反觀冷破功,被劍氣透體,胸口處傳來隱隱的疼痛。

    一滴滴鮮血,從衣袍之中滲透出來,將他身上的衣袍染紅。

    幸好他反應速度夠快,所以,秦塵的劍只是刺入他身體半寸,就被他退開,否則哪怕是再慢一個剎那,劍體直接刺入身體,便會將他的五臟六腑給絞碎。

    “怎么可能?”

    驚怒看著秦塵,冷破功面露難以置信之色,一招之下,他非但沒能將秦塵擒拿,反而是自己再度受傷,一張臉瞬間變得無比火辣,內心受到的屈辱比身上的傷勢更加深厚。

    “冷破功,你在做什么?一個小子都拿不下?”

    天空中,晏無極等人也驚怒萬分,他們在這里浴血拼殺,給冷破功制造機會,可冷破功卻連一個小子都拿不下,簡直廢物。

    “我……”

    冷破功臉色漲紅,心中也感到無邊的屈辱。

    “殺!”

    他身形一縱,再度朝秦塵殺來。

    這一次,他愈發瘋狂,身上有寒意綻放,一道驚人的血脈之力,在他身上爆發。

    本來,他重傷之下,已經不能再催動血脈,否則會對身體造成巨大負擔和損傷,但是這種時候,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盡快將秦塵拿下,接下來他的下場,定然更加凄慘。

    只是,他身形一縱間,被秦塵穿透的胸口,便傳來劇痛,體內真元竟變得紊亂,傷口處,鮮血不斷涌出。

    “怎么會?”冷破功驚怒萬分,他的真元,怎么會止不住身上的血。

    秦塵似乎看出冷破功的震驚,冷笑道:“我剛才那一劍,刺中的是你身體上的罩門,若是你全盛狀態,自然沒什么,但重傷之下,我的這一劍,已經令你體內的經脈徹底紊亂,你若是不動還好,真元運轉的越厲害,身體受到的創傷便越重,到最后,甚至會四分五裂。”

    “胡言亂語,你以為這樣就能將老夫給嚇退?”

    冷破功忍著疼痛,強行催動真元,朝秦塵破開。

    秦塵一個六階武尊,也能看出他的罩門,簡直是說笑。

    “執迷不悟!”

    秦塵目光一冷,手掌揮動,大量噬氣蟻和火煉蟲朝冷破功瘋狂吞噬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