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77章 是不是有病

武神主宰
     此時諸多強者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卓清風身上。

    這家伙究竟是哪里來的?也太魯莽了,什么都不懂,居然還敢忤逆藥王園里侍女的意思,呵呵,還真是在找死。

    藥王園主,性格乖戾,這是朝天城所有人都眾所周知的,對方心情不好起來,就算是連上等王朝老祖的面子都可以不賣。

    曾經有一個中等王朝的皇子,身受重傷,朝天城丹閣也治愈不了,于是那中等王朝的老祖,帶著那皇子,想盡辦法想要請求藥王園主出手救治。

    可豈料,當時藥王園主正在閉關,那中等王朝老祖直接被藥王園的侍女攔了下來,對方怎么求情,這侍女也不開門。

    那老祖心系皇子,心中急了,竟然不理會侍女的話,直接闖進了藥王園,還差點打傷了這侍女。

    結果藥王園主知曉之后,勃然震怒,非凡沒替那皇子治療,反而是將那中等王朝老祖打成重傷趕了出去。

    那中等王朝樹敵不少,周邊王朝得知消息之后,頓時暗中對那中等王朝老祖發動暗殺,最后搞得那中等王朝老祖自己都差點隕落。

    自那之后,就再也沒人敢對藥王園的人不敬了,哪怕是一個侍女的話,也不敢不聽。

    因為誰都知道,藥王園主一旦發怒起來,可不管你什么身份,哪怕是一個中等王朝的老祖,說殺也就殺了。

    因此眾人在聽那侍女說必須有藥王符才能進入之后,很多沒有藥王符的強者,便紛紛轉身就走,因為他們知道,這侍女,很不好說話,潑水不進,留下來糾纏,反而是給自己找麻煩。

    可如今看到卓清風和秦塵,沒有藥王符,竟然不聽從那侍女的話,還想進去,眾人頓時來了興致。

    都想看卓清風和秦塵是怎么死的!

    見那侍女發怒,卓清風也表情尷尬,急忙解釋道:“這位姑娘,在下是大威王朝丹閣閣主,和藥王園主也有一些淵源,而且也是朝天城丹閣……”

    卓清風一邊說著,一邊從身上拿出了大威王朝丹閣閣主的令牌,同時想要介紹自己朝天城丹閣副閣主的身份。

    “我管你是大威王朝丹閣閣主還是什么王朝閣主不閣主,你有藥王符么?沒有藥王符就讓開,我話說的很清楚了,必須有藥王符,才能進來,你聽不懂還是怎么滴?還和我們園主有淵源?呵呵,就你能有什么淵源?這樣的話姑奶奶我聽的多了。”

    只是不等卓清風把話說完,那侍女已經皺起眉頭,右手就像是趕蒼蠅一樣說道。

    說實話,她也不是針對卓清風,而是平素里,想要和藥王園主搭上關系的人太多了,別說是頗有淵源這種話了,就算是更夸張的話她也聽過。

    但她身為藥王園的侍女,卻是很清楚,自己的主人,根本不是百朝之地的人,怎么可能會和百朝之地的人有什么淵源?

    至于丹閣閣主的身份,她就更看不上了。

    百朝之地丹閣分部數不勝數,起碼一兩百個不止,別說是這些下面王朝丹閣的閣主了,就算是朝天城總部的趙天生閣主,想要拜見主人,也未必一定能見到。

    現在只是一個小王朝的閣主,她就更不可能讓對方進去了。

    惹怒了主人,她可是要接受懲罰的,而且,她身為侍女,就是把關門口,可不能讓什么阿貓阿狗都進來打擾到主人。

    卓清風臉色頓時僵住了,尷尬的看著秦塵。

    本來是來帶秦塵拜見藥王園主,準備讓對方幫個忙的,卻沒想到,居然連大門都進不去,頓時覺得老臉通紅,尷尬萬分。

    這人,丟的是有些大。

    “那不知道姑娘所說的藥王符是什么?老夫也來自北天域丹閣,似乎從未聽說這什么藥王符?”

    雖然臉紅的可以,但卓清風也沒有氣餒,若只是為了他自己,說不定轉身就走,可現在,卻是為了塵諦閣,受點氣,他也并不介意。

    既然丹閣的身份進不去,那就問一下藥那所謂的王符是什么就行了,再去想辦法,弄一個過來。

    這家伙連藥王符都不知道,居然也敢來這里?

    只是卓清風的話一說出來,場上所有各大勢力的人都驚呆了。

    還什么北天域丹閣的人,這家伙吹起牛來,簡直張口就來。

    那侍女更是氣的發抖,臉色頓時難看無比,眉宇間甚至帶上了絲絲寒意,怒道:“你是來消遣我藥王園的么?”

    連藥王符都不知道,也敢說和園主有淵源,說自己是北天域丹閣的人,是當她是傻子不成?

    “姑娘,我看這家伙就是來搗亂的,要不要在下替你把他趕走,免得驚擾了園主大人?”

    許隆急忙走上前來,獻著殷勤道,同時渾身殺意爆發,冷冷看著卓清風,眸光中帶著殺意。

    這么好拍馬屁的機會,他自然要把握住,只等那侍女一聲令下,就要雷霆出手。

    屆時藥王園主滿意起來,直接答應了他的要求也不一定。

    想到這里,許隆身上的殺意更甚,一旁其他強者見狀,也都紛紛羨慕不已,這家伙,還真是會抓住機會,自己剛才怎么就沒想到這么好的拍馬屁機會。

    “姑娘,在下真的是和你藥王園主有些淵源……”

    卓清風頓時也急了,他是不怕那許隆,可卻不想得罪了藥王園。

    “姑娘,我說你是不是有病?”

    就在這時,一直沒說話的秦塵走了上來,上下打量那侍女,皺了下眉頭,突然開口說了一句。

    “呼!”

    剎那間,也不知道怎地。

    場上瞬間就靜了下來,連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聽得見。

    一瞬間,就好像所有的聲音都被掐掉了一般,所有人都瞪大眼珠子,驚恐的看著秦塵和卓清風,一個個目瞪口呆,簡直見鬼了一般。

    那小子剛才說什么?說藥王園的侍女有病?

    天哪!

    完了完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悚,渾身寒毛豎起,悄悄退后了幾步,看著秦塵和卓清風的目光,就像是看著兩個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