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59章 血脈秘術

武神主宰
     “血脈秘術?”而南宮離,更是震駭的看著秦塵,秦塵最后施展的那一招,竟是將血脈之力,利用秘術施展,這等手法,絕非普通武者能夠施展,甚至連他這個大威王朝血脈圣地的會長,也沒有掌控如此可怕的血脈秘術

    。

    塵少身上,究竟還有多少秘密?

    一次次的和秦塵接觸,在他們心中,秦塵就像是一汪深潭一般,深不見底。

    而最震驚的,還是岳冷禪,在他瘋狂出手之下,就算是一名七階初期的武王,恐怕也要重傷身死,但卻對秦塵,竟然無可奈何?

    身形一晃,就在他再度要對秦塵出手之事。

    “岳冷禪,拿命來!”

    轟隆!

    劉泰七人,已然趕到,在第一時間出手攻擊。

    噗噗噗!

    岳冷禪渾身爆裂開來,到處迸射出鮮血,七大武王出手,即便他再強,也難逃一死,更何況這里面還有個實力還要在他之上的劉泰。

    “血遁!”

    眼看岳冷禪就要身隕,他猛地一聲大吼,身上升騰起漫天血光,一股驚人的氣息,從他身體中彌漫了出來。

    嗖!

    剎那之間,岳冷禪速度大增,瞬間化作一道血色流光,沖向遠處天際。

    “想逃?留下來!”

    劉泰怒吼一聲,張口噴出一口精血,精血燃燒,速度在剎那間達到極致,而后猛地轟出一拳。

    轟隆一聲,這一拳,天崩地裂,天地間的真氣,都狂暴了,形成一個巨大的旋風,疾速而來,瞬間轟在岳冷禪的身上。

    “砰!”

    岳冷禪瞬間被打爆,整個人四分五裂。

    然而在他隕落的瞬間……

    “血身獻祭!”

    一道遁光,從岳冷禪爆裂的身體中飛了出去,在天空中一閃,便消失在了天際。

    “什么?這是什么分身之術?”

    劉泰大驚,他轟爆的,竟然只是岳冷禪的一道假神?最終,居然還是讓他逃了!

    劉泰想要去追,但天際之中,早已沒有岳冷禪的氣息。

    “塵少,你沒事吧?”

    猶豫了一下,劉泰等人瞬間來到秦塵面前,落了下來,擔心的看過來。

    “哇!”

    再度吐出一口鮮血,秦塵臉色變好了很多,搖了搖頭道:“我沒事。”

    他內心,也有著凝重,若不知自己在藏寶庫得到了異魔鎧甲,剛剛面對岳冷禪,恐怕真要危險了。

    “塵少,這次我等沒用,還是讓那岳冷禪和晏無極跑了。”

    劉泰臉色難看,有些郁悶的說道。

    其他人臉色也都很難看。

    他們七大武王,圍攻四名武王,并且還是在偷襲先手的情況下,竟然還是讓兩人給跑了,臉上火辣辣的,內心也都有點郁悶。

    “大家不必介懷,”秦塵倒是沒覺得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謀劃就一定能完成的,誰也料不到,晏無極身上會有空間符箓,也料不到,岳冷禪竟然一直隱藏了身份和實力。

    “秦大師你放心,我們幾個馬上分開去找,一定會將他們兩個,斬殺在此!”劉玄睿咬牙道。“不必了。”秦塵擺手,沉聲道:“那岳冷禪,身份詭異,誰也不知道他背后還有沒有其他人,你們若是分開去追,將很危險。至于那晏無極,已經身受重傷,短時間內,恐怕也掀不起什么風浪,當務之急,

    是將無極宗、歸元宗、冷家和吳家這四大勢力,連根拔起,不讓他們有絲毫逃離的機會,否則一旦等這四大勢力的人得到消息,分散開來,恐怕就麻煩了。”

    劉玄睿表情也嚴肅起來,秦塵所說,的確有理。

    “也不知道那岳冷禪,究竟哪里學的魔功,竟然隱藏的這么深,老夫認識他多年,也未能識破。”劉泰沉聲說道,他大威王朝中,竟然一直隱藏了這么一個高手,現在想想,還是有些后怕。

    若非這次在秦塵的幫助下,突破了七階中期,恐怕還未必會是那岳冷禪的對手。

    “本少倒是有一個猜測。”秦塵皺起眉頭。

    “哦?”

    眾人紛紛看來。

    秦塵冷漠道:“若是本少沒猜錯,那岳冷禪,有可能是血魔教的人。”

    “血魔教?”

    眾人一驚,“那血魔教,不是已經被丹閣和血脈圣地等勢力給滅了么?”

    血魔教,是千年前,一個縱橫百朝之地的恐怖勢力,其實力之強,遠非百朝之地的王朝能夠抵擋,當年入侵百朝之地之時,大威王朝諸多王朝,根本沒有抵抗之力,紛紛被覆滅。

    最終,還是驚動了北天域丹閣和血脈圣地高層,才將之鎮壓。

    “血魔教當年,只是被鎮壓,卻并未被滅,依舊還在這百朝之地隱藏!”秦塵沉聲道。

    無論是古南都大比奪得了第二的魔厲,還是當初在黑死沼澤追殺自己的天魔長老,都能夠看出,血魔教的勢力,一直沒被覆滅,只是隱藏在這百朝之地。

    現在又加上了一個岳冷禪,竟成為了大威王朝的頂尖宗門之一,秦塵有理由相信,在這百朝之地,還有許多宗門中,有血魔教的高手隱藏,甚至就直接是血魔教的勢力組成。

    對方隱藏這么多年,必然是有某些陰謀。

    不過他心中也有些放心,血魔教,一直潛行在暗中,有了千年前的重創之后,對丹閣和血脈圣地等勢力極為忌憚,顯然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大肆浮出水面。

    既然如此,應該也不會為了針對自己,而去對付五國。

    畢竟對血魔教而言,五國之地,太過微末,為了一個五國,而暴露自己,實屬不智。

    “秦大師,這留仙宗,怎么辦?”

    這時,劉玄睿看了眼下方,驚恐萬分的狄軒等留仙宗高手,淡漠問道。

    “就交給黑奴了,黑奴,殺了他們!”

    眸光中閃過一絲厲芒,秦塵寒聲說道。

    若是普通恩怨,秦塵說放,也就放過他們了,但是這留仙宗,竟敢前去大齊國,對他的親人下手,無可饒恕。

    “是!”

    黑奴冷喝一聲,身形一晃,瞬間沒入留仙宗宗門之中。

    “啊!”

    凄厲的慘叫,響徹山門,僅僅半個時辰,留仙宗強者全滅,無一幸存。

    劉玄睿等人,身居高位,也不是仁慈之輩,只是淡漠看著這一切。

    堂堂玄州第一宗門,留仙宗。

    隕!

    “走吧!”

    唰唰唰!眾人身形一晃,紛紛飛掠而起,眨眼消失在天際,只留下濃郁的血腥氣,淡淡彌漫,昭示著之前的慘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