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78章 葵陰血脈

武神主宰
     那侍女臉色一開始還只是憤怒,在聽到這話之后,眼珠子也差點瞪了出來。

    心中氣得都快爆炸。

    自己有病?這究竟是哪里來的家伙?竟然敢罵自己有病?這是不想活了么?

    從小到大,她從未這么生氣過,就算是七八年前,她被那中等王朝的老祖打傷,直接闖進來的那一次,都沒像今天這么生氣。

    上一次,對方好歹也是因為有急事,魯莽行事。

    可這一次,自己不讓他進來,這小子竟然就敢當著這么多人面罵自己,這簡直是要造反啊。

    自從成為藥王園的侍女之后,她還是第一次被人當著面這么罵過。

    “你……”

    身子顫抖,用手指著秦塵,她心中氣得根本管不了太多,直接就要吩咐許隆幾人動手,將秦塵和卓清風給當場打死。

    “我看你脾氣暴躁,說話之間,臉色泛白,體內氣血起伏不定,甚至有隱隱控制不了的情況,如果沒看錯,是不是血脈出現了問題,每次催動血脈,都渾身疼痛,有種使不上勁的感覺?”

    “你們幾個,給我……”

    那侍女正暴怒的讓人動手,聽到秦塵所說,頓時話音戛然而止,原本憤怒的表情,震驚的看著秦塵。

    對方說的居然分毫不差,自己這段時間,的確血脈似乎出現了問題,每一次催動的時候,都氣短血虛,有點喘不上氣,而血脈催動的時候,渾身也疼痛不堪,仿佛被人用萬針刺了一般,疼的不行。

    她也去朝天城的血脈圣地找血脈大師看過了,可惜,對方查來查去,也都沒查出什么原因,只說可能是個別情況,開了一些藥,也在每天吃,但始終不見好轉,久而久之,也都認了。

    怎么這小子,一下子就說出來了?

    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可能,那侍女眉頭一挑,心中怒氣就要再度升起。

    這家伙,不會是為了見到園主,暗中去血脈圣地打探過自己的情況吧?

    正要發怒,就聽秦塵再度說道:“你的血脈,應該是陰屬性血脈,為了減輕身上的痛苦,你服用血脈圣地開的藥方的同時,還暗中服用了一些舒緩經脈,溫潤氣海的靈藥,覺得出現這個問題,應該是血脈不通暢引發的,只是服用了這些靈藥之后,問題非但沒有減輕,反而愈發嚴重了,嗯,應該是病的更重了。”

    “你……你怎么知道?”

    那侍女嘴巴長大,嚇了一跳,眼珠子再一次瞪了起來。

    對方在血脈圣地,能查到自己的問題,那很正常,可是自己偷偷服用舒緩經脈靈藥,導致疼疼加劇的事情,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這家伙,怎么會一眼看出來的?

    要知道,她身上的問題已經有些日子了,就算是園主大人,也沒發覺,這家伙居然一眼就看了出來,怎么做到的?

    “不管我怎么知道,我只能說,你不但有病,而且還病的不輕。”

    搖搖頭,秦塵嘆息道:“如果處理不好,我建議你還是買個棺材吧,估計要不了多久,你就快用上了。”

    眾人瞠目結舌,這小子什么意思?這是在咒藥王園的侍女快要死了么?

    “臭小子,你胡說八道什么。”

    許隆聽了,頓時大喜,不等那侍女吩咐,一巴掌就朝秦塵拍過來。

    那侍女生活在藥王園,有問題,藥王園主大人會看不出來?秦塵胡言亂語,正好給自己機會立功。

    卓清風身形一晃,瞬間來到秦塵面前,攔住對方的一擊。

    砰!

    兩股武王之力碰撞,卓清風身形一晃,倒退一步。

    “好家伙,竟敢在藥王園門口撒野,兩位是不將藥王園主放在眼里么?今日不殺了兩位,我許隆如何向藥王園主交代?”

    許隆勃然怒喝,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好像他自己就是藥王園的人,秦塵侮辱的,是他一般。

    話音落下,許隆身形一晃,就要再度出手。

    “住手!”藥王園侍女急忙開口,攔住許隆,而后臉色難看看著秦塵,驚顫道:“不知閣下,是如何知曉我身上問題的?”

    如果秦塵只是隨口一說,她或許還不如何在意,可是秦塵之前所說,絲絲入扣,所說的內容,完全和她身上的情況一模一樣。

    并且,很多她自己一個人的事情,也說了出來,讓她如何不緊張?

    每個人都關系自己的身體,她雖然是藥王園的侍女,也不例外。

    見那侍女居然不讓自己動手,還詢問秦塵,許隆頓時急了:“姑娘,此人根本就是胡說八道、胡言亂語,姑娘可千萬別被這人騙了?這世上,有一些人,很會察言觀色,利用別人的心理漏洞,起到嚇唬人的作用,姑娘身為藥王園的侍女,此人這么做,定然別有用心,如果姑娘真有問題,藥王園主大人豈會看不出來?還什么早日準備棺材,分明是在咒姑娘你。”

    侍女眉毛一動,許隆說的,的確有點道理。

    她的主人,乃是百朝之地丹道技術最高的煉藥師,就算是血脈問題看不出來,若自己真的生命受到威脅,主人會看不出來?反倒是這小子一下子看出來,的確有些不對勁。

    秦塵見對方表情動搖,如何不清楚對方心中想的是什么,淡淡道:“你若不信我,也沒關系,不過有些話,我還是要說。”

    “你體內的血脈,屬于陰屬性血脈,若是沒猜錯,應該是葵陰血脈一類。而你常年在藥園中照料藥物,久而久之,身體中自然會沾染一些藥物氣息,若是一般的靈藥那還好,可若是七階以上的王級靈藥,每一株王級靈藥中,都擁有自己獨特的靈藥氣息。”

    “這種氣息,會常年積聚在照料人的體內,若是兩者相互契合,那自然沒什么問題,甚至還會有一定的好處,可若是相克的靈藥,氣息沾染,卻很容易出現問題。”

    “從你身上的氣息來看,這藥園中應該有一株七陽花,七陽花屬于火屬性烈性靈藥,三百年以下的七陽花,也不會有什么,可七陽花的藥性一旦超過三百年,就會誕生一種炎陽因子,這種因子可以融入血脈,對血脈造成影響。”